搜索
尼泊尔

山啊让我走向你 也看见我自己(玮·夏尔巴二刷尼泊尔,徒步EBC的经验和故事)

查看:17513 | 回复:36
发表于 2019-7-9 16:08 显示全部帖子
四、行前事项国际航班机票

国内航空公司都需要中转:东航在昆明中转、南航在广州中转、川航在成都、中航在拉萨。一定要提前了解航空公司中转免费提供住宿的政策。

我买的是川航,出了票就联系客服申请住宿了,实际体验的住宿条件很好。可惜的是和我同航班来回的几个大哥大姐,都是自己定中转住宿的,他们不知道川航会提供免费住宿。回国的时候经我提醒去问,客服说必须提前申请的。

小飞机机票

三家公司:Tara/Summit/Sita 只有Tara可以自己在官网购买(推荐),往返机票有优惠。途牛上也可以买,某宝只负责出当天票不负责时刻。其他两家需委托当地人购买,注意通常从代理那买往返350-360刀。如果是自己购买机票,建议使用信用卡支付,原因和保险有关,具体请看下面一段保险的内容。


这个票写明了返程是可以免费改签的。实际上去程要改也完全免费,像我就改了往后一天,像大哥他们连改了两次都接受,及时联系航司即可。


都说要买最早的航班6点30的,当时我在tara官网上看了1个多月都没有这么早的,某宝才找中介代买其他航司的。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加都机场检修,8点前不给飞。


都知道小飞机延误和取消的可能性很大,提前计划好plan b。据说运气差的有等4、5天的。当时我的Plan B是,去的时候取消就等,回来预留一天,中间剩几天就走几天的路,回来如果二次取消,就比较改签大飞机和坐直升机哪个便宜改哪个了。

保险

旅行险注意:必须包含直升机救援(紧急医疗运送和送返条款)


1.最好买跨国公司的,如安联、美亚,因为国际救援经验丰富,救援速度有保障。现在支付宝保险上有国内保险公司也有这种保险,国际救援其实是外包或者合作,之前有新闻报道国内接到出险电话后和国外救援公司沟通不顺,错过最佳救援时机,人就没了。

2.注意赔付上限。这两年好像因为国人骗保太多,很多保险公司规定国人尼泊尔直升机救援赔付上限。比如安联是RMB6000为限。买前仔细阅读条款或询问客服。

3.最好包含全面的航班异常情况——旅行延误,包括航班延误、取消、返航。卢卡拉天气多变,航班不正常非常多见,一旦发生有点经济赔偿也是好的。另外这次碰到国内飞加都的航班连续两天返航,航司取消了我的航班的情况。有的保险只赔付航班延误,而不赔航班取消、返航,这点请注意区分。


一旦有出险情况,除了购买的旅行险,还要关注信用卡附赠的保险

1.中国银行信用卡。如果你有中行信用卡,那么无论是否用这张支付机票,只要发生航班延误、取消、返航,都可以有所赔偿。关注“中银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公众号,自助理赔,一进去就有相关条款说明。

2.用来支付机票的信用卡。除了中行,其他银行一般需要支付机票且符合保险条款才能有所赔付。比如我的浦发美运,只保航班延误,不保航班取消、返航。飞卢卡拉的小飞机延误7小时,但因我是现金支付,故也得不到赔偿。所以用信用卡支付机票很重要。


尼泊尔小飞机航班异常建议当场问航司要证明文件

事后再要他们提供航班延误证明是完全没有回应的。当时我写邮件联系了母公司雪人、子公司tara,没有任何回应,问帮忙买票的中介,说没有延误证明,取消证明据说有。所以如航班有异常,建议当场问航司要证明文件,事后再怎么联系他们都不会得到回应了。如果我拿到了延误7小时的证明,会得到更多的赔偿。


我购买的是浦发运通专享安联亚洲系列-全面计划。其中的旅行延误条款是每满5小时赔偿300,900封顶。

我的旅行延误赔偿:安联赔了900,因持有中国信用卡向中银保险赔了200,再加上航班取消当天川航赔的400,合计1500元。

向导背夫

请背夫兼向导是我最初就决定的。一是我没法重装,二是EBC山多且世界级的,有人带着可以多认识。纯背夫不会说英语的话,可能没法多讲点东西。我是先找朋友推荐的户外公司老板,再定向导的。让户外公司订小飞机机票来回360刀,向导兼背夫价格16刀/天。


向导的作用:

1.带路,兼背夫的话帮你背包

2.陪聊涨知识。指认山、夏尔巴文化、动物植物、讲故事等等

3.行程、吃住点安排。照顾。

4.装备建议、高反应对、安全。


我当时对比了3家。户外公司老板Nima、淘宝有店的小明和2年前走ABC的户外公司老板,都让帮忙订机票和找向导。对比之下,Nima靠谱且价格良心,甚至都不用我先垫付钱,他说trust you。后来旅程一波三折,包括旅伴退票、小飞机改签、退票等,沟通顺畅,总体还算满意。有需要可以加他微信A1989084556,需要英文沟通。


插个题外话,后来我看了穷游里的热帖《一场风花雪月的事,2014年3月EBC徒步,尼泊尔》,猛然发现文中的男主就是他哈哈,很美好的故事。当年的小向导已经变成开户外公司的老板,专带大客户了。


我的向导Pasang也是罗文推荐的。Pasang,做了7年向导,家在Phakding,一年走12趟ebc,对EBC熟到吐。人腼腆话少,比较沉,不像Nima那样热情外向。一路上你只管负责走路,剩下的他都会给你安排好。作为女生我要吐槽的是,有时顾自己走不管你,偶尔会有点小脾气,拍照技术不行也基本不会主动给你拍照。所以结论是——仍然推荐,我用钱表示就是给了他30%小费。Pasang的故事我会在后面的随笔中详细写。有需要可以加他微信sherpapasangnuru123,需要英文沟通。

app推荐

PeakVisor/Peak Finder

山多了分不清谁是谁?推荐识山软件,超有用,特别是如果你没请向导或者英文听不太明白的。苹果APP STORE有下,安卓不太清楚。安装以后,只要打开软件用手机对着山,就能显示画面当中的山的名字及海拔。记得先下载好离线地图,山里没网。

图:我用Peak Visor实际使用界面


Heart Rate

测心率.。心率和血氧是衡量高海拔下的两个指标,血氧需要专门的仪器,但心率下载app就可以测。从南池开始,我就时不时测下自己的心率。徒步的时候,缓慢而匀速走,心率控制在120左右,不会觉得难受,平静时在90左右。南池在休息时心率都超100,晚上果然没睡好。我还测了几个夏尔巴向导平静时的心率,在70上下,高山民族绝对不是盖的,服气。


六只脚

提前下好该区域的离线地图。徒步全程记录轨迹和数据。


Star Walk 2

辨认星星


身体准备

提前训练下体能和腿臀、核心和背的肌肉很有用。临近两周的时候就不练了,怕增加耗氧,同时囤点脂肪够徒步的时候消耗。

发表于 2019-7-9 16:10 显示全部帖子
五、行李及装备参考、使用情况我的行李清单

出发时全部行李差不多20公斤,不带吃的话估计16公斤吧。我的行李清单供参考,划删除线的是带了最后没用上的。

图:大部分的行李合影

装备使用情况(列表说明)“还好带对了”系列

移动电源(带多少)

客栈充电贵,一次500卢比,甚至是1小时。提前咨询了航空公司,规定每人最多带2个,每个不超过2万毫安。相机、大疆灵眸、手机是我的电力消耗点。我带了2万+1万6,另带相机电池2块,承包全程用电需求。如果有请背夫,可以参考。顺便提下太阳能充电板。行前犹豫半天是带两块移动电源还是1块+充电板。试了下太阳能的充电板效率太低,本身体积重量也不小,保险起见遂放弃。路上有看到欧美徒步者包上挂一个手掌大小的太阳能充电板,高原日照强,但也要考虑到天气多变,日照时长和条件不稳定。

睡袋眼罩耳塞

路上睡觉第一重要,这三样东西可以让你感觉睡哪都一样。客栈窗帘遮光不行/和人拼房开灯/各种吵闹的环境中睡觉/有人打呼噜,所以要带眼罩耳塞。

便鞋(类似老北京布鞋)、运动棉裤(加薄绒的)

到了客栈以后换上。路上灰大,裤子鞋子都会很脏。便鞋可以放松脚丫子,拖鞋会冷,也不方便走出门去。运动棉裤,到客栈后脱掉脏的硬的外裤,换上软和的运动棉裤又保暖又舒服。

睡觉穿的袜子

晚上气温低,房间里没暖气,睡觉穿双袜子可以快速让身子暖起来有助入睡,觉得热了再脱掉就是了。

镜子+万能贴

戴隐形眼镜、涂脸都需要,客栈基本没有洗漱台,更别提镜子了。自带一面小镜子,再某宝买个N次贴的万能贴,墙上门上随便贴。

葡萄糖粉、高反药

预防及应对高反必备。之前在前人攻略中看到diamox,实际去加都药房买的时候报diamox,店员给你的不叫这个,但是含同样的成分,估计是仿制药。我买到的是ZOLAMIDE, 可以一板一板买,100尼币1板,我当时买了3板30颗。使用方法:4000米以上每天1颗,如出现高反,每6小时服用1颗,需配合饮用大量水。更多有关高反的请去9楼,我有专门写。

水袋

喝水方便,边走边喝,没力气的时候连手往后拿水杯的力气都想省。行前担心冷水在高海拔喝胃不舒服,实践后觉得完全不用担心,水都是小口喝,在嘴里捂暖了再吞下去。看前人攻略水袋还有一妙用,睡前灌上热水放睡袋里当热水袋用。

各类湿巾、足够数量的纸巾
客栈没有洗漱条件,要清洁全靠各类湿巾各司其职。山上纸巾贵且质量不好。

西洋参含片
前一天睡得不好或者觉得疲劳时服用,心里会有信心很多。

头灯
夜间使用,节省手机用电。走kala pather必备。


“要是带/不带就好了”系列

带成人尿不湿

几乎每天一到客栈就不停喝热水,加上吃了高反药以后利尿,晚上睡觉中途就会起来上至少2次厕所。晚上很冷,从暖和的睡袋出来,把衣服穿好,上完再脱,钻回去,是件麻烦事。所以想如果带几片尿不湿就好了。


不带保温壶

保温壶很重,行前考虑到客栈热水壶保温效果不好,放自带保温壶(1.5L)里第二天还是热的。实际上第二天所需的热水只需带一个500ml左右的保温效果好的杯子足够了。向导看到保温壶就说客栈都提供的,我带去的这个就寄存在客栈,全程都没有用到。



给女生看

防晒

这次防晒措施到位没怎么晒黑,有夏尔巴以为我都没去大本营。

1.选择周围完整一圈的遮阳帽(推荐OR)、戴手套

2.防紫外线的魔术头巾,推荐Buff(加都梦想花园旁边有他家专卖店比国内便宜点),走路时尽量能多遮脸

3.每天早饭、中饭后涂spf50的防晒霜,重点是脸的下半区

4.到房间后敷面膜


可戴隐形眼镜,日抛更方便卫生些,自带小镜子(和万能胶,可以贴门上或墙上)和擦手的湿巾


清洁

普通湿巾、卸妆湿巾、卫生湿巾、一次性内裤/护垫。路上基本没有方便的水源来做清洁,涂了防晒霜的脸需要得宝的卸妆湿巾擦一下,戴取隐形眼镜用普通湿巾擦手,私处用卫生湿巾,可行。


发表于 2019-7-9 16:11 显示全部帖子
六、费用及关于钱的建议主要费用明细

本次行程18天全部花费共9900元人民币。主要费用详见下表。

山上的物价水平比较高,而且每年都有上涨。房费,全程都是500尼币/晚,不管你住单间还是和人拼,睡床还是睡地板,除非你是和向导背夫们一起睡客厅,150/晚。除房费外,其他消费都是越高越贵,尤其是热水、充电这些,贵得超出常识。贴两张结算单看一下。我在山上纯自己的消费30980,平均每天是2800多尼币。

带多少钱(美元)

尼币去加都再换,美元要带够。第一次去尼泊尔就认识到,美元是硬通货,即便没有尼币,还能用美元。没用完带回国存或者换都是可以的。


除了已知的金额,比如向导薪水、小飞机机票等,多带美元是为了:

1.第一次机场到泰米尔的打车钱(5-6美元)

2.如果小飞机一再取消、延误,甚至影响到你回国的飞机,你坐不坐直升机?从加都到卢卡拉的价格据说比回程高,如果按去程500,回程400算。我只能接受乘坐一次直升机的费用,即回程如果影响回国就坐直升机,所以多带了400多美金。

3.万一尼币不够,美元来凑。


以上,我从国内带了1000美元出去

换多少钱(尼币)

带上山的尼币数额计算公式:带尼币额>=在山上的天数*5000尼币

10天就是5万,人民币3000不到(按16.9算)

去汇率好且可以退的店换钱

去泰米尔那些中国人开的饭店换钱汇率好,最好多问一句,如果没用完尼币是否可以按原汇率再换回人民币,现在很多家都可以。这样就基本没有换汇风险啊,解决后顾之忧。山上消费高,这么多天变数大,多换点尼币,省的到山上捉襟见肘也没地儿换钱了。


我第一天在凤凰宾馆一共换了5万5尼币,不光山上够,还管了在加都待两天,涵盖了此次在尼泊尔境内的全部消费,走之前多余的900尼币就退掉了。


发表于 2019-7-9 16:11 显示全部帖子
七、实际徒步行程和数据总数据

数据来自六只脚。实际再稍微多一点,有时走了一段才想起打开APP。


以时间来看海拔情况

每日徒步明细

做了张表

注:到Lobuche的那天住宿强烈推荐住Pyramid。Lobuche的住宿有两种选择。一是住Lobuche,几家客栈,大多数人住那;二是再往大本营方向往前走半小时,有个路牌指向Pyramid,这个是客栈名字。住Pyramid的理由:1.第二天去大本营要走8小时,今天多走半小时,明天就轻松一些;2.这家客栈很大,设施现代得秒杀路上所有客栈,类似青旅标准,抽水马桶、淋浴房、暖气片,价格和别家一样。我仔细看是和美国一所大学合作的,附带实验室(不过人太多的话像我一样没有房间住就享受不到了);3.最最重要的是,第二天从客栈出来去Goshep的前段路是在半山腰上的小径,没人,而住Lobuche的徒步者都是走在山下的主路。不光看风景更开阔,往下看黑点的人群就像上帝视角。走慢点,好好享受。


从南池到卢卡拉可以一天走到,我因为时间多去向导家玩就分成两天,故最后一天数据不记录了。

发表于 2019-7-9 16:12 显示全部帖子
八、关于高反的一点心得

EBC本身难度并不大,但因为有了高反这一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徒步EBC最大的拦路虎。高反因人而异,难有人人有效的办法。我这一趟,基本没有被高反所困扰,我觉得一方面是幸运,但另一方面和自己准备充分、积极应对有关。

路上遇到的高反例子

先说几个路上遇到的高反例子,可能更有说服力。

1.去程在南池的住店遇到一下撤的杭州小哥,说自己在南池往上已经3天没有睡着觉了,其他症状一概没有,但是人已经虚到腿都抬不动,向导直接让下撤。吃高反药也没用。到南池就能睡着了。第一天因为3点从加都坐车到Ramechap也没睡够,到了卢卡拉直接开走。体能好,外加天气下雨,路上走很快。


2.澳大利亚大叔(60岁),和外甥(40岁)一起走。两个人速度不同,大叔从第一天开始尽可能地提速,缩小两个人的差距。到南池往上,高反严重,只能让向导带他下撤,外甥继续往上。本来一个人苦哈哈在餐厅坐着,我和店里的人和他愉快地聊天,他说好多了,和向导开玩笑说我是他的高反药。


3.两个无锡大哥,都是户外老驴,都有高海拔徒步经验,日行几十公里。抱怨向导自己体力不够,把行程安排太宽松,每天下午1、2点就到住店住下不走了。向导说怕他们高反,他们说都去过多高的地方都没有高反,向导的担心是多余的。结果从第4天开始,其中一位就出现头痛失眠症状,后面只好两人分开,一个人下撤。

敲黑板的小建议

从上面的例子一定程度上说明导致高反的原因,身体疲劳度、心情、爬升速度等等。应对高反我觉得“尽人事”很重要,即做好充分的准备,包括身体和心理的,而不是两眼一闭听天由命什么都不做。根据路上见闻和亲身经历总结如下,供参考:


1.摆正心态,正视高反,无论是否有高海拔徒步经验,不恐慌,不轻视,保持愉悦的心情转移注意力(多找人聊天或者专注地欣赏风景)。


2.爬升时按自己的节奏,步幅小,速度放慢而匀速,控制心率。欧美人的体能好,爬坡速度很快,但高反频发。控制心率就是要匀速前进,上坡时自我感觉就像在热身慢跑的心率,我基本上控制在120左右。心率可以下载app来测,苹果可以下载heart rate。


3.路上及时补充水分,并在水里添加葡萄糖粉。


4.到住店后买大壶热水当天喝掉。喝热水加快新陈代谢,加快适应海拔。


5.及时补充能量,保持肠胃舒适。不要饿着,也不要吃太饱,不管食欲如何。


6.准备好高反药。在加都买Diamox(或类似药)找药店和店员说要买diamox,可能会给你名称不同的药,成分是相同的。按1板1板来买,1板100尼币,我买了3板。4000米以上每天1颗预防,如出现高反症状,每6小时1颗,一天4颗。这个药是利尿剂,吃了会频繁跑厕所,当然喝大量热水本来也要去。副作用是早上起来以后开始徒步双手会发麻,走一段时间症状会消失。


7.(有争议)行前喝红景天煮水。虽然已经研究证实红景天并没有抗高反的作用,但我发现自己之前去青海和大姑娘山没事,都是提前喝红景天的,所以这次提前一个月开始喝了,图个心理作用也好。


1-5非常重要,6-7是我自己上的双保险。当然,即便做到了以上几点仍然可能出现高反,调整心态,听从向导或者店家的建议,及时下撤或者原地休息。这就是“听天命“了。EBC可以再走,生命最重要。

发表于 2019-7-9 16:12 显示全部帖子
九、吃喝拉撒睡

这里讲讲在山里的日常


每天的作息

一般每天早上7点吃早饭,8点出发,11-12点吃午餐并休息1小时,出发,3点-4点到客栈入住。休息下,换了衣服,就到餐厅坐。点热水、晚餐和次日早餐。在餐厅烤火、吃饭、喝热水、和人聊天打发时间、写点日记和看书。8点多回房间洗漱,9点多睡觉。一般第二天早上6点就能自然醒。


每个客栈的菜单都差不多,尼餐、炒/汤面、炒饭、土豆、披萨、汉堡/三明治、牛排等。尼餐就是一份汤一份菜一份米饭,汤和米饭可以续。夏尔巴特色的食物有夏尔巴炖(蔬菜、土豆、面煮在一起) 、藏式面包、土豆煎饼。

有人说山上东西非常难吃,我觉得很大程度是因为劳累、高反等影响胃口。客栈的东西普遍会比较淡,感觉都没放盐和调料,桌上都有番茄酱辣酱盐胡椒粉,自己加。 我上海拔的时候吃汤面比较多,为了好消化快速补充碳水。自带榨菜和肉松,放面里很滋味。下来的时候胃口也变好,尝试了很多别的主食。

特别喜欢吃potato pancake(土豆煎饼),土豆泥加鸡蛋加面粉摊锅上,自己涂黄油和辣酱,好吃!尤其是在Pangboche的最好吃,那儿的土豆好。


山上的饮料我首选是奶茶,煮过的茶味超浓的那种。不过4000米以上的奶茶都是奶粉加茶包的冲泡我就不喝了。

向导会建议喝大蒜汤,有利于预防高反,不过我没尝试。

我自带了大麦若叶、豆奶粉、姜茶。

下来的时候,如果海拔小于4000了,可以尝试一下夏尔巴自酿的米酒,发音念chang。甜甜的很好喝哟。带米饭的度数低一点,特别清的度数高一点。我空腹的时候喝了小半杯直接就上头了,饭后喝点就还好。喝的时候店里其他人都要往上走都不能喝,他们那羡慕的眼神我感受到了

喝热水

在山上喝热水非常重要,适应高海拔的利器。一到客栈以后买大壶热水(也有中壶、小壶,要买大壶),先把保温杯灌满,晚上和第二天早上的刷牙、第二天起床喝水靠它,剩下的全部在当天喝掉,一定要不停喝预防高反。


洗漱

可以自来水提供洗脸刷牙的水的地方,在4000米以上就基本没有了。再往上都是有个水缸一个瓢,从里面舀水洗。我就基本不用了,脸用湿巾擦,刷牙是保温杯的热水。山上洗澡是煤气烧水的,条件简陋还透风,我上去在dingboche(600卢比)和下来在南池(400卢比)分别洗了一次。洗澡要谨慎,千万别感冒。


睡觉

我的客栈都是向导带去的,我也不挑。如果客栈有房,给你一个人一间。房间紧张会和别人拼房。旺季也可能没房,要么你肯和背夫向导们睡餐厅,要么只能多走路到其他点了。客栈的隔音都很不好。这一路睡过排烟不好的客栈,被熏得透不过气,所有东西都是一股油烟味;睡过楼梯下的房间,有人走楼梯就是一通震;睡过实验室,铺个床垫在地上;睡过餐厅,餐厅还有人在吃饭聊天的时候我就睡下了,耳塞眼罩戴上,灯光呼噜声什么的都隔绝了。好在全程睡自己的睡袋,舒服很多。晚上冷,戴抓绒帽和穿袜子睡觉会特别暖和。

发表于 2019-7-9 16:13 显示全部帖子
十、除了徒步

徒步之外,尼泊尔的历史文化很值得去看和亲身感受。可以步履匆匆,也可以静下来一眼千年。


加都古时有3个王朝古都。我在上次去尼泊尔的时候逛了两个——加都和巴德岗,恰逢德赛节看到了加都的库玛丽女神交接仪式。这次去多的时间去了剩下的一个——帕坦。三个古都各有特色。


加德满都的古建筑最多最有气势,人最多。

巴德岗整个古城人不多,安静,时光穿梭的感受最深,木雕、陶器是特色。

帕坦的宗教色彩最浓厚,博物馆、文物展览做的最好,佛像、唐卡、金属器皿是特色。


三个古都里我最喜欢巴德岗,建议住两晚。可参考我的游记《巴德岗 时光静止|一眼千年》。

发表于 2019-7-9 16:13 显示全部帖子
念念不忘终赴约

大概这世上,最怕念念不忘。


对我来说,EBC就像个忽远忽近的老朋友。


最早是在有关尼泊尔徒步的攻略中,见到了它的名字,完全无法想象,在雪山环抱中徒步是什么感觉。


2017年走完ABC,听到大哥提议再约EBC,我正沉浸在身体受虐的痛苦中,不想再徒步了,你们约你们约。


等静下心来回顾完ABC,发现自己从中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收获,重燃徒步的小火苗。“2019,我们EBC走起”我把约定写在了游记里。“如果到时候我有走EBC的能力就去。”我心里默默想。我开始每周末和人约爬山,心想如果要去EBC,一定要练到特别能走才行啊,不能拖队友后腿。直到有一次走完第二天膝盖痛得站不起来,就这破膝盖,还走什么呀。


2018年,我很少在周边爬山了,想尽可能减少膝盖的损耗。“要把损耗用在刀刃上”这个刀刃便是自己特别想走的地方——新西兰的roy's peak, rob roy glacier,武功山,大姑娘山,稻城亚丁。川西的高海拔徒步初体验后,我终于不再恐惧曾经在ABC高反的痛苦,明白要如何调整来适应环境。走武功山的时候,突然把自己对徒步的感情想得很明白。于是,曾经心念而自觉够不上的EBC逐渐清晰起来。


拔草还需种草人,EBC最终成行还是因为大哥。这里我要讲一下大哥的故事。2017年第一次去尼泊尔的时候,我们和大哥夫妇在加都的酒店、机场、ABC路上遇到了3次,特有缘分。结束徒步后和路上同时遇到的另外3个广州小伙伴约饭建群,大哥最年长,是精神领袖。EBC是大哥给我们种的草,回国的时候甚至没有把剩下的尼币换回去,说没走过瘾,一定会来走EBC。没想到就在当月,大哥意外摔倒,脚三踝骨折。他做完手术躺床上还想着EBC,说只要2019能彻底康复,就去。2018年一年,他都在治疗和康复,三次住院,三次手术,伤腿肌肉严重萎缩。群里大家都默认,去的可能性近乎渺茫了。11月的时候,嫂子说你们去吧,大哥不能去了。大哥不去了,真不知道何时会去。没想到没过几天,大哥发了朋友圈,确定明年4月EBC。


我瞬间被激励了,骨折的人都去了,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呢?可下决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莫名就心慌起来,好像走ABC时身体的痛苦一遍遍袭来,其实就是对自己体能没信心。可是呢,凡事就趁现在还想、还能,谁知道我的膝盖什么时候会over呢,谁知道明年我还想不想去呢,以后可能就没勇气去了。如果不去,我会遗憾一辈子的。就像大哥经历这一年后说的“人生苦短,少留遗憾”“尽早去完成自己想做的事,就是对余生最好的尊重”。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7-9 16:14 显示全部帖子
山啊让我走向你 也看见我自己
一个人走

“你是一个人吗?”这是我在一路上被问最多的问题。路上的人大多三五成群,有很多10人以上的欧美团。一个人走的并不多见,女生独自一人更是寥寥。遇到的徒步者、向导、旅店老板几乎每个人都会问我。


“是啊,我一个人。”这是个意外,行前一个月被小伙伴放了鸽子。大哥他们比我早2天出发。朋友们都让我别去了,可去的念头我一秒都没有犹豫过。心里的一点小忐忑,在罗文用亲身经历告诉我“一个人走的好处”之后,变成了对旅程无限的期待。


一路上,我从未觉得孤单。反而因为一个人,有了更沉浸的旅行体验,更容易与人产生联系,更能给予和收获善意;因为一个人,可以完全按自己的节奏走,没有拖累同伴的心理负担,排除一些高反隐患;因为一个人,可以厚脸皮借住Pasang家,跟着他“走亲访友”。更何况因为请了向导,很多事情简单多了,严格来说也不算一个人啊。


所以,一个人走EBC,我觉得是个不错的决定。


同时附上罗文说的让我转变心态的一个人的经历——

“高桥第一次去大雾不甘心,第二天再去就看到美景,如果一个队伍其他人不一定会等。”

“有一段冰川路,我和背夫坐了半个小时,就等石头掉下水的震撼,如果有别人,谁会陪?”

每个人都会死,但不是谁都真正活过

从Dingboche到Lobuche的下午,吃完饭就开始飘雪。长长的上坡路,风雪变大,直至一个挂满经幡的地方。这里就是珠峰遇难者纪念碑群,疏疏朗朗地伫立在这片开阔的土地上。这是一个令人思考生命的地方。凯途的队员也到了,他们认出中国的登山者纪念碑,我跟着他们走到碑前。纪念碑上有登山者的照片和事迹。山难、地震、失踪……这些勇敢者不怕死,可上天就是不给他们机会了。生命脆弱,可就是有人愿意付诸梦想。人该如何过这一生呢?我想到曾经看到的一句话:"Every man dies. Not every man really lives."


我拍了个视频,珠峰遇难者纪念碑群,和中国人的纪念碑,以示敬意。刚走完一个上坡,喘气声比较明显,不过高海拔徒步的呼吸真的不容易


凯途队走了以后,我又静静待了一会儿,呼吸带声,心里堵得慌。我知道现在这个海拔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可往前走了几步经过一块大石头,还是忍不住靠在石头上哭了起来。因为戴着墨镜、蒙着脸,我不用顾忌旁人。


刚才尼玛向导说,XX,我们以前一起爬过山,人很好啊。这让我想到小何了。从上个月底得知小何走的消息到现在,空闲下来的时候,脑海中总是浮现出小何的脸。我不知道,吃安眠药是什么感觉,一点点攒药到致死的剂量是什么心情,想到他一个人坐在车上一口药一口酒就很难过。他说他生不如死,自愿选择结束生命。人的选择如此不同。这些登山者,意外中是否渴望能有再次生命,再次去挑战新的未知。每个人都对自己的生命负责,我尊重他的选择,记住他的好。


哭出来了,积压在心里的不解也都释放了。从头到尾Pasang一直在旁边静静等我,我哭完有点虚,Are you ok?我点点头。


“许多年前 你有一双清澈的双眼 奔跑起来 像是一道春天的闪电。”

“许多年前 你曾是个朴素的少年 爱上一个人 就不怕付出自己一生。”


再见,小伙子。


徒步的简单和内心的笃定

走EBC的时候,哪怕走得再累气再喘,也只着眼于脚下的路,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走完这条路。这和两年前走ABC时丰富的内心世界形成鲜明对比。两年前我心想,再也不会来尼泊尔了,再也不会徒步了。这次,从大本营往回走的路上,我几步一回头。是啊山就在那,可是得我自己走到她跟前。


徒步的每一天都过得简单。为了每一天能按计划到达目的地,为了第二天能正常出发,我好好吃饭,好好喝热水,好好睡觉。吃,填饱肚子就行,睡,有容我一席之地就行。不抱怨,不挑剔,不自怜。


一路上直升机的声音从未在耳边消失过,好像有个人不停地和你说,又有人不行了,你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高反,真的是一颗定时炸弹。有人自负不幸中招,有人不甘,有人无奈,有人翻脸,有人后悔,有人不离不弃,有人分道扬镳。高反面前,我看到了人间百态。


在山里,天气变化无常。我看过晴空下最壮阔震撼的极致风景,也曾和风雨冰雪相伴走过暗如末日的一程。这一路很长,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这一路又很短,走在雪山群环抱中的感觉太美妙让人舍不得离开。


我徒步的经历并不多,但在其中受益匪浅。如果说ABC让我明白人的极限就是用来超越的,我的能量超乎我想象,那么EBC就让我发现自己内心有一种笃定,我一定会走完这条路,无论多么艰难,我都不会轻易放弃,我有这个能力。别人走得快慢,和我无关,我只管自己的节奏走。徒步可以,我想其他也可以。

发表于 2019-7-9 16:14 显示全部帖子
喜欢夏尔巴

EBC路上的向导大多都是夏尔巴人,从外形很好辨别。他们热情、淳朴、以客人为重。如果了解一点藏族文化,就可以很快地拉近你和夏尔巴人的距离。他们心理上更倾向于认同自己的文化,和藏族更亲近。在最高的Goshep那天正好是尼泊尔新年,但夏尔巴都过藏历新年,提到关于尼泊尔,夏尔巴会称“他们尼泊尔”。


很多夏尔巴人提过我和他们长得很像,有个客栈老板说我长得很像他朋友的女儿。可能是这个原因,很容易和他们打成一片。所以我称自己为玮·夏尔巴。


说到夏尔巴人的名字很有意思,路上你会觉得怎么一堆的尼玛、巴桑。他们的姓都是Sherpa,中间名是父母取的,first name是按出生那天是星期几来命名的,周日是Nima,周一是达瓦,周二是Migma,周三是拉巴,周四Phurba,周五Pasang,周六是边巴。特别逗的是,我去向导家问起这个问题,他们家每个人出生的那天正好都不同,所以Pasang就指一个人教我一个。有次认识个小孩,不叫任何一天,Pasang说因为小孩小的时候生过病,让喇嘛给重新起名的。

我的向导Pasang

在延误7个多小时后,我坐上了最后一班从加都飞往卢卡拉的小飞机抵达了传说中的丹增-希拉里机场。下了飞机,人群纷纷散去,眼前有个夏尔巴长相的人,有点像我之前看到的照片。“你是Pasang吗?”对方点点头,然后指指最后剩下的一个包问:“你的?”我也点点头。他背起我的包就蹭蹭往外走,我小跑几步才跟上。就这样,没有寒暄,我和Pasang就直接进入正题——徒步EBC。我整个人都有点懵,刚才还在加都担心航班取消,这会儿已经开走了。

走在卢卡拉街上,他问“你饿吗?”“不饿。”他耸了下包,走得更快了。我心里嘀咕,连个招呼都不打,没有自我介绍,也不说现在去哪,这么闷,这一路10多天,怎么相处啊。


还好,从一开始的我问一句,他答一句,甚至就嗯一声。到后来他带我去他家做客,朋友家串门。我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人的友善都是相互的。


Pasang今年30岁,一家四口,儿女双全。不做向导的时候就是个农民,种地卖菜。17岁的时候出家当喇嘛,去过西藏去过印度,是名虔诚的佛教徒,懂印度语、藏文,会看藏经,有时他还会去给人做法事赚点钱。路上遇到钟他会敲,遇到转经筒他会转,遇到所有佛教的载体都顺时针绕行。在Tengboche有寺庙,他带我进去参观。


他做了7年向导,每年走EBC大概12次。早已对沿途风景熟到无感。山名、海拔脱口而出,代表什么神,还能和你讲些地貌的变迁、人文特色、植物动物。听他讲带各国客人很有意思。夏尔巴向导好多都不喜欢印度人,他说他也不喜欢,问他原因,他说印度人以为给了钱就是老大,不尊重人。有一次在半路上和带的印度客人起了冲突,被人推了一把,他和人打了一架以后就跑了,把他们扔在那。他嫌弃我走太慢,不直接说,说他不喜欢日本人,因为他们走得太慢。遇到中国人不会英语的话,他给我演示怎么用翻译软件做最基本的沟通。我最佩服他的一点,是他在路上认中国人的准确率是百分之百,而我经常把华裔或者泰国马来西亚的认成中国人,他说从衣着、长相和表情能看出来。


夏尔巴向导如果能登上珠峰,是很令人羡慕和尊敬的。几乎每个向导你问他,都想登珠峰。其实,登上珠峰是一种荣耀,不仅靠能力,首先得有运气和机会。一般的向导,是没有机会登珠峰的。登山者一般都会请经验丰富几次登顶的向导,会不会带0经验的上去就看运气。天天请的向导登过8次珠峰,说为了给他的向导减轻点压力,另找了位年轻的夏尔巴,能不能登就看年轻人的能力了,最后由大向导决定是否让他上。Pasang好像今年刚拿到高山向导证,他也想去珠峰,只是家人都不同意他去。这让我想到了纪录片《夏尔巴》。


路上大多数时间他并不和我同步走,总是一个人走很前面,常常看不见人影。到了一处休息下,看我跟上来了就又走了。我也不管他走哪,反正他走快走慢都不会影响我的节奏。路上总有人问我,你向导呢?我答,在前面。他背着我的包,按自己节奏能轻松些。我有次问他,你在等我的时候在想什么?他说,就无聊、放空。经过不好走的路,我就会有一点小埋怨,因为如果跟着他走不需要自己开路,会轻松很多。这一问题终于还是在从GOSHEP下来的那天爆发。回去的路有很多松软的碎石路,有点滑,我很小心地走,但还是在一个下坡滑倒了,如果没止住就直接滑下坡去,想想就后怕。因为陷在碎石堆里,起身很难。往前看,Pasang根本没回头的意思,旁边也没有人来帮我一下。用力几次终于起来,我决定要和他严肃地谈一谈。赶上他的时候,他坐在一块石头上,正打算起身。我说,我们需要谈一下。你这样不对,你根本没有管我,其他向导都是和客人一起走的。他不说话,目视前方。我说你知道我刚才摔倒差点滑下山去吗?也许是这句话让他知道事态严重了。他点点头,然后让我先走,自己走在我身后。等又走了一段路休息的时候,他说他昨晚没睡好,在休息的那间小客厅,其他人玩牌到2点。所以他很累,头疼得不行。算是解释了吧。


Pasang的好我也记着。早上出发前常常来帮我整行李,有次我中途换房间,他帮我东西一点点搬过来,我笑着说,你是Pasang爸爸。去Lobuche那天下午,我很诡异地把一根登山杖丢了。他知道以后让我去前面放我包的大石头那等着,他再走回去找找。最后没找到,帮我在客栈借了一根,我一直用到出山才还他让他带回客栈。去KALA PATHER那天凌晨4点,我起来发现放桌上的头灯不见了,心情跌到谷底,甚至说了不想去的气话。但Pasang还是默默地帮我打包好行李,然后黑暗中用手机照着让我能戴隐形眼镜,走路的时候帮我照路。我的行程多出一天,我不想改签机票回加都,他收留我去他家住了一晚。当天让我自己烧喜欢的菜吃,第二天早上亲手做面给我吃。

去Pasang家做客

pasang家是个小平房,两个卧室,厨房、客厅,外面一个院子稀稀拉拉地种着些菜,厕所在外面。家里的桌椅都是他自己从山上砍木头下来自己做的,给我介绍的时候语气带着骄傲。然后指着窗外的小屋子说那也是他的房子,租给别人住了。原来是个地主啊,他说都是从他奶奶那儿继承的。我羡慕,中国的土地都是国家的。他说,你来这,我给你一块地(土豪没错了)。这时候的雨下得真是阿猫阿狗都下来的节奏,从窗外看走过的人基本落汤鸡,顿时觉得我在屋子里喝着热茶太幸福了。这里是EBC必经之路,旁边在建一座很大的lodge。Pasang说他也打算以后等不做向导了,建一个guest house。

图:Pasang的一儿一女在玩耍


Pasang的妈妈去他哥哥家了,我睡她房间。这间屋子里放着佛龛,还有很多经书。我把包里所有吃的、用的都整理出来,沉甸甸两大袋,留给了他。提前准备的3份小礼物也给了,香囊给他老婆,小粽子挂件给他女儿,中国地图的头巾给他,因为不知道他还有个儿子,所以只准备了3份。Pasang给了我一条红绳子,说是大喇嘛给他的,用来驱鬼保平安。


他家白天基本都在厨房坐着,土灶上烧着水,也有煤气灶用来做饭。奶茶默认都是用茶冲泡奶粉加糖。Pasang说这里牛奶从印度进口,很贵,折合人民币20块钱1升。家里有他老婆、他老婆的姑姑、两个娃,还认识了他的大妹和小妹,一个16岁,一个26岁。小妹长得尤其漂亮可人,脸上红红的两个圆,一看就是晒伤过没做好护肤。我给了她两片面膜,他们还没见过这东西。直接撕开一片现场教怎么用,大家都觉得很新奇。小妹很喜欢我脚上的布鞋,还好没穿几次,送她了。小妹还在上中学,这几天刚好尼泊尔新年放假,英语发音很好,就是词汇量少,需要pasang和她姐在中间翻译一下。大妹的丈夫在外工作,她和父母一起住照顾家里人,她的英语不错,可以直接聊。Pasang拿出我刚给他的零食招待她们,得到一致好评。大妹问我是佛教徒吗?我想了想,回答sort of。她说这里的人都是佛教徒。


路上就说好的,到了他家我做饭。问我需要什么食材。番茄和鸡蛋,我最想吃番茄炒蛋了。他还给我准备了整整两手把的风干肉,那就做个咖喱土豆牛肉吧。夏尔巴人吃风干牛肉,都是烧之前把肉泡水里。pasang说要陪小妹去趟学校,可能回来的晚,不用等他们吃晚饭。全程都是他老婆在旁边帮我,因为要拿器皿、工具、调料。做好他老婆说,不用等他们,你可以先吃。我说再等等吧。过了一会儿天都黑了,他大妹做好饭过来串门,说他们这里就是这样,都是不等人齐就吃饭。这简直超出我的常识,难道有客人的时候也是这么随便的吗?难道不是等一家子人都齐了再一起吃饭的吗?

开饭,Pasang老婆还煮了个鸡精汤。3个大人2个小孩,他们从来没有吃过番茄炒蛋,大家很安静地吃饭,很明显孩子们吃不惯,就吃土豆牛肉、鸡精汤和米饭。好尴尬,Pasang老婆说very delicious,应该是礼貌吧。不管了,我是吃的很香啊,风干牛肉肉味很足。番茄炒蛋就是幸福的代名词,走ABC的时候,下山路上也是吃到了同胞做的番茄炒蛋倍感幸福。


吃完饭,他老婆带小孩睡觉了,我一个人坐在灶边取暖,写日记,发呆。9点多的时候Pasang他们回来了,晚饭在别人家吃的。


早上醒来,他们一家都已经在厨房喝茶了。Pasang来房间给神器换水。今天他女儿要去幼儿园演出,他老婆带着两个娃出门,弟弟坐在昨天买的背架上。他女儿上幼儿园有慈善机构资助,每个月有50美金的补贴,这次演出也是给资助人看的。


Pasang问我早饭想吃啥,我说随便,他拿出两包泡面让我选,我选了A,他说B比较好吃,那就B。泡面以外还切了新鲜的青菜、洋葱进去。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泡面,我夸道。我吃着泡面,他和小妹把昨天我做的菜剩下的热了热,说好吃。


和大妹、小妹、姑姑拥抱告别。我和小妹说,好好念书,有机会的话去国外读大学,开阔眼界,欢迎来中国找我。


Phakedin到卢克拉本就2个小时路程,我这一路跟着Pasang走这家跑那家串门,就跟过年一样,哪里有徒步的样子。每到一家,喝茶吃东西,他们聊天,我到处张望,看小孩儿玩。

有一家是开餐馆外加小卖部的,他们给Pasang上了一盘momo,Pasang让我尝尝。妈呀,Momo还能这么好吃!就很不要脸地也要一份。老板现蒸的,真的太好吃了,收了我200尼币。Pasang还顺走了一瓶可乐,出了门很自然地装我包里。干嘛不装你自己包里,还要我背真是的。走了一段他说,这可乐给你的,哈哈原来有惊喜。一路上都是他认识的人,每一个都打招呼,然后笑着看看我,也不知道说些啥。有一位哑巴爷爷,不会说话,只会咿呀发声。但是他们俩还是可以沟通。Pasang说爷爷早上去卢克拉卖菜回来的,说看天要下雨。我问那他为啥冲我竖大拇指,他说,他夸你漂亮。哈哈。


还有他们

大Nima

Pasang的老板Nima是我认识的第一名夏尔巴,之前都是微信沟通,给我印象是靠谱,穷游上有他几年前的故事。他现在都带登岛峰的大客户,我在南池住的是他哥开的客栈,和他长得超像。

那天从Tengboche走出来,走到一处石头堆,我向导和另外一个人聊天。我放下包,坐着发呆。和Pasang聊天的人转向我,笑着打招呼,你好吗?好。他还是笑着看我。咦等一下,眼前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你是谁啊?尼玛吗?尼玛手伸过来了,你好。哈哈,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见面的。“很高兴见到你,大明星。”我开玩笑地说。和穷游上的帖子里的照片相比,现在的他成熟很多,也更黑了。尼玛递给Pasang一瓶雪碧,把另一瓶递给我。

后来几次碰到,他很幽默外向,很能逗女生开心,拍个照互动超多。到Pyramid的时候,我因为丢了登山杖心灰意冷,他在我一进门就给我递了杯热水。去Kala Pather那天凌晨4点我找不到头灯了,他让餐厅里的向导们都起来帮我找。“Everyone get up!”至今记得很帅的这句。


没来得及告别的小Nima

去Dingboche那天中午,我看着眼前的炒面发呆,根本不想动叉子。“小姐,你要吃啊,不然没力气走啊”旁边带着一对西班牙夫妇的向导跟我说。这就是尼玛,为了区分我第一个认识的尼玛,我称他为小尼玛。长得极像晒黑了的黄轩。他知道我是中国人以后,把他会的中文词报了一溜儿,“叔叔阿姨哥哥姐姐”,说他以前带过北京客人。我指着一大罐类似泡椒的东西,问可以吃吗?好心的老板娘从厨房拿出一瓶辣油,类似于老干妈,说很辣你可以先试试。我毫不犹豫舀了一大勺,把旁人都惊呆了。终于吃得下面了。小尼玛尝了点,救命地喊着要雪碧,咕咚咕咚喝下去,笑死我了,难受的感觉也消失大半。


后来我们行程一样,几次都在当天的客栈碰到。在Goshep那天,尼玛听说我晚上睡客厅,很不可思议,说这帮人不知道几点结束回房间。带我去他们睡的帐篷,说可以和他们挤一挤,就是稍微冷了点。我想了想,决定还是睡餐厅,也不用麻烦别人。

第二天早上走kala pather,我和Pasang沟通有误,还有点小怄气,我一个人往顶上走。走了10多分钟,看到小尼玛带着他的客人从上面下来。

“你去哪里?”

“去顶上。”

“现在?你一个人?有水吗?有食物吗?”我摇摇头。

“这太危险了,你别上去了,上面风景差不多。”我不信,看了他手机的照片才信。

“你别走了,我在这给你拍照。”我把单反给他,他一通乱按,相机彻底没电了。这下好了,我上去也没的拍照了。他用他的手机给我各个角度拍了n张照,然后带我下去。


可惜下来以后头疼,走得急,完全把留联系方式这件事忘记了。我们再也没见。回国以后我问Pasang、Nima,都说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我在fb上搜了所有叫Nima的人,都没有找到他。我没来得及和他说声谢谢。



大Nima的嫂子,在南池帮丈夫一起打理客栈。我和她聊了我在藏区生活的经历,她看着照片就会很开心地说,一样一样。我给他们看我手上的wudu,藏族牧民用来赶牦牛的绳子。这是10年去三江源的时候,李舂大哥送我的。我带着它去了川西,也带来了EBC。大家都说很漂亮。除了这个,牛粪的处理方式、剪羊毛、编绳子,都是。其实这一路,Pasang和我讲了很多夏尔巴文化的东西。包括他们过藏历新年,过年那天会穿上藏袍,隆重聚会,撒风马祈福等等。夏尔巴语和藏语也很接近。反倒说起尼泊尔,Pasang都是用他们尼泊尔人怎么怎么样的说法,文化认同感不言而喻。我一说我的藏族名字,才仁拉姆,他们就明白什么意思。老板娘说,下次你来跟我住一个月,我去哪儿你去哪儿。


这是双胞胎兄弟你信吗?反正我是不信,长得很不像,一定让他们合影。弟弟在寺庙当喇嘛,这几天休假顺便来当向导。



这位厉害了,天天的向导,认识的时候登过8次珠峰了(现在是9次)。路上碰到的时候,对我说你走得很好啊。在Dingboche休整那天我去找天天玩,大家轮流测血氧和心率,测了他的血氧92,我也是92,“她状态很好啊”,为此我得意好久。不过心率和他差好多,我95,他76。每次看到我都是这个露出上排牙的慈祥的笑容,很有感染力。天天说因为他珠峰经验丰富,备受尊敬,前一晚在客栈还给欧美人上课。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