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0669

主题

太原

一份关于走西口的独家记忆

查看:22620 | 回复:101
发表于 2019-10-24 14:17 显示全部帖子


尖尖的牛心山呈倒三角形,有点像日本的富士山,远远地矗立在那,成为我们要抵达的目标。


只要方向是对的,不停下脚步,总是能到达的。


牛心山,因山峰较尖,极似牛心而得名,海拔1604.5米,山体由三棱柱石构成,土层贫瘠,据地质学家考证为死火山,也正因如此,才形成现在这样的锥体形状。




发表于 2019-10-24 14:17 显示全部帖子


牛心山,也曾是右玉的一大风沙口,且山底埋藏着大量的煤矿,但右玉一任又一任的县委书记极力倡导依靠种树来保护生态和土地,经受住财富的诱惑,坚决抵制挖煤,才让我们看到了现在被绿色覆盖的牛心山。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10-24 14:17 显示全部帖子


到达山脚下后,我们这一拨人分成两路,部分爬山至牛心山山顶,另一部分在山脚下休息等待。


山不算高,我们很快到达山顶,山顶有一座新修的寺庙,据说明朝时期为文昌阁和玉皇殿,但仅留下遗址。


登高远眺,总容易心旷神怡。一旁的荆总和老贺热切地聊着他们感兴趣的政治话题,我和麻烦、超越远眺着四周的景,探讨着右玉的绿色生态问题,久不见一同上山的东家和子君。


待看到他们人影后,我们便开始下山,去和其他队友汇合。




发表于 2019-10-24 14:17 显示全部帖子


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多,有过走西口经验的东家和老贺都瞬间深感时间紧迫,牛心山距离今天的终点还有一半多的路程,必须加紧赶路才能抵达。


于是,他俩带队,马不停蹄地往前赶,尽量减少夜路的徒步距离。


队友中,徐锦大哥因爬牛心山时过急,已拉伤膝盖;首次徒步的魏部长脚底磨出水泡;最为年幼的小田似乎也没那么喜欢找虐受……


好在大家都没在这时提出放弃,都在坚持走着,哪怕心里有过念想。


一次次翻沟,穿越树林,跨过荆棘,一点点地坚持着。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10-24 14:17 显示全部帖子


老贺夫妇、超越和东家早已没了踪影,我们便渐渐失去方向感,在遇到岔路口时,开始迷茫,无从选择。


大概的方向应该是往西往北,我便壮着胆子,带大家向北走,先出树林,再翻沟。


但当我在最前面看到有一大群羊时,好像觉得不太对劲,便给东家打电话,沟通彼此的位置。




发表于 2019-10-24 14:17 显示全部帖子


费哥提出应该是继续向西行走,快速走到西边,远远望去,好像有看到东家说的白板房。


越过一座羊圈,正要继续往山坡上走时,被后面的东家给叫住了,并示意我们赶紧翻回,在羊圈前左拐。




发表于 2019-10-24 14:17 显示全部帖子


东家已向路边的老乡问过,左拐翻沟是最近的路。



沿着窄窄的路,下到一个大缓坡,成片的沙棘丛林密布,挡住了过路。



秋日里的沙棘长势最为旺盛,枝杈繁多,金色的沙棘果也遍布其间,每条枝杈都密集地长着尖刺,傲然地姿态,如战士般,保卫着它们丰盛的果实。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10-24 14:17 显示全部帖子


它们应该不喜欢被践踏,当然,谁都不喜欢受到伤害。



这么一想,浑身便充满斗志和力量,好歹和沙棘刺拼一把,不试又怎么知道不行呢。



东家和窟野河拿登山杖和背包压住枝条,我往里钻,钻过一小片沙棘林后,发现四周还全都是沙棘,而前方到底还有多大面积的沙棘,根本看不清,也看不到边。



后面的队友看到开路情况并不乐观,而天色已黑,一致劝解我们放弃探路,原路返回走大道。




发表于 2019-10-24 14:17 显示全部帖子


东家也说,放弃吧,即便我们少数几个人能穿过去,后面的大多数人却很困难,还是返回吧。



天色黑的太快,只不过是转眼功夫,便已完全看不清路况,需要借助头灯和手电筒。



前行,不要停下,即便你不认识路。为你指明路的,不是停止,而是前行。




发表于 2019-10-24 14:17 显示全部帖子


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走过夜路了,大概是有这么多队友陪伴,哪怕天空开始下起雨,似乎也没觉得有那么冷,心里很暖。



就这样,第一天的行程带着些许狼狈却也不乏欢乐地结束了。






勤劳质朴的杨支书及其爱人,热心地招呼大家吃饭、喝酒,笑盈盈地看着大家,热切地像是自家人。


今晚,雨夜,可以美美地睡个好觉了。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