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997

主题

泰国

普吉岛(Phuket)的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

查看:4295 | 回复:13
发表于 2020-8-27 11:56 显示全部帖子

                                                                                                   

Peter You数次相邀我入台,他和我说过我们商量一下在澳洲找工作的问题,都被我婉拒了。直到某一天我真的要去台湾的时候,却被告知台湾不准许自由行了,也就意味着大陆游客不能申请到自由行签证。只能申请团签。
  

发表于 2020-8-27 11:56 显示全部帖子


我和Peter You是在泰国曼谷认识的,那时候我心情低落,因为在芭提雅丢失了500美金的缘故,回到泰国曼谷考山路喧闹的街头,我和老卢走进一家廉价的客栈,在没有空调只有风扇的房间中我们认识了Peter You,他是一个皮肤泛黑,个头高,头发有点飘逸的男子,像是一个流浪客,交谈中他告诉我们他来自台湾台中市,在澳洲打工度假一年后来到东南亚游玩,后来我们加了微信。


发表于 2020-8-27 11:56 显示全部帖子
  


台湾人大部分人用的聊天软件是Line,偶尔会用Facebook,几乎很少人用到微信的。微信一般给予中国大陆人使用,但凡有中国大陆朋友的,也许会下载这种聊天软件。回国后真正的和Peter You聊天,后来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翻墙用Facebook和他聊上一聊。
发表于 2020-8-27 11:56 显示全部帖子
  
Peter You后来去了加拿大和美国,回到台湾后,又来了一次中国大陆,后来我从他口中得知从厦门坐船到金门,再从金门飞台北是最为廉价的方式入台,只是现在中国大陆却不允许自由行了,他给我想了一个办法是从香港飞过去,但是每每看到昂贵的机票都望而止步。我和Peter You时常聊的就是工作问题,因为我们做同一种工作,他大学读的计算机,回到台湾后,他做了一名Web前端工程师,而我回国后也是在北京做了前端工程师,所以我们经常在网上聊的不是旅行就是IT问题。而每次聊的时候就是邀请我前往台北,他做东请我吃饭,并且在台湾教我如何在澳洲找到工作。我是想去台湾的,因为我想买两本书,一本是张爱玲的《赤地之恋》和《秧歌》,还有就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不想在香港买书了,记得之前在香港旺角的街头书店买了一本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花了100多元,心疼了好久。

发表于 2020-8-27 11:56 显示全部帖子
  
也许政治制度上的分歧,令两岸的人民相互感到既陌生又新鲜。所以你每每遇到台湾人,或者台湾人遇到大陆人都亲切的过问,你是来自大陆啊,你是来自台湾啊?然后聊起来我们那隔阂了很久的文化起来。

发表于 2020-8-27 11:56 显示全部帖子
  
在泰国甲米做了几个小时的巴士到达了泰国最大的岛屿普吉岛(Phuket)后,已经是夜间11点多了,我不记得我是从哪一个车站下车的了,似乎刚好是在普吉镇子上,一路上还遇到了中国大陆的OFO小黄车,然后在镇子上寻找了很久的青年旅舍,镇子上恰巧是周末,有很繁华的周末夜市,当我走进一家泰国当地的代购店的时候,问过一个皮肤黝黑的女店员,附近有没有中国商店,我想兑换一些泰铢的时候,她指了指街对面对面一家开着光亮的店铺,说那就是中国人开的。
发表于 2020-8-27 11:56 显示全部帖子
  

我谢过女店员后,跑到对面的一家亮着灯光的店铺,已经是11点多了,店铺还在开着,然而并没有一个游客。我进去后问过有没有人,是不是中国老板,守着店铺的是一个皮肤白皙,个头不高,短头发带着板材黑镜框的中年妇女,但是却十分的小巧。我问过她您是中国人吗,她回答道:是的,我把我的遭遇说给了她,我想兑换点泰铢,她看着我一个人背着一个十分硕大的登山包后,让我坐下聊起来天,然后很热心的给我煮了两袋子方便面,并且加了鸡蛋,其实那时候我已经吃过晚饭了,连连拒绝,但是却受不住店老板的热情,把所有的面条吃下了,然后互相寒暄起来。


发表于 2020-8-27 11:56 显示全部帖子
  

从谈话中得知她来自台湾,她来自中国台湾,家里有一儿一女,儿子也和我一样,一个人休学跑去了美国打工,一开始家里人十二分的不解,后来也释然了,她开始用新眼光打量着我这个独自一个人游走世界的人。我们聊的很久,只不过我当时心情低落,聊天的内容大抵忘却了。只单单记得我们聊到曼谷银行的时候,台湾的叫法是盘谷银行,也许是我们建国以来用法变化了。他给我兑换了2000泰铢的货币后,我临走的时候又给我带了一袋子榴莲干和几袋子咖啡,我真的很感激这位大姐,我最后在商店中和她一起合了影。后来互相加了微信。


发表于 2020-8-27 11:56 显示全部帖子
  

我走后,没想到我预定的客栈就在大姐商店的旁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当我走进客栈的时候,幽暗灯光下来的鬼佬们,看进来一个陌生面孔的新人后,纷纷给我拍手示好,我办理了入住,没想到还有免费的早餐,店主是一个当地皮肤黑黑的,高个头瘦瘦的泰国人。他一眼认出了我是一名中国人,我问过他很多人认为我是日本人,为什么你非得说我是中国人,他说他有中国朋友,所以知道我是中国人,也很奇怪,我的英文语速自我觉得是快的了,他居然看出我是中国人,我登山包放在二楼的卧室中,我就走到一楼的客厅和一群鬼佬聊起天来,聊的几乎都是各自的旅行。其中一个加拿大一个法国人,我几乎分不清他们谁对谁,就像他们看亚洲人一样,其中一个法国人告诉我她从澳洲working holiday积攒了一笔钱来此旅行。这是我再一次听到打工度假在国内鲜有的名词。我和他们说我要出去走走,去看看周末夜市,就此告辞了,没想到我走到夜市的时候,繁华的夜市已经褪去繁华了,街头的冰雕差不多快融化了。我走了一圈后,落寞的回到了客栈。


发表于 2020-8-27 11:56 显示全部帖子
  

在客栈我的房间,我又遇到了比我晚来的一对奥地利男女,男生是一位不到20岁的白人,女孩子是为黑人,他们是同学,也是男女朋友,那名奥地利人和我聊了很久,男士在奥地利学习经济,女孩子学习化工,他问过我什么工作的时候,我告诉他软件工程师,他问我什么语言的时候,我说HTML,他居然知道,原来他之前学过,后来觉得很难,就此转学商科了。我们聊了很多关于旅行,还有他的女朋友,甚至还有柬埔寨,我觉得他是一个可爱对什么对感到好奇的青年。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