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2496

主题

我在深圳打拼的吐血往事

查看:32478 | 回复:102
发表于 2013-6-19 08:0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野人传说 于 2015-7-4 15:49 编辑

     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上午,我坐在电脑前,心静如水。不象以前总认为上网写字是一件特别神圣的事情,经常是思绪万千,写下来的文字却又惨不忍睹。   
    就在昨天,我家旁边有一个邻居家里出事了,他请的一个帮工从二楼阳台摔下来,当时急救车送到兴山医院也没抢救过来。人的生命真的太脆弱了,刚才还活蹦乱跳,一瞬间就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
     就在今天,在我家住了三年的张老师也搬走了,在给她搬家的间隙我写下了这些无聊的文字。
      说起来张老师也算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贵人,她是2010年来到神农架住到我的客栈.后来她认为住在神农架过几个月日子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于是就把我的房子租下了一间然后在这里长住下来。然后陆续有五家人也被她带过来,预交了租住十年的钱给我。总共约40万元吧。那时这笔钱对我这个孤家寡人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因为我那时盖房身上只有不到20万的现金,盖了两层不到,钱就被我花光了。想去贷款门都没有,谁也不敢把钱贷给一个连婚都没结的光棍汉。
     虽然现在我们这个旅游区的房子升值,我的客栈房子价值三百多万,很多人说我那时房子卖亏了, 要我想办法把房子收回来。我对这些人说:“这样背信弃义的事我可做不出来,如果当初没有他们借给我这笔钱,我那时哪有钱盖房子呢。做人要厚道吧”
     记得2011年夏天,那年夏天很热,来神农架避暑的客人也很多。我客栈请的做饭的阿姨身体不好,老是病倒。我只好求助张老师帮 忙,她二话没说,就穿上围裙上灶了。一气帮我做了半个多月的饭,没有一分钱的报酬,也没有一丝怨言,只有一声我的那声发自内心的感谢。我想许多人那时都不相信,一个和我相隔千山万水,和我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的人,和我相处的这样融洽,有时我感觉我们比亲人还亲。张老师其实只比我大十多岁,所以我那时总是叫她张大姐。那些住在我家里的武汉老人都说她象我的老妈,处处维护着我的利益。
       人的感情有时就这样的奇怪,有时朝夕相处的亲人却感觉那么陌生,有时一个和你毫不相干 局外人却能让你倍感亲切。
       都说三十而立,而我一晃就过了三十岁,和我一样年龄同学和朋友小孩都会打酱油了,而我那时连女朋朋友都没有,我那时寻思,我要想找我的另一半在现实生活中已经非常困难。
        不过我要感谢网络,在2011年的六月我在茫茫网海里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说起来我老婆也算是一个准驴友,她的老家在宜昌三峡库区,我和她认识时,她经常泡在宜昌的一个户外论坛,而我有时也去逛这个论坛,一来二去就在论坛认识了她。凑巧的是,她的表姐在我们这里做导游,然后她在她表姐牵线搭桥下,我们很快见了一面。因为都是奔着结婚去的,所以我们认识只有两个月,我们就结婚了。这也算是过了一把闪婚的瘾。
         当我们结婚时,张老师已经回武汉了。但当她听说我要结婚了,当既从网上银行给我转了两千元作为我的新婚贺礼。     


客栈外观.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1.jpg
7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6-19 09:41 显示全部帖子
户外温情处处有。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6-19 09:44 显示全部帖子
户外是一家   
发表于 2013-6-19 10:5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野人传说 于 2013-6-24 07:34 编辑

         (一)
       家乡的早晨,街上还是一片宁静,而我又坐在电脑前开始我的这些碎片化的回忆。
      
        十多年前一个早晨,我扛着一个大包,象难民一样挤上南下的火车,远赴祖国的南方深圳寻找出路。那时的我身上充满了乡土气息, 对未来还充满希望。但现实是残酷的,也是无情的。因为没有什么谋生的技能,初到深圳,我尝遍了人世间各种苦难。我干过工地,进过黑工厂,跑过业务,也推销过三无产品。那时的我,象一只无头苍蝇到处乱转,寻找属于我自己的归属。因为单纯,我不但被老乡坑过,也被老乡骗过。记得有一次我认识了两个黄冈人,被他们忽悠和他们一起租房,他们在我出门找工作时,把我的东西席卷一空,让我欲哭无泪,那时杀人的心都有。这也让我明白了一句顺口溜说的“老乡,老乡,背后一枪”的真正含义,从那时起我再也不相信那些所谓的老乡了。很多老乡用所谓的老乡的名义招摇撞骗,把老乡的钱骗光,用光。
         记得99年的那年春节,我过的特别凄惨,我身上只有一百元钱了。又不好意思给家里找电话要钱,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找了一栋住满来之祖国大江南北的三无人员的烂尾楼安顿下来。那时的落魄形象和后来网络一度走红的“犀利哥”有的一比,只是那时候只想生存下来,也不顾是否会影响了自己的曾经的光辉形象,那时想只有活下来才是硬道理。
          我住的那间房四面透风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而我自己带了一条黑心棉被子。我依稀记得,99年的春节显得格外寒冷,当外面下着小雨时,雨点会打到我的被子上面,而我冻得象秋风中的落叶一样,缩在被子里左右摇摆。当我在那栋楼里住了几天之后,楼上的补鞋的河南老头无意中说,我住过的那间房前不久曾经死过一个人,还问我怕不怕。我当然害怕了,但我又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身上仅有一点钱只够维持基本生活,一时我也找不到可以容纳我的地方。
       我  也不知道接下来的半个月我是如何捱过来的,因为知道这间房曾经死过人,我只好在旁边小店买了一包蜡烛,晚上点着蜡烛睡觉。晚上稍有风吹草动,我就会被惊醒,然后只好看那些在楼上捡废品大爷那里找来的旧书度过漫漫长夜。我清楚的记得我住的离烂尾楼约一公里是一个即将拆迁的老工业区,那里有几家卖1。5至5元的快餐盒饭。虽然明知道有可能是用地沟油和剩饭剩菜做的,但为了能填饱肚子,也要去吃。我记得上个世纪99年的春节的那个夜晚,我要了一份两元快餐,还有一瓶珠江啤酒,和着眼泪吃了一餐难忘的年夜饭。这让我终生难忘,这也让我明白,在深圳这个弱肉强食的丛林里,我必须变得象狼一样去觅食,去奋斗,去捕获猎物。
      在这间房里熬过了艰难的一个星期之后,我听说现在捡废品也是一个不错的职业,就决心每天早上五点钟起床去大街上捡废品来挣钱维持生活。但是这个工作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当我凌晨四点半骑着一辆破旧的单车大街上捡废品时,却一无所获。问了懂行的人才知道,大街上的废品早就在凌晨两点多钟就被那些人捡走了。看来捡废品改变命运的计划又半途夭折了,只好另想他法。
         大年初五的早上,我一个人在街上闲逛,遇到了一个戴眼镜的山东人在龙城广场卖报纸。我忽然灵机一动,想卖报纸也许是一条不错的出路,干脆我也去卖报纸算了。但我问那个山东人在哪里拿报纸,他死也不说,可能是怕我抢了他的生意吧。 后来我挨着街道一家一家问过去,终于找到了批发报纸的地方。这是广州日报在龙岗设的一个发行公司。都招收的和我一样的盲流在龙岗卖报纸,一份报纸批发六毛钱,卖出一元,能赚四毛。如果一天能卖出一百份,能赚四十元。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份不错收入了。
       找到广州日报龙岗发行站之后,接待我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后来通过深聊,才知他叫刘平山,湖北襄阳人,在老家下岗,通过一个在广州日报工作的亲戚的介绍搞到广州日报在深圳的发行公司当一个小头目,日子也过的比较滋润。老刘的人比较随和,听了我的处境之后,听说我没有身份证,只有一张边防证证明我的身份之后,还是收留了我。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6-19 11:05 显示全部帖子
风飘云依 发表于 2013-6-19 09:41 户外温情处处有。

户外改变了我的命运。
发表于 2013-6-19 16:49 显示全部帖子
朝夕相处的亲人却感觉那么陌生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6-19 19:20 显示全部帖子
chenyima 发表于 2013-6-19 16:49 朝夕相处的亲人却感觉那么陌生

谢谢支持。:handshake
发表于 2013-6-19 21:09 显示全部帖子
写得很好,加油。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6-19 21:31 显示全部帖子
冰雨 发表于 2013-6-19 21:09 写得很好,加油。

有你这个评价,我会继续写下去。
发表于 2013-6-20 00:10 显示全部帖子
野人传说 发表于 2013-6-19 08:03 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上午,我坐在电脑前,心静如水。不象以前总认为上网写字是一件特别神圣的事情,经常是思绪 ... ...

首席点评!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