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0290

主题

疯狂的溪降,是时候该冷静一下了

查看:31467 | 回复:36
发表于 2018-7-30 16:35 显示全部帖子

2018年,728日,宜昌,晴转暴雨。


宜昌因喀斯特地貌和丰富的地表水系,形成了纵多的峡谷支流,是全国甚至全世界著名的溪降圣地。2018728日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引发的山洪袭击了正在挑水河和灵龙峡开展溪降穿越活动的两支队伍,致使三位溪友永远的离开了我们,除驴友山疯外,还包括宜昌地区两名优秀的领队---中华和黑云道。


一夜之间,悲伤的情绪弥漫着整个溪降圈。


溪降,本就是一种高危的极限户外运动。山洪、滑坠、落石、溺水、失温等风险,一旦下降到第一个瀑布之下难有退路的活动特征,以及发生意外后救援难度很大,都使得这项运动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


729日下午的17时左右,救援行动正式结束。随后公安机关会对此次事故展开详细的调查,事故细节要待相关结果出台才可得知。虽然,溪降事故的也就那几点因素,出于对死者、对事实的尊重,我不做讨论。


悲痛之余亦有所思,写下了以下文字,也是这些年玩溪降以来,一直想说却没有说出口的心里话。


我个人算是宜昌地区比较早参加溪降活动的玩家,开始玩这项运动的时候比较幸运,由8264湖北版版主孤岛带我入圈,得到了师傅阎王及大鸟、老C,苹果、盐巴、霸天、胡队、霸王、黑旗、方舟,以及凉水姐,虫虫美女等前辈的技术指导和携带。在短短的一个夏天,从天王寺起步,到上洋、宋家沟、孔雀谷、大溪、壕沟、龙进溪、等干溪等,几乎踏遍当时已知的所有的峡谷。并在那一年,我们探出了今天宜昌最为火热的商业溪降线路小狗子沟,次年又和师兄们开发出红极一时的线路花芭树。回想起那些年,印象最深的是那些老前辈们对安全的重视程度,以及对技术操作细节性的把控。我所受的教导是,为了你和他人的生命安全,不准做任何违规操作,安全装备必须齐全,佩戴和使用必须规范和互检,甚至还有临行的前一夜,不准喝酒等等。如果不按要求来,轻则不能同行,重则会被责骂。其实我也有过不以为然,但现在回想,前辈们提这些要求,是真正在为我好。


然后,我购置了人生的第一套SRT。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无论去哪一条峡谷,哪怕是再简单的溪降线路,也无论我是同行队员,还是技术操作,我都会带上这套装备。尽管99%的时候,这套装备中多余的锁具、上升器、扁带、绳刀、菊绳等东西根本没有派上用场,我还是会带着,为什么?这不是为了炫耀自己技术有多牛逼,而是为了在关键时候,能救自己一命!!!


2012年起,溪降运动骤然升温。得益于溪降运动自身独特的魅力,数届溪降节的推广,英国BBC电视台《孤独星球》节目,以及17年维密《天使之路》等多方宣传,溪降运动这些年发展十分迅速,来宜昌开展溪降活动的不仅限于早期湖北省武汉荆州等地区的队伍,全国其他地区的驴友们也参与其中,甚至还有国外的队伍也慕名前来,参与或从事溪降活动的人员越来越多,这一切都把溪降运动的发展,推向了另一个高度。


然而,我们不能忘记的是,也就是从2012年,溪降事故开始频发。


溪降不是没死过人,最早是2005年在壕沟,溪降先驱者小谭的牺牲(其地段被命名为博冰潭)。之后风平浪静了几年,而从2012年开始,几乎每年都有溪友意外的受伤和离开。但是这一次,一天之内三位溪友的离开,却是史无前例的。


2010年,我第一次以技术领队的身份带着湖南的四位溪友进入上洋溪(现在的三峡奇潭景区),不幸的也是一场山洪的来袭,在惊慌失措之际,湖南溪友“烟枪”因跳潭落点失误,误踩岩石,当场小腿径骨骨折,无法自主行动。说实话,第一次带队就遇到这种的情况,加之当年技术生涩,心里顿时懵逼,不知如何是好。幸而偶遇到另一支队伍,得到了军dao、知猪、小四等大神的出手相助方才化解危机,更在第二天一早,山鹰、老C、苹果、盐巴等人或溯溪而上,或绕山而行的艰苦救援,在经历了36小时后,终脱险境,将受伤溪友送到医院。那一次的经历深深的冲击了我对溪降风险的认知,我生平第一次见识到山洪的巨大威力,第一次经历有同行的溪友重伤难行,也第一次深深感受到“领队”这个称呼所带来的压力。


领队,自有领队的职责。就好像船长,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优先安排乘客,再安排船员,最后安排的,才是自己。此次遇难的技术领队中华、黑云道,都是圈内叫得响的人物。如果说山洪来临时,他们先考虑的是自己,以其技术、经验以及对地形的熟悉,脱险并不困难。但真是这样,也必然会让队伍陷入群死群伤的重大险境之中,这不是一个有担当的领队该行的事。


如果明白这点,我认为7.28事故中,所有同行的队员都欠领队一条命,此话想必并不过份。


但我更想说的是,安全管理机制的缺失和必须按计划开展的行程,才是这次悲剧的根源。


早些年间的溪降活动开展,不管是AA队还是商业队,对天气预报和实地水情极为重视。那个年头,第二天预报只要是有雨,是绝对不会进峡谷的,天气预报无雨时,全队翻山越岭下到沟口,如果发现水情过大,甚至会断然撤退,绝不把自己和同伴置于任何有可能的险情中。在这次事故前一天,宜昌下过一场大暴雨,山体蓄水已满,活动当天一旦有暴雨,山洪必定会比平时来的迅猛的多。当天我正在城区内吃晚饭,看着窗外瞬间变天后雨落如注,经验和户外敏感性告诉我,此时峡谷必有山洪。那时我也曾宽想,这时已经傍晚了,按理各溪降队伍都应该出来了,就算没有出来,大可峡谷中困一夜,明天再出来就是。最终等到的,却是三死一伤的消息,痛心!


在宜昌近年来发生起多次溪降事故后,当地政府相关部门,除了采取堵的办法去限制驴友开展溪降活动,没有任何的预防风险措施出台。宜昌作为全世界著名的“溪降圣地”,一入夏天,必有大批驴友深入峡谷开展探险活动,可活动前,连一个基本的信息报备都没有,这是显而易见的安全机制的缺失。在721日,我受朋友委托帮忙,带了两支队伍20人,到宜昌小狗子沟开展溪降活动,到峡谷时惊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狭窄的峡谷里,密密麻麻挤了不低于8支队伍,人数不低于200人,据观察,其中绝大部分是第一次参加溪降活动的新手。而在在第一个瀑降点,一个小小的水潭就有近50人在等候,甚至不少胆大者,在没有任何安全保护措施的情况下挤向瀑口看热闹,我把嗓子快吼哑了,才让人群后退了一些,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更可怕的时,如果此时变天,山洪忽至,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简直不敢想像。事实上,就在728日事故当天,有一支由红皮组织的技术大伽队伍在小狗子沟开展溪降活动,当时峡谷其他队伍人数至少在100人以上。据悉,傍晚时分,山洪肆虐峡谷的危急时刻,这支队伍救出来60多人,其中还包括背出来好几个孩子,以及救出三男三女反穿进去玩水的游客。真的是运气好啊,如果这队人不在,会不会造成严重的群死群伤事故,我个人认为可能性非常的大。如果,相关管理部门继续麻木,放任自由,对溪降活动不登记,不审核,不调配,未来发生重大安全事故时,只怕是追悔莫及!


著名的登山电影《垂直极限》中,登山家蒙格马利(也有中文译为魏蒙哥)质疑冲顶队的时间安排时问道,这是计划好的攀登时间吗?如果天气有变化,谁来做决定?其实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溪降运动。此次事故还有一个潜在的原因,就是必须按计划开展的行程。说实话,我也能理解很多队伍的心情,试想从异地不远千里赶到宜昌,只能利用周末两天的时间来玩趟溪降,确实不容易。可能会以现在天气很好,不一定会下雨,就算下雨,也不一定会发山洪,下降时多布几条线,加快队伍进度,尽快出沟等等理由来说服自己。可真的进了峡谷才发现,队伍众多人山人海,各个队伍的新手,又极大拖缓了预计进程。可一瀑已下,难以回头,只能硬着头皮前行。待暴雨落下,山洪大作之时,这种种侥幸的心理就会变成难以挽回的不幸结局。



疯狂的溪降,在7.28血与泪的沉痛教训中,是时候该好好的冷静反省了。安全第一警钟长鸣,这并不是喊喊而已的口号。中华、黑云道、山疯,你们一路走好!活着的我们,请珍惜生命!因为,峡谷一直都在,命,真的就只有一条!!!












回帖推荐

柳如烟 发表于17楼  查看完整内容

本帖最后由 柳如烟 于 2018-8-1 08:16 编辑 我是宜昌比较早期玩溪降瀑降的人之一,几年里,我参与的溪降瀑降队伍从没出过事故,因为我们有着严格的规定和制度约束:装备齐全,领队优秀,队员服从指挥。但我也每年看见一条条生命的离去,无以例外的都是装备的问题,或是领队的不合格,或是队员不服从指挥!无一例外! 再次科普夏季峡谷溪降瀑降必备装备:安全帽,救生衣,潜水服(连体或分体衣裤)(至少也得是速干长袖衣裤),安全带,八字,锁,扁带,毛毡鞋(溯溪鞋),防滑手套。 上述装备,缺一不可,缺一不可,缺一不可!峡谷里,溪水低温极寒(摄氏12℃-15℃),没有潜水服极易失温。没有长袖衣裤,极易在峡谷石壁岩石上剐蹭受伤。安全帽,安全带,八字,锁,救生衣等是必须的安全装备。手套,更是上升下降必须使用的基本要件。毛毡鞋(溯溪鞋)的防滑功能,更是峡谷里必须的,可以防止更多的意外伤害。溯溪,其他装备还是必须的,安全装备可以酌情考虑减少安全带、八字、锁的携带。 上周四以来,宜昌市每天都有一场巨大的暴雨侵袭,狂风肆虐,峡谷里溪水绝对会暴涨,山洪更是随时随地爆发!可这些人居然还胆敢冒进峡谷,这不是玩户外,是玩命!领队为了挣钱,胆敢带人进峡谷,就是谋财害命!优秀领队?不知道夏季暴雨天不应该进峡谷?即使进了峡谷,看见水情不对,也应该撤退而不是冒进,这样的基本常识,不该是一个优秀领队所必须的吗?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7-30 21:21 显示全部帖子
希望各个领队组队时,能正确评估队员的能力
发表于 2018-7-30 22:05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写的很详细,户外活动一定要有一个详细的计划
发表于 2018-7-30 22:21 显示全部帖子
户外运动升温,可能很多技术、安全意识不到位的人员也会参与进来,增加了活动风险。
溪降这项高危运动现在确实热得过头了,需要降降温。
7.28事故令人痛心、惋惜,一些事情需要整理反思,避免再次发生不幸。
这项活动的价值还是值得肯定的,靠政府一刀切封禁不是最好的方式。
从目前报道,事故原因不是很清楚,也许以后会了解到一些可能的原因。
领队在溪降活动中承担了绝大部分风险,领队出事,队员确实亏欠了领队。
愿中华、黑云道、山疯一路走好!
1人点评 收起
  • 叶小枫 溪降确实是非常有魅力也具备很高价值的运动。怎么科学、良性的发展这项运动,值得深思。一项户外运动的成熟,可能会有牺牲,但若非技术层面,而是缺少管理而付出这样的代价,实在惨痛! 2018-7-31 19:01
发表于 2018-7-30 22:49 显示全部帖子
叶小枫 发表于 2018-7-30 16:35

2018年,728日,宜昌,晴转暴雨。


宜昌因喀斯特地貌和丰富的地表水系,形成了纵多的峡谷支流,是全国甚至全世界著名的溪降圣地。2018728日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引发的山洪袭击了正在挑水河和灵龙峡开展溪降穿越活动的两支队伍,致使三位溪友永远的离开了我们,除驴友山疯外,还包括宜昌地区两名优秀的领队---中华和黑云道。


一夜之间,悲伤的情绪弥漫着整个溪降圈。


感觉溪降对设备人员天气等要求度很高,一定要做好周全的准备
发表于 2018-7-31 06:50 显示全部帖子
看到这条信息让人有些悲伤同时更能提醒其他驴友们对安全的认知。多多自省吧。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18-7-31 08:52 显示全部帖子
安全第一
发表于 2018-7-31 09:19 显示全部帖子
老是把户外玩成,玩命了,不值当
发表于 2018-7-31 12:05 显示全部帖子
出事之前总是认为怎么会出事呢?去年五一鳌太的云南队伍肯定也没想到会有人去世,没有敬畏的思想意识,大祸临头才知道人是渺小的
发表于 2018-7-31 15:16 显示全部帖子
叶小枫 发表于 2018-7-30 16:35

2018年,728日,宜昌,晴转暴雨。


宜昌因喀斯特地貌和丰富的地表水系,形成了纵多的峡谷支流,是全国甚至全世界著名的溪降圣地。2018728日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引发的山洪袭击了正在挑水河和灵龙峡开展溪降穿越活动的两支队伍,致使三位溪友永远的离开了我们,除驴友山疯外,还包括宜昌地区两名优秀的领队---中华和黑云道。


一夜之间,悲伤的情绪弥漫着整个溪降圈。


沉痛教训,值得生者深思!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