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3174

主题

神农架过去那些事儿

查看:8222 | 回复:41
发表于 2021-1-27 20:24 显示全部帖子
苏丛飞 发表于 2021-1-26 23:46 加油,可惜神农架现在搞的都没人想去那边了

山东崂山表示这都不算事
发表于 2021-1-28 12:3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野人传说 于 2021-2-23 17:29 编辑

                                 灭族惨案(5)                          
     据说,围困田家洞子的清兵砍树砍了三天,把田家洞子附近几百米的树都砍光了,并且把附近农户的木头房子的干木头拆掉引火,并泼上煤油(那时叫洋油),这样点上火,火借风势,一时火光冲天,浓烟直往田家洞子钻。在洞子里躲藏的王家三百多口人男女老幼一时喊爹叫娘,大喊饶命,但为时已晚,大火足足烧了三天三夜,很多人都是被烟熏死的。
    也有人说田家洞子后面其实有出烟口的,不过很小,平时在里面用柴火做饭,炊烟可以排出,但那天的烟确实太大,外面又刮大风,导致浓烟不能排出。可怜王家三百多口人,最后只跑掉一个人,就是王氏兄弟老三,远遁四川,不知所踪。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这里兴起一股古董热,我和一个住在田家洞子附近的同学打着火把进去过一次,想在里面挖点古董卖钱。田家洞子看起来不大,但大洞套小洞,地上到处都是灰烬,地上的泥土也是松软的,也不知被寻宝的人翻过多少遍了。并且泥土里夹杂着很多长短不一的骨头,这应该是被熏死的王家族人的骨头。      
     我和同学往洞里走了100多米,就不敢进去了。有些小洞里还坐卧着一些骨架,看起来阴森恐怖让我们后背发凉,我们也怕受到里面隐藏着野兽的攻击,这时火把也快熄灭,我们马上撤出洞来,这一次寻宝行动就这样匆匆结束。      
     王家灭族惨案一晃时间过去将近百年,随着当地知情人的不断离世,这场没有被正史记载的惨案也会淹没在历史长河之中,很快被世人所遗忘。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 2021-1-28 14:0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野人传说 于 2021-2-23 17:42 编辑

棒老二(土匪)往事(6)   
   人物档案:张家瑞(公元1901年—1951年),号华堂。,湖北神农架木鱼镇人,地主出身,入塾五秋,稍长嗜好玩镜(土枪),呼犬猎兽。(摘自《神农架志》)
     张家瑞是我父亲的舅舅,我应该叫他舅爷。尽管舅爷他们那一辈己是远去的历史人物,但他曾经影响了整个家族的命运,他的亲人有的远走他乡,有的自杀,有的沦为孤儿,有的坐牢。命运各不同,但都是不幸的。             据说,上个世纪1949年,是舅爷人生的巅峰,那时他手下有300多人,步枪200多支,机枪四挺,电台一部,话机七部,在神农架也算是一方霸主,并且那时他还兼任国军兴山县长,一时风头无两。      
     还听说,舅爷的大儿子,我父亲的大表哥,那时在武汉大学读书期间是进步青年,很早就加入了地下党组织。        
     舅爷在神农架大山里周旋的时候,大伯千里迢迢回神农架木鱼坪劝我舅爷交枪投降。但我舅爷官迷心窍,差点要大义灭亲,对苦心劝他投降的大伯开了一枪,子弹从我大伯的头顶飞过。当然可能只是吓唬一下,但也把我大伯吓的够呛。大伯劝降无果,只得远走他乡。这一走,就去了遥远的东北冰城哈尔滨,在那一所大学隐姓埋名教书,一教几十年。现在回首看,大伯是明智的,当初幸亏他跑的远,几乎没有被舅爷牵连。        
    大家知道,1949年的国军,已是江河日下,苟延残喘,灭亡只是时间问题。        
    普通老百姓最怕的是逆时代而行,结局都很悲惨。        
    比如一九一一年去当太监,一九四五年选择去当汉奸,一九四九年参加郭军,现在看是笑谈,在当时却是真实发生过的悲剧。      
     就好比别人都在用手机了,你还坚持用BB机,别人都用智能机了你还用功能机,我说智能机好,你偏说功能机比智能机的信号要好。      
      我舅爷就是在错误的时间加入国军的人,假如当初他听我大伯的话,把武器交了投降解放军,也许历史就要改写了。舅爷却一条道走到了黑,也许他自认为和解放军对抗犯下了太多罪过,已无法回头吧,最后却成了国军在大陆的炮灰。      
       据说,兴山县驻地解放军放出的最后通蝶,劝我舅爷交出武器投降,但我舅爷置若罔闻,继续顽抗。并且还在1949年10月的一天,率部袭击了兴山县湘坪乡政府,打死解放军战士多名,并抢走粮食一万多斤,这样更加惹恼了解放军,加大了围剿力度。最后在解放军联合围剿下,舅爷最后在逃往重庆巫山县时被抓获。最终于1951年12月被决于神农架红花乡,神农架一代枭雄终于落下了帷幕。      
    后来听说,我爷爷有三个弟弟因为跟着舅爷参加郭军,因也都有反革命行为,所以于当年和舅爷一起被镇压。这不得不说,因为舅爷的一意孤行,给他的亲人们带来灭顶之灾。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 2021-1-29 11:51 显示全部帖子
苏丛飞 发表于 2021-1-26 23:46 加油,可惜神农架现在搞的都没人想去那边了

我们这里现在做向导的不超过三个人了,因为没有客人来穿越,就没有收入,其他向导都转行了。胳膊扭不过大腿,国家公园不让驴友进山,我们也没办法。成立国家公园是省府的政策,因神农架是长江三峡的绿色屏障。所以我们的利益根本不值一提了。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 2021-1-31 07:35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1-31 19:52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坐等更新
发表于 2021-2-1 22:39 显示全部帖子
邢台厚朴 发表于 2021-1-31 07:35 支持支持。。。。。。

感谢支持。。。。。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 2021-2-1 22:4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野人传说 于 2021-2-23 17:43 编辑

张家的悲剧(7)      
   我爷爷最初是在舅爷张家瑞家作长工,因身材高大,一表人才,被我奶奶喜欢上了,于是倒插门当了上门女婿,这样就成了张家瑞的妹夫。      
    在那个年代,当上门女婿是被人看不起的。因当上门女婿后本人要改姓,生的儿女二代内要随妻姓,第三代以后才能改回本姓。比如我爷爷本姓周,当上门女婿后就改姓张了,我父亲这一辈跟着姓张,我这一辈才改回周姓。        
   当然,在那个年代,尤其是在神农架这个原始大山里,能娶到老婆就谢天谢地,也就顾不得什么尊严了。        据说爷爷是个老实胆小的人,虽然是张家女婿,只是给分了几十亩田地,自立门户,生儿育女,但并没有跟着舅爷参加国军。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 2021-2-1 22:5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野人传说 于 2021-2-23 17:44 编辑

    (7)爷爷家一共五兄弟,我爷爷是老大,是个农民,是个种田能手,老二是篾匠,老三是石匠,老四是木匠,老五是个泥瓦匠,在当年兵荒马乱的年代,他们几兄弟也都是手艺人,在那个年代也都能过上自食其力的生活。            太爷爷去世的时候,正是六月下大雨的季节,木鱼河的水涨的很大。请人看好的日期必须下葬,又必须把装着太爷的棺木抬过木鱼河去墓地,那时兵荒马乱也请不到人帮忙。没办法,只好五兄弟抬着棺木涉过暴涨的香溪河水,听说河水都已经淹到胸部,那场面真是惊心动魄,九死一生,好在后来五人平安地把棺木抬到了墓地,太爷也在规定的时间顺利下葬。      
    以上故事是听一位堂兄讲的。      
    前年我们周氏家族开会决定为太爷立碑,凡是本地周氏后人每家出份子钱,并出一个劳力。        
   为家族先辈立碑,在我们这里山区老人们来说都是大事。现在我们这里因为发展旅游,老百姓的收入比过去强多了,所以几乎家家户户有钱了都会为先人立碑树传。所以墓碑一家比一家立的宏伟。这都有点光宗耀祖的意思在里面。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 2021-2-3 10:14 显示全部帖子
时势造英雄!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