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8607

主题

西南

[川西] 党岭,人间最美是秋色

查看:11802 | 回复:24
发表于 2022-5-5 13:26 显示全部帖子

            

总览时间:2021.10.22~2021.10.24(3天)
人员:小企鹅、大企鹅(2人)
装备:重装
海拔:3400~4500m
路线:党岭小环线
起点/终点: 丹巴 县党岭村;实走32km



行程Day1 党岭村-飞机坪-干海子-葫芦海
Day2 葫芦海-卓雍措-湖边营地
Day3 湖边营地-夏羌拉垭口-甲依拉措-卡尔杂村-党岭村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2-5-5 13:26 显示全部帖子
Day1 党岭村-飞机坪-干海子-葫芦海今年秋天一直在 川西 ,自然很难拒绝久负盛名的党岭。听说一场秋雨就能让金黄的秋色变成光秃秃的树干,我和大企鹅不得不在网上一看到叶子变黄的消息,就马不停蹄地赶往了党岭。
但还是晚了小小的一步,上山的第一天正赶上第一场寒潮,天气终日阴沉,入夜后更是下起了雪。翌日,中等厚度的积雪覆盖了帐篷,也覆盖了倾洒一地的落叶,放眼望去,树上只留下一半的金黄,倔强地挽留着最后的窗口期。
幸好幸好,我抚胸庆幸,因为寒潮过后总有几天晴好。
第一天的上山路很是轻松,毕竟短线背负很轻,第一天又计划住在葫芦海,离村子只有六七公里。近年,党岭村已通了平整的铺装公路,四处可见自驾或是小型团队旅客的车辆,到了秋天旺季,普通观光、一日团、轻装、重装徒步的都很常见。
从村子出发,经过飞机坪和干海子,便是葫芦海。一路和马帮同行。马帮的马上自然是驮了客人们,大多长枪短炮的。夜间下过雨,路有些泥泞,被马马们踩得光不溜秋的。

▲干海子。
离葫芦海还有两三公里时,马帮的马停下了,原来是前面的路变窄变陡,所有人都要步行了。有抱怨的旅客,也有疲劳而中途折返放弃的人。
我们没多久就走完了剩下的路。
站在葫芦海的岸边,天气依旧阴沉,拍不出壮阔的秋色,却挡不住湖水的莹莹碧光和幽远静谧。
有路上闲聊过的旅客走过来说:“可惜天气不好啊,如果行程能调整就好了……”
我倒是觉得阴天反而有她独特的美,与时常在网上见到的晴日盛景不同,与很多其他的高原湖泊也不同,很少有湖面能在阴天也呈现出这样的透明与纯净。
葫芦海的水质是清澈逼人的,时时刻刻倒映着湖周的山林树木。夏羌拉的雪山 融水 汇聚成这个海子,又从“葫芦口”凝成小溪,源源不断向下流淌,滋润着山下的党岭和无数村庄。

▲阴天的葫芦海也别有风情。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5-5 13:26 显示全部帖子

爬上来的山路几乎是沿着溪水溯溪而上,到了岸边,往左是明天的出行方向——往卓雍措的路,往右只有一片有限的空地,供游人玩耍,还有村民搭了一顶棚屋,附近有个简易的露天公厕。
我钻进那顶棚屋,没想到的是,这里不仅有常驻的村民,还有一名僧人。棚屋的地上搭了十几个帐篷,供临时起意的旅客们过夜。据村民说,帐篷的住宿费和垃圾费,都会供奉给这名僧人,僧人每日早晚在湖边诵经祈福,护佑众生。
我不置可否,在屋内烤了一会儿火,便离开了。下午五点左右,一日游的人们陆续都开始了返程,我们也开始找营地扎营,湖边的平地不多,几乎没什么选择的余地。
一夜宁静。

发表于 2022-5-5 13:26 显示全部帖子
Day2 葫芦海-卓雍措-湖边营地清晨的山上是雪白的,几乎看不出秋色。太阳升起后,树上的雪渐渐都化了,才露出一片金色。
天气放晴了,还目睹了湖边日出的 日照 金山,大企鹅和我都很兴奋,一大早就开始放无人机拍照。

▲雪后清晨。

发表于 2022-5-5 13:26 显示全部帖子

▲日出时的 日照 金山。

发表于 2022-5-5 13:26 显示全部帖子

▲葫芦海。

发表于 2022-5-5 13:26 显示全部帖子

▲葫芦海上游。

发表于 2022-5-5 13:26 显示全部帖子

也有商业队天还没亮时便从党岭村出发,七八点就到了湖边的。等到他们欣赏完出发前往卓雍措时,我们才刚开始收拾帐篷。
今天的路程先要沿着岸边的河滩走到葫芦海的上游,穿过一段陡峭的杜鹃林,再走过一片草甸,到达夏羌拉垭口下的卓雍措。
晚出发也有晚出发的好处,昨夜的降雪覆盖了杜鹃林里的道路,而沿着商业队的脚印则省去了不少找路的困扰。
时值正午,走出杜鹃林后的草甸相对平缓,是俯瞰葫芦海的第一个景观高地。我们决定在这里午餐并放一会儿无人机。

▲远眺夏羌拉。

发表于 2022-5-5 13:26 显示全部帖子

▲俯瞰葫芦海的第一个景观高地。

发表于 2022-5-5 13:26 显示全部帖子
太阳悬在日空,照得人几乎睁不开眼,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呼:“小企鹅号坠机了!”
坠机地点在一片掺杂了矮杜鹃林的乱石坡,颜色灰扑扑的,与机身极为相似。
大企鹅连饭也顾不上吃,急匆匆地往定位地点去了,这一去,便是三个小时。
晴朗的风呼呼地吹,渐渐吹凉了我的心……
大企鹅回来时外套的口袋鼓鼓的,我大喜,万万没想到无人机竟能失而复得。
“怎么找到的?”
“找了半天都找不到,我都要放弃了,一抬头看到夏羌拉雪山,于是朝她行了个礼……后来再往前走了两步,发现无人机就在脚边上。”
原来是山神眷顾,我难得地想,这是奇遇吧。
经过这一番波折,今天的行程是耽搁了,本打算走到甲依拉措的,改为了宿在卓雍措湖边的小高地上。

▲通往卓雍措的山路。
走到卓雍措湖边时早已不见商业队的影子,在路上听他们队员说今天是一日穿越,有大巴在垭口后方的卡尔杂村等着他们。
卓雍措和葫芦海截然不同,并不以幽静见长,它四面环山,处在一处低地,无甚雪山的倒影,反而有些不起眼。从东岸看过去,下午的阳光使夏羌拉有些逆光,连带着湖水也出现了光晕,像是蒙着一层透明的雾气,不甚分明。
湖中有禽类在戏水,三五成群,熙熙攘攘,仿佛这只是个近郊的小水塘。
到了夕 阳西 斜的时候,又有一个小团队过来了,在我们附近扎营。入夜后,离得更远的山坡上也亮起了数盏营地灯……
这是一个山中难得的不孤单的夜晚,我心想。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