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3135

主题

西北

走过乌孙,乌孙因我而精彩

查看:49769 | 回复:180
发表于 2011-10-21 12:1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4 08:52 编辑

写在前面的话

   从10年底,我开始研究乌孙线路,11年3月后着手寻找乌孙队伍,才发现乌孙队伍的招聘条件,简直比招公司CEO的条件要高很多,需要的都是像阿童木,奥特曼之类的超级队员,遂萌生自己扯虎皮,树大旗,拉一支队伍的愚蠢想法。
令我十分欣慰的是,队伍经营数月,终于有条虾米上钩:一位为了走乌孙,不惜辞掉10万年薪工作的MM,改变了我光杆司令的现状了。到了8月底,队伍人数还是稳定地维持在2人这个数字上,这让我一度曾有跟温州私营业主一起跑路的决心,但笑靥如花的MM不断地给我打气:“我跟着你都不怕,你怕啥?”是的,这么多年窝囊的生活,也该是我雄起的时候了,我把这种鸡血状态一直维持到出发那天,当时我的信念就像唐僧走出长安城西门时一样,坚定无比。
     

     这支能让人笑掉大牙的乌孙队伍,当时的装备情况如下:

GPS没有 不好意思,一直没有拉到赞助
手台没有 俩人队伍,直接靠吼
向导没有 小户人家,甭想我掏这个钱
地图没有 带了估计也只会用它擦屁股

     与其说乌孙穿越,不如说乌孙裸奔,我们这对狗男女,在乌孙如何翻江倒海,走出天山,且听我慢慢道来。

天堂湖全景


梦幻般的包扎墩


英俊的哈萨克牧民


9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1-10-21 12:2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4 08:49 编辑

924

   昨晚11:30的航班,一直延误到凌晨1:30才登机,抵达伊宁机场已是3:30时分,和小麦一道打车前往和谐宾馆,这是一家名称很时尚、内涵很贫乏的宾馆。卫生间脏兮兮的,有股淫荡的气息…哎,在凌晨4:00你还能抱怨什么呢?我这位被困在窝地堡机场近十三小时的、极度疲惫的折翼天使,一上床就睡熟了

    宾馆设施虽差,但闹钟服务还是很准点,730准时铃声大作,硬生生地把我从梦境中撵回到了现实小麦是明天进山,依然可以懒在温暖的被窝里。瞟了一眼他幸福的睡姿,我顿顿精神便起了身……司机已经在楼下等我们了帮我们把行李撂车上后,领我们去附近的菜场购置了一大包食物,然后隆隆地驶离伊宁,柏油路在广袤的草地中间笔直延伸,车行平稳,时不时地超过100离开了荒诞而浮躁的现代文明,离开了为钱而你争我夺的城市家园,这种逃脱的快感十分奇妙,足以让我靠在车窗上遐思冥想
    过了特克斯,车子转入山地的泥路,摇晃也开始加剧。在这里,我看到亲爱的科克苏河,现在水位很低,但是路上充斥着各种河底的污泥,足以说明河水泛滥时的巨大杀伤力,它日复一日地冲刷着伊犁平原的污秽,吐故纳新。车子开始往坡上爬去,科克苏河也渐渐消失在荒野之中,感觉海拔上升得很快,一路上几乎没过往车辆及骑行的牧民,放眼望去,只看到黄绿混杂的草地和湛蓝的天空。
这位司机姓温,是伊宁人,对户外也有所了解。不知是不是因为我们包了他车的缘故,一路上不停地跟我说话,藉以证明包他的车不光是价格公道,而且还给我们带来一路的快乐,正因为如此,我们把他介绍给了明天进山的小麦。
      下午14:00抵达了琼库什台村,这个自然牧业村在阿克来孜河畔,傍山而建,宛若世外桃源。我们在高山明珠牧家乐,吃了碗新疆拉面后,司机就同我们分手道别,返回城里去。我又要了一碗拉面,不光是为了填肚子,更多是像为自己送行。半小时后,我们开始沿阿克来孜河左岸进山。

    望着远处顺着河床蜿蜒而去的马道及周围郁郁葱葱的树林,心情好到了极点,时不时地抽出相机“咔嚓”几下。包扎墩的梦幻之处就在于一眼能让人看到四季:近处是春意盎然的草地,河边散落着金色的胡杨树,远处是翠绿的树林,尽头是沉思的雪山。沿着树林中明显的马道,我们走了10来里,每一个隆起、高岗、开阔地都会让我产生莫名的渴望,此时美景已经完全绊住了我们的脚步,比我们晚出发半小时的墨水队,已经有队员赶上了我们,与他们一起走了一程。过了一块开阔的草地后,已是下午20:00左右,离2850M小木屋还有4、5公里路程,他们选择了下到河边扎营,而我们不想损失高度去扎营,就继续往前走,这一走,后面全是乱石坡,只好咬牙摸黑翻完乱石坡,21:30左右抵达2690M的小木屋住下。

去特克斯的路上,在车子上拍的。



看到了八卦城,绕过这座山就是特克斯了

2人点评 收起
  • 自有自在 真不错 2011-11-5 10:15
  • 冬虫夏草在路上 呵呵,原来跟小麦是同期乌孙毕业生啊,文笔我很欣赏,赞一个。慢慢看。 2011-10-31 12:44
发表于 2011-10-21 12:5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4 08:42 编辑

第一次见到亲爱的科克苏河


拍得没有一点新意,将就着看吧


宁静的琼库什台村

发表于 2011-10-21 13:0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4 08:58 编辑

   

在亚克来孜河谷行走,确实是一种享受



亚克来孜河谷边的牧场


在牧场中间的马道上行走


     晚上的事情也不得不说,虽没有预期抵达2850M,但有2690M小木屋同样让人满意。当晚睡下不久,就开始起风,把窗户上塑料布刮得嗖嗖直响,一直让我以为外面有头野兽在捣鼓,也不敢出去,只用灯光朝窗外打了几下,希望它能知难而退。不久我才明白了是风声作怪,然而接着下起了雪子,打在屋顶上沙沙的声音,又让我睡意全无,接下来的电闪雷鸣更是让我胆战心惊了好一阵。当我忆起书本上对天山自然现象的描述,才泰然睡去。

发表于 2011-10-21 13:2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4 14:00 编辑

亚克来孜河谷,清澈的河水


行走在魅力无边的阿克来孜河谷



同样的回眸,不一样的风景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1-10-21 13:2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4 09:04 编辑

9月25日
    当蜷曲的身体从睡袋中钻出来时,已是上午8:00多了。推开木门,草地上一层厚厚的雪子戏谑地跃入眼帘,晨曦已经把雪山的顶部涂成了金黄色,空气中有一股泥土和马屎味,这就是我解读到的天山清晨的原稿。
    烧水、做饭、打包用去了我们2小时50分钟的宝贵时间,这让我有些抓狂。离开了昨晚为我们挡风避雨的小木屋,不久就看到了一座木桥,据说是通向一处性感妖冶的牧场,我们不为所动,继续沿左岸往前,在上游200米处的木桥过了河。翻上一个50米高的台地,见到了乌孙线路上的标志性建筑—2850M小木屋。我做的第一件事:校正了海拔表的高度,这个英明的举措,为我们以后的行程提供了很有建设性的参考数据。例行公事般的拍照留念后,继续朝包扎墩逼进。
    翻过一个草坡后是一块平整的草地,我们在草地上煮了两杯咖啡,吃了些涂满奶酷的馕,又在太阳下睡了会午觉。奢侈的午餐耗去了我们1个多小时,这直接导致了后面达坂顶遭遇大雾恐吓性的围困。墨水队已经有人赶上了我们,吆喝着打了声招呼,赶紧收拾家当上路。一路走得欢快,不知不觉地已经越过上了雪线,又把墨水队的队员变成了山下的小黑点。快过达坂顶前的那一段比较危险,走得格外小心,此时如果脚下打滑的话,乌孙估计就提前玩完了。
    到达坂顶时已经19:30了,此时山顶突然刮起大风,远处一股幽灵般的大雾遮天蔽日地罩过来,能见度一下降到10米左右,见此阵势,心中有点胆怯,不敢在顶上逗留,恐生意外。下到避风的石头后面御下背包,准备去接应后面的队员时,发现她已经摇摇晃晃地摸过来了。
    一溜烟地往下撤,即使天黑了也坚定不移。队友的头灯坏了,我只好在前面走两步,再回头照着她走两步,硬是生生地下到了3200M的小木屋,已经是晚上21:30分了。嘿嘿!又住进了幸福的小木屋,看来上帝一直在眷顾我们,阿门。

    这是我在过了桥以后拍的照片,其实这二座桥,相隔不到200米,红色圈中的木桥,是通往另一处性感妖冶的牧场,上游的木桥才是通往包扎墩达坂的木桥。

2850M木屋,已经成为乌孙的标志性建筑,这是2850M木屋旁的大石头。就住宿条件而言,不及2690M的木屋。


风生水起的包扎墩达坂


1人点评 收起
  • 冬虫夏草在路上 哈哈,我为了视图,也在狼C喀拉莫依纳克达坂前的一块避风大石头处,拍了一张。看来彼此有共同的喜好,不错,希望能交友切磋。534146534 2011-10-31 13:38
发表于 2011-10-21 13:2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4 09:05 编辑


前往包扎墩的路上


大雾笼罩下的包扎墩达坂顶


翻过包扎墩达坂顶后的短暂休息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1-10-21 13:2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4 09:11 编辑

9月26日
    早上7:00我独自起来,本想早点生火做饭,因为天黑找不到水,只好作罢。拿着小 dao在木屋上刻下了几个蹩脚的汉字。挨到天亮,才发现小木屋座北朝南,前方场景开阔,一览无余;后枕高大巍峨的包扎墩,挡住了冬季凛冽的寒风,实属风水宝地。
    第一天的恶习仍在延续,磨噌到11:00才动身下山。一路下来,路边间或会出现烟囱冒烟的舒适木屋,有牧民在木屋前悠闲地走来走去,真想进去坐坐,喝杯马奶茶,吃个香味十足的馕,但是我们这二个愚蠢的家伙还是直奔前方。下午14:35左右,我们在2285M的一颗大树下停了下来,把潮气十足的睡袋抖出来晒晒,准备再烧点水休息会儿。然而天上掉下的一个大馅饼砸中了我们,维族护林员阿满江牵着二匹马与我们不期遇上,并愿意驭我们过科克苏河,最后以500元的价格拍板成交。就这样,我们改变了前进的路线,不下到科克苏河边的小木屋,而是改乘马走山腰横切线路。直奔阿满江家门前的河滩。
    这样的好处,我们可以少走10多公里山路往返去溜索点,直接在下游阿满江家口前渡过了科克苏河,足足为我们省下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17:00时分,我们已经在科克苏河对岸了,额外付出的代价是我的手机与一瓶伊犁特曲掉河里了,同时我的背包在过河大半进水。只好在岸边重新晒包,那时的太阳还是很给力,不足1个小时,衣物都晒干了。那就重新出发吧,沿着科克苏河左岸往下游走,汹涌壮阔的科克苏河像白色的玉带,沿着山谷奔腾直下,发出难以形容的隆隆声。这是一段在丛林中行进的路线,我们就像回到了最适宜的环境,走得如鱼得水,把一切迷茫与无聊统统地抛到了身后。
    19:30我们在河对岸看到了标志性建筑——小木屋,它见证了穿越乌孙一拔又一拔的驴友。再见了小木屋,我们动力强劲的双脚依然迈着前进的脚步。20:00提前在一块大草地中间扎下了营,这与队友的头灯罢工不无关系。

晨曦中的3200M小木屋,一块真正的风水宝地


从3200M木屋出发,下山途中,


行走中,接近科克苏河时,马道已经被挤到山腰位置了

发表于 2011-10-21 13:2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4 09:17 编辑

在好客的哈萨克牧民,用马奶茶招待我们


下山途中的美丽风景


终于见到了玉带般的科克苏河

     说说这里的二条线路(网上也一直在争论),一是直接下到科克苏河边,经过河边的小木屋。二是横切山腰的线路,缓缓地下到科克苏河边。从维族护林员阿满江口中的答复,走横切山腰线路,更经济,更能节省体力。但是横切线路有近10里的路程,中途无法扎营,必需一口气下到河边才能扎营。

    所以来说,如果时间允许,走横切山腰马道。如果时间已晚,那可以下到河边木屋扎营,次日再沿河而上。


发表于 2011-10-21 13:2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4 09:21 编辑

     维族护林员阿满江,帮助我们渡过科克苏河,省却溜索之苦。阿满江毕业于铁道部林学院(昌吉),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他家就在科克苏河边,对家门口这段河床了如指掌,知道高低深浅。这也是他唯一敢骑马过河的地方。其它河段,他同样不敢骑马过河。


过河后,往科克苏河下游行走


继续往下游行走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