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7747

主题

西北

我的鳌太行

查看:1073 | 回复:28
发表于 前天 15:21 显示全部帖子


  4月26日,我的户外好搭档安妮又在与我聊五一鳌太之行,从心静到心动,不到10分钟。由于家庭琐事越来越多,以后属于自己的空间将大大缩小,我所热爱的户外活动也会随之减少。再则同行的另俩位伙伴是已走过一次冬鳌的精彩和夜半歌声,非常有户外经验的俩位驴友,也给了我勇气去看看传说中“一日四季”、“风云变幻”、“猝不及防”的鳌太,一条具有一定风险性的鳌太。


  想好后,我第一时间就与户外中我非常信任的也是接触户外以来给予我很多帮助的花生通了电话。我陈述了自己的想法,“如果你自己决定好了,对自己和队友都很有信心,那就随心而动,别让自己留有遗憾!”正是有了他的这番话,打消了我最后的一丝疑虑。
  就这样,让我非常好奇,充满着神秘气息的鳌太之旅成行了。



  5月1日晚上9点半才到西安与安妮、歌声汇合,歌声还特意为我准备了份蛋炒饭,接着就坐上早已联系好的出租车风风火火的开往塘口村一户村民家,上车后急忙吃了点炒饭,没多久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当我们到达村民家时已是凌晨1点,队长精彩已在村民家门口迎接我们仨,我困的不行了,也没与精彩过多客套,直奔房间,倒头就睡…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前天 15:21 显示全部帖子
  当再次被叫醒时已是凌晨2点多,吃了包方便面,收拾好背包,3点10准时出发,开始了第一天的行程,4点20到达登山口,进山一直爬升,四周一片黑漆漆,只能靠着头灯来判别队友间的距离,路上遇到几位进山的驴友,相互谁也看不清谁,也就没打招呼,各赶各的路了。爬着爬着,前面的头灯消失了,那3位“快脚”爬的真快,心里虽想早点赶上他们,可天太黑了,实在是辨认不了方向,走错几次,钻进密麻的林子里,背着重装包钻林子真不是件轻松事,手被划是小事,主要是把包和人卡在树缝间进退两难才是真的恼火…当我追到精彩、安妮和歌声时已是上午9点到达的2900营地,精彩不愧是经验丰富的队长,前期的功课做的很充足,他让我们加上冲锋衣裤,这时我才发现放在背包夹层的冲锋衣在钻林子时给弄丢了,这可是好?!我看了看安妮,无奈的笑了笑,她最懂我这毛糙的性格,用她的一句话来概括我走线的一特况:静水每次走线必丢件东西…呵呵!



发表于 前天 15:22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前天 15:22 显示全部帖子
  稍做修整后继续前行,果真爬升没多久天气骤变,刮起大风下起雨来,大家还没来得及穿上雨衣,就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淋湿…当爬上小坡时,大雨变成蚕豆大的冰雹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已被大颗的冰雹打的生痛,冰雹越下越急,越打越痛。山顶四周全是石头,根本就没处躲,冰雹越下越大,越下越急,只听到精彩叫大家蹲下,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曾在新闻上听过冰雹打伤打S过路人,心里一阵害怕,双手抱头,可手被冰雹打的直缩,感觉抱哪都不是,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流不知道是因为我没穿冲锋衣呢还是怎回事,就我一个人打的鬼哭狼嚎,这时突然有双大手拉住了我的包,“躲这石缝来”原来是精彩,他把他躲的位置让给了我,说那石缝,其实就是两块大石头之间的一小坑,刚好可以蹲进一个人,被冰雹打得直抱头,也没顾上说声谢谢!过后冰雹小点时,只见精彩和安妮他们已拿出手机拍起视频,大家也都站起身来,我环视了下四周,见大家都还好,正纳闷怎就我被打的那么痛而他们却无大碍?难道真是冲锋衣起了反弹作用,使冰雹砸到他们身上起了缓冲,因而没那么痛?我只能这样推测。大约又下了10来分钟,冰雹被大风大雨大雾所替代,精彩告诉我们得继续赶路,今天必须赶到水窝子营地,又是风雨又是大雾的天气走山的艰辛大家也可想而知,雾大的见不到20米之外的任何东西,在山里我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恶劣天气,走不快的我真有点心切,生怕跟不上队伍,可还是被甩在后面,好在歌声陪在我身后,有了他,心里才没那么害怕…走着走着,前面队伍就消失在大雾中,看不到方向,只能大叫精彩他们,靠回声来判别他们大致的方向,再摸着去寻找,歌声在后面不断催促我加快脚步跟上,想必他更清楚在这种浓雾天与队伍走散的危险性…就这样我一路战战兢兢的跟着队伍,雨越下越大,风越吹越狂,我被大风吹的左摇右摆,根本就走不好路,有时实在被风雨打的睁不开眼,只能原地稍做停留再加快腿步去追前面的人。当我们快到水窝子营地前有段路是在山腰上或斜坡上走,路迹也被大雨冲的不是很明显,加上大雾,更加难以找到路。我正小心翼翼的跟着,在一转弯处就不见前面的人了,这时的能见度很低,我大声的呼叫安妮他们,可迟迟听不到回声,我已判别不了他们去的方向和前路的路况,只能傻傻的站在石头间,已顾不上满脸雨水,大风把我吹得摇摇晃晃,我急忙蹲了下来,朝着前上方大声呼喊,还是没有回应,心里虽然知道精彩他们如发现我没跟上,会折返过来找,可这种能见度极差的恶劣天气,就怕他们也难以辨别对位置。想到这里,心里不禁打起了寒碜,感到挺无助的,有些害怕,泪水不受控制的往下流…也不知道傻傻的呆了多久,突然听到前上方传来安妮的呼唤声“静水~~”。闻声,激动的手都有些颤抖…当我顺着声音爬到安妮跟前时,安妮告诉我她的手套全湿了,鞋子也湿了,如果更联系不上我,她也快支撑不住了,我深感歉意,她说完就转身朝山上爬去,这时我看到精彩正站在上方不远处等着我俩…我们一行人在下午4点左右到达水窝子营地附近。因为雾太大,转了几圈都没找到那块适合扎营的大坪地,最后决定各自就地扎营,我实在不想再爬坡了,在半坡上扎下了帐篷,有俩位不认识的男士也扎在边边,做起了邻居,几分钟交流后也就自来熟了,就这样认识了后面几天继续做邻居的杨,湖北人。疲惫的我躺下没多久就呼呼大睡起来,虽然外面电闪雷鸣、雷雨交加,虽然鞋、袜、手套、背包全已湿透,虽然帐篷被风吹得东摇西摆…我通通抛到脑后,啥也不管了…没想到第一天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已是3日早上6点了,也就是我们行程的第二天,雨已停,帐篷一层薄冰,睡袋上也落满星星点点的水珠,隔壁的杨也已起床,见他在他的双人帐里烤着湿衣物,我想把湿头巾和袖套也请他帮忙烤烤,杨满口答应,好人啊,我总是遇到好人,呵呵!准备出帐时才发现拉链已结冰,重装鞋冰冻成雕塑,费了好大劲才把自己弄出帐,环视一圈,太阳已露脸了,天气甚好,视野开阔,原来昨天找好久都没找到的营地就在下方二三十米处。安妮8点左右下来叫我们出发,精彩和歌声已先行了,我和安妮、杨3人一路追赶。在飞机梁处遇到二位驴友,一男一女,女生看似身体不适,跟在男生后面,而男生身背两重装包,稳健而又快速的行走,时不时回头照看着女生,让我目瞪的是即使遇到石坡路都能轻松的在石头上来回蹦。对我而言,在高海拔地方能正常行走都很不错了,这人背两个重包还可以蹦来蹦去如此轻松,实在少见,没忍住,上前打招呼才知道原来是在户外群里早已闻名的残剑,残剑是位热心又善言的小伙子,他让我有种户外徒步一家亲的感觉,完全没有初步见面时的生疏拘谨,更没有强驴“大神”级的傲慢与骄横,让人很舒服。我们继续往前走,是,在梁一时才追到正在休息的精彩、歌声俩人。这时不远处的群山间出现了云海,云海上露出一座座小山尖,忽隐忽现,云海慢慢的扩散开来,在蓝蓝的天空的衬托下,有种处身仙境中行走的错觉。众人兴致高昂,拿起手机留影起来,这也是这次鳌太几天中遇见唯一一处美景,此时此刻已忘了昨天所有遭遇。我一如既往的走在最后,虽然脑子里一直想跟上队伍,可就是加速不起,又急又难过,感觉自己影响了整个队伍的行程速度…也不知道精彩几时走到我身后的,他对我说到:不要急,按着自己的节奏,靠着顽强的毅力走完它…虽然简单的几句话,却把我浮躁的心给安静下来。后来在路餐时,精彩也与大家聊到:在山中行进时,如遇到困境或落单时,别慌,必须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有静下心来才能思考,而往往山中出事的驴友,就是遇到紧急情况时慌了神,乱了手脚,不加思考才会给自己带来更危险的处境…这些话我统统记在心中,这给第三天遇到困境的我带来很大的帮助,这是后话,等会再聊。当过了梁三已是中午了,天空突然阴沉下来,风力骤然变大,山谷间云海向上翻腾,瞬间能见度不足20米…我的乖乖,切身体会到鳌太气象万千、瞬息万变的气候神姿。下午5点左右才到2800营地后面的南天门临时营地扎营,在这还遇上几位从大爷海过来的驴友,他们准备第二天从2800营地下撤出去,我想可能是这两天的天气让他们不想继续前行了。今天的营地比昨天好多了,至少我能平躺。


发表于 前天 15:22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前天 15:22 显示全部帖子
天气开始放晴



发表于 前天 15:22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前天 15:22 显示全部帖子
真应了“风雨过后见彩虹”,今天突如其来的云海让人心旷神怡



发表于 前天 15:22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前天 15:22 显示全部帖子
偶遇残剑,留下几张行走中的合影。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