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751

主题

其它

旅澳半年,我买了一辆车

查看:911 | 回复:19
发表于 2020-9-8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夜凉如水,我在澳洲昆士兰州布里斯班附近的小镇子的夜灯光下,回忆着往事种种。


发表于 2020-9-8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我更喜欢现在我的名字“行者小六”,来得简单纯粹,偶尔我经常感到心累疲惫,所以放下工作,选择休息,冥想,读书,写字来排解胸中苦闷。我知道我不需要太多的朋友,平时也就那么几个,但都经历得起时间去打磨,聊读书,聊旅程,聊各自对未来不可预知的困惑。


发表于 2020-9-8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我生于天津市的一个普通再普通不过的家庭,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讲述了的,我也不愿意过多的讲述,读于一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了的学校,整个20年的生活对我来说,无所谓简单,庸碌,但是压抑的心情却是自始而终,直到大学毕业,直到匆忙就业。


发表于 2020-9-8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直到有一年我26岁,我辞去一份薪水不高,但又极其稳定的工作,那一年时间刚刚好,但又却刚刚错过。我把它叫做精神意义的旅途,旅途结束后我写了一部《环游中国,东南亚,南亚旅行完结篇,再后来我遭遇了车祸,车祸前后的是非曲折让我整整在床上9个月的折磨。再后来我提取了全部的住房公积金,从我的故乡天津徒步搭车旅行,去往西藏,去往尼泊尔,去往曾经有人问过我,可以洗涤灵魂的地方。我姑且记得某一年我24岁写了一部中篇小说叫做《竹叶青》,同年因为徒步墨脱的故事,写了一部小说《青莲》。那一年,我遇到了很多人,那一年我接触了很多事。按我后来的回忆写到:那一年,我极度痛苦,我想我在徒步路上听得最多的歌曲就是心经,六字大明咒之类的了,可幸的是也就走过来了,青藏线昆仑山脚下因为堵车徒步了10公里,龙卷风,沙尘暴,暴风雪不断,极尽寒酸,搭车,逃票,自媒体,公众号,沙发客,试睡员,代购等等,仅仅为了支撑路费,去看更多我曾想看的地方,做更多我曾想做的事情。


发表于 2020-9-8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那一年,我终于完成了我计划的旅程,5次搭车进藏,转过神山冈仁波齐,在喀什的帕米尔高原度过了难忘的28周岁生日,一双人字拖鞋独自旅行东南亚诸国,尼泊尔费瓦湖夜游,于印度加尔各答特蕾莎修女仁爱之家做了一个月的义工。回国后毅然加入了天主教会,后写了一篇《她,感动了全世界 ——加尔各答的岁月》,在北京一次激情的演讲,感染了众人,甚至某些人在网络上看到我的这篇文章,特意跑去加尔各答去做义工,回来后告知我,令我欣慰了许久,再后来由于我的一篇穷游新疆的游记受邀于央视CCTV纪录片频道做了一次关于G7高速的访谈,再后来我在北京中关村做了一名普通的IT工程师,受雇于一些流俗的互联网公司,再后来压抑,痛苦让我喘息不过来,直到我选择来澳洲打工度假,考雅思,拿到名额,那一年我30岁。后来我写了一篇文章叫做《我从江湖中来,还要回到江湖中去》。


发表于 2020-9-8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2020年1月,我于深圳出发,飞往马来西亚吉隆坡,期间,在槟城丢失了跟随我五年的苹果电脑,和10多年的照片以及一些互联网技术的知识。直到现在想起来我都会隐隐作痛,再后来进入印度尼西亚的时候我的运动相机又被别人摸走了。直到我落地澳洲珀斯,爆发了本年度的新冠疫情,加之本就没有做任何攻略,受疫情影响更加难上加难,起初是没有人愿意雇用我的,在珀斯中央的central backpacker青旅里面,我呆了18天之久,没有工作,外加之捉襟见肘的存款,以及高昂的生活费用,后来我遇到了一个耐心的台湾姐姐,她帮我申请了银行卡和税号等东西,并且主动请我吃了一餐饭,然后给我推荐一份关于按摩的工作,但那时候我并没有去,而且患有严重的慢性气管炎。珀斯的18天算是安静的休息的18天。

发表于 2020-9-8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直到某一天,我花了300刀买了一张机票,然后飞去维多利亚州的首府墨尔本,然后经转墨尔本乘坐火车前往一个叫做Mildura的葡萄小镇,得到了第一份在澳洲的工作采摘葡萄,但是从那里我并没有赚到钱,只不过呆了两周的时光,住在一户马来西亚人家中,下雨等工花了大约一周,其实差不多采摘葡萄也就一周的时间,从早到晚,除了要交每周110刀的房租还需要每天给人6刀的车费。后来我领了500刀的薪水离开小镇前往新南威尔士州首府悉尼。


发表于 2020-9-8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在悉尼火车站后面一家英伦风格古旧公寓青旅中整整呆了10天,因为要等一家叫做Tamworth的羊肉厂的工作,后来觉得终于等不到了,再加之疫情爆发,我辗转北上昆士兰州布里斯班,在悉尼的时光,我静心休息,自我觉得没有一台电脑对我来说是不足够,也不太方便的,于是乎我在Facebook的marketplace中花了520刀花了一个二手的苹果电脑,那一天,我走进悉尼大学,一个加拿大留学生带着一个台湾女孩等我把钱交给他们,我得到现在这台我正在打字的电脑,外观也算新颖。偶尔徒步三公里的路程去过几次悉尼歌剧院和唐人街,然后就是每天在青年旅舍的院落中坐着抑郁的梦。终于我觉得悉尼我是没法呆下去的了,加之自己没有车子也没有经费,而且需要拿到一份农场工作,并且疫情很快爆发,所以那时候的我决定北上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


发表于 2020-9-8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火车进入布里斯班的日子,该是三月底,那时候狼狈不堪的我背着一个大登山包,手里拎着几个塑料大口袋,里面充满了做饭的酱料,之前是一群离境的台湾小青年留给我的,他们告诉我他们选择去环澳,之后选择去欧洲读书。我手拎着这些油盐酱醋走过了澳洲八大州的四个州,要知道这些东西全是钱买的,一点也不舍得丢弃。终于我找到了一家故事桥附近的一家极其廉价的青年旅舍,也要18刀左右一个床位,而那里面只住着一个叫做Nick的40多岁的英国人,我们曾试图交流,后来他教了一些学习英文的方法给我。


发表于 2020-9-8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终于我拿到了我旅澳以来的第二份工作,是在一个微信群里面,但是又是一份计件的工作,后来我跟着一个女人驱车200公里去一个叫做Stanthorpe的昆士兰海拔最高的小镇子,是一个叫做澳商亚籍的中介承包的工作,一家当地绑草莓的农场,每天凌晨3:30起床出去,恰巧我找到了一份当地的台湾人给我介绍的房子,后来我的室友们基本全都是来自台湾的年轻人。我在那边度过了比较安静但是赚不到钱的一个月的时光。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