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2829

主题

西南

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无人区

查看:321948 | 回复:676
发表于 2008-4-21 12:05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2007年4月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Yarlung Tsangpo Grand Canyon)无人区

实际穿越路线
actual_route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GPS轨迹略图
gps_rough.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实际穿越日程
2007年3月31日——派乡转运站(Pe)
2007年4月1日——直白村(Tripe)
2007年4月3日——加拉村(Gyala)
2007年4月9日——白马狗熊(Pemako Chung)
2007年4月15日——西兴拉山脚(foot of Sechen La)
2007年4月19日——藏布巴东瀑布(Tsangpo Fall)
2007年4月22日——八玉(Payi,实际上是八玉下面的Aduyutse)
2007年4月24日——扎曲(Tsachu)
2007年4月25日——排龙(Pelung)

注:其中从加拉村到扎曲一段为无人区,有22天


穿越途中看点
雅鲁藏布大峡谷(Yarlung Tsangpo Grand Canyon)
藏布巴东(Tsangpo Fall)
南迦巴瓦(Namcha Barwa)
加拉白垒(Gyala Peri)
白马狗熊(Pemako Chung)


摄影器材
DSLR:D70 + Nikkor AF-S 18-200 VR F3.5-5.6 + 电池5块 + CF卡5GB
SLR:F80 + Nikkor AF 18-35 F3.5-4.5 + 电池3对
脚架:Slik Sprint


此行有幸成为
目前为止总人数最少的成功穿越,8人
中国第一次以纯私人目的民间自费的成功穿越
穿越过程中第一次在最急70度的雪坡上横切西兴拉
第一次从瀑布下方的岩石上拍摄到藏布巴东2号瀑布


个人想把从直白村到排龙的峡谷穿越的几个阶段分成5个难度

难度最高级:横切西兴拉,上下藏布巴东瀑布
说明:我们是斜着向下横切西兴拉的,即使到了最后阶段没有积雪仍然算是最困难的一类,更不用说有雪的地方。不过如果带了冰抓和冰镐,说不定倒愿意在大冬天横切。至于去看瀑布,路不是最难走的,但是行程长,海拔差距大,一路上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补充水源,综合来看算最困难的。

第二难度:从白马狗熊到西兴拉
解释:我们从白马狗熊后面第三天开始使用绳子搭路,一直用到看完瀑布。白马狗熊之后三天有个地方居然需要在没什么东西抓的峭壁上跳一下,下面50米就是可爱的雅鲁藏布江。在西兴拉阶段,峭壁上依靠手抓灌木横切和下降是常事。

第三难度:从加拉村到白马狗熊
解释:记得离开加拉村后的第2天开始有70度向下的泥坡,抓树枝下。第3-4天,需要在峭壁上像壁虎一样爬升和横切。脚踩悬崖上突出的草堆,手抓草根。

第四难度:从瀑布上面的错代经过八玉到扎曲
解释:这一带以前是有村庄的,路还没有完全消失,所以很简单,可惜还是不能走马。扎曲下面过江之前有一个山要翻,比较难,3个小时上下,直线前进只有300米。这段路总的来说景色也不错,唯一不好就是蚂蟥多了点。

最轻松难度:从扎曲到排龙一段,从直白到加拉一段,如果要比较墨脱,那只好放这里
解释:背夫兄弟的原话是“去墨脱的路连马都能走!”。从直白到加拉的路也能走马。从扎曲到排龙虽然不能走马,也是有人烟的地方,路况非常之好!我和队友花雕都走到笑出来,这真的是用脚走路了!如果算行走的直线距离,从扎曲到排龙我们大半天走的距离,跟之前20来天走的总距离差不多!


其它
大峡谷是东喜马拉雅地区行程的一部分。从2007年3月底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的探险开始,完成后,5月初从樟木(Zham)口岸进入尼泊尔,首先徒步尼泊尔的Sagarmatha国家公园,然后在博卡拉(Pohkara)和加德满都(Kathmandu)腐败。之后回西藏,绕道珠峰北坡大本营(Chomolangma BC),再回拉萨休息。接下来租车走藏北大环线,最北到达了可可西里保护区边上的双湖特别行政区,总共耗时83天。最初计划再次回到雅鲁藏布大峡谷走墨脱方向,接着从滇藏线去梅里转山,然后从泸沽湖徒步到亚丁回四川,最后走川藏北线回成都。然而藏北的旅途还没有完全结束,就不得不因家中发生急事提前返回,墨脱地区以后的行程遗憾未能成行。

雅鲁藏布大峡谷之外的照片请看另一个贴:东喜马拉雅83天
http://bbs.8264.com/viewthread.php?tid=72480


相关词典
白马狗熊(Pemako Chung):这个名字是从藏语发音翻译过来的,可能曾经引起过很多人误解。熊(Chung),寺庙的意思。白马狗(Pemako),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地区的名字,叫成“派马口”也一样。这个地区向南包括南迦巴瓦峰(Namcha Barwa),向北包括加拉白垒(Gyala Peri),向西包括派乡转运站(Pe)和直白村(Tripe),向东包括西兴拉山区。不包括墨脱(Metok),扎曲(Tsachu),雅鲁藏布大拐弯等等出名的地方。Pemako Chung联起来应该就是“派马口寺”,是一座有800年左右历史的古寺庙,现在已经只剩下废墟遗址。这个寺庙遗址坐落于Pemako地区的核心位置,在一个有8座山峰所环绕小台地上,雅鲁藏布江边还有200米左右的垂直高度。当地人也叫“白马狗熊”为“小墨脱”,“墨脱”就是藏语“花”的意思。


For enquiries and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hichoslew at hotmail dot com
Copyright Hichos Lew. All rights reserved.

Hichos Lew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若有询问或需更多信息,请联系Hichos

[ 本帖最后由 hichoslew 于 2008-10-4 15:10 编辑 ]
2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9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08-4-21 12:07 显示全部帖子
2007年3月29日 阳光灿烂

重庆 出发

乘坐新开通的成渝高速列车到达成都火车西站,中午发车,到达时间比我预计的晚了半个钟头,不明不白地就被拉到西站。75升和35升两个背包放在行李架上,很多带子都垂下来,乘务员想自己把这些带子弄上去,于是一个可爱的小白积极到不行,过来帮忙。不知道是做什么工作的,中文相当不错。

一路上背两个大包,一前一后,把自己夹在中间当夹心饼干,稍微比较吸引眼球。可惜重了点,腿比较累,只能说服自己把这个当成大峡谷之前的锻炼。接车的大叔早就在那里等候,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我的尊姓大名。看到我绑在包侧面的徒步手杖,他问了一个很高深的问题让我不知所措,“打高尔夫啊?”。“爬山”,当然要礼貌。我充分理解两个不管身躯还是大脑都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是很难沟通的,解释多了也是白费力气。去酒店,一路无话找话。还好,住的地方在很市中心的地方,不用担心未来一天的交通问题,也不用担心花雕需要花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找到。

本来准备等花雕吃晚饭,7点过了还没等到到达机场的消息,只能先医疗自己消化系统。饭后散步的工作还没有完成,花雕就已经坐在酒店大堂等我了,效率不错。终于见到这位在往后一个月里面同甘共苦的,也是唯一的外来人队友。第一印象,外表比想象的老,心态比想象的年轻。初次见面,聊天聊户外到半夜,然后将就挤在一张床上睡了,那张床至少比以后要住的帐篷大一些。
3人点评 收起
  • y6we速度感 好活动,好游记, 2014-11-27 20:03
  • 川西朝雪 “身体和心灵都生活在不同地方的人无法做太多的交流”——这句很给力! 2014-5-13 06:20
  • 出门一双鞋 有点不明白的是,本身穿越此线路是了不起的事,但是为什么要表明那么多的第一,人数最少?不见得吧,有单人无向导穿越的,掉下2000多米死里逃生的,并且是很早很早的时候,此人现在还在四川户外界很活跃。 2013-3-22 11:44
发表于 2008-4-21 12:08 显示全部帖子
2007年3月30日 多云闷热

成都 添补装备粮食

之前途经成都二三十次,但是竟然什么地方都找不到,足以让自己小吃一惊。问路坐车到武侯祠,找到三四间户外店。自己添补了一个抓绒睡袋,一对雪套,加起来不到一百块钱。两件东西到后来都还起了很大的作用,特别是那条抓绒睡袋,睡在峡谷里后半夜的时候那个冷啊,帐篷还通常都是湿漉漉的。

武侯祠逛完还意犹未尽,又搭出租车到跳伞塔,户外店也不算多,就五六间店,大部分还比较小。没看到什么特别值得买的,准备找净化水的药片,没有,找净水器,有,跟我在新加坡找到的一样,价格也一样,1000大洋,放弃。回头问到一家店,终于解释了我心中的疑惑,为啥买不到净水药片,回答如下。西部的水资源好啥,到处都有雪山融水,我们用不到净化药片。难道成都玩户外的只去雪线以下一千米海拔以上的地方,huh?幸好回国之前从户外水资源恶劣的热带买了一些同样水资源恶劣的爱尔兰生产的药片。

之后的程序是继续采购。花雕同学又买了一件排汗内衣和一双长袜子,还怂恿我也买了一双。两个多月以后,终于不忍心看着买了的袜子从来没有穿过,穿到藏北臭死了一屋子的人,还没回到拉萨就扔掉。开逛相机店和超市。花雕添了一个CPL,我企图帮他找Lowepro的chest harness未果,连成一排的n家摄影器材店竟然没有一家卖Lowepro的配件,晕!

超市买吃的东西就多了,其中在最后关头起到重要作用的就是我们的“战略储备”。主要清单如下,果珍,芝麻糊,麦片,奶粉,Snicker巧克力棒(战略储备),30块压缩饼干。大白兔奶糖,个人物品加了一个不锈钢饭盒,也是后来每天都要用到的必需品。当时还不敢确认飞机到林芝以后路线是怎么样的,搬运物品是否方便,所以不敢买太多,大概按着两个人的量买的,尽管后来发现完全不够。

似乎该买的能买的都买了,明天可以飞了。
发表于 2008-4-21 12:08 显示全部帖子
2007年3月31日 高原阳光 干爽 冷热宜人

米林 派乡转运站 进藏

清晨五点多钟起床,昨天说好的汽车司机竟然没出现,What the ******* 官僚作风!怕误飞机不敢等,只能自己出钱打车去机场。花雕同学是个好同志,过安检的时候光顾着拿公用物品,却差点把自己的背包送给机场做纪念了。

两个小时左右飞到林芝密林机场,第三次进藏。一走出机舱门,好爽!就是这种又干又冷的空气,让我在短短几秒钟时间内亢奋到快发抖,exactly my type, my style, my favorite!太阳照在身上一点温度都没有,鼻尖冷冷的,大脑皮层无比清醒。

领托运包袱的时候第一次被郁闷到,背包没上背包罩,从传送带上出来的模样惨不忍睹,都不想认领它。花雕同学教育我没在国内托运东西的经验,想想好象的确是。在连那些廉价航空都知道背包要用一个专门的塑料盒子装起来再托运的时代,Air China还这个德行。

不管怎么说,心情是良好的,虽然困难是一个接一个的。出了候机大厅,我们找不到直接搭去派乡的车。左右徘徊之际,看到一辆重庆牌号的皮卡,于是冲过去准备搭讪并搭车,开车的大哥原来不是重庆的。后来还经常发现西藏的人开着重庆牌照的车乱逛。大哥大姐是要到林芝八一镇的,不过要先去米林那边的工地看一看。Alright,先到有公共交通的地方再说。往米林西边正在修路的工地兜了一圈儿,费了一些时间,倒是司机大哥送的矿泉水塑料瓶最后竟然陪我穿过大峡谷,一直走到了排龙才被残忍抛弃。后来才知道我们去米林县城瞎逛的时候,从八一镇到派乡转运站的班车正好经过。

在米林县城跟好心的大哥大姐告别,决定自己找车,好歹这里至不济可以包车。还好,不久就谈好了一辆长安新星,260块大洋送到派乡转运站。这时候才知道,转运站是转运站,“派”是转运站之前两公里一个村庄,还好司机大叔没耍我们。在县城吃了8块钱的饺子,味道不错,当然是跟后面的伙食相比。司机大叔的午饭我们也顺便招待了。还补充了物资,高帮军胶鞋,以及绳子50米。考虑到本地向导他们不可能用上升器和8字环这种玩意儿,我们也都没有带,而且绳子也没有专门去买,也算是节省了一笔开支。

路途上颠簸得厉害,大概从密林县城到派乡转运站走了一半的路程,转过一个弯眼前突然一亮,南迦巴瓦!一定就是它了,毫无疑问。第一眼看见的南迦巴瓦,山如其名,一把刺向天空的利剑。当时犹豫了一下没有及时让司机师傅停车,再一次看见的南迦巴瓦虽然更近了,却因角度改变再没有那么磅礴的气势,遗憾之一。相机终于可以开工。

出发之前曾经怀疑过长安之星这种小面包怎么能开到派乡转运站,后来事实证明确实可以,而且更后来从樟木过海关后去尼泊尔关口Kodari的山路也证明了长安之星果然是性价比高的好东东,适合中国国情!在转运站毫不费力找到渝州宾馆,之前说好的另一个人还没有到,打电话说要坐第二天的班车到,等吧。顺便补充了绑腿,一个5块钱的塑料墨镜。没事到派乡转运站下面的河边逛逛,爬爬转运站后面的小山,感觉还不错,就是风大了点,还有蚊子太多且不长眼睛,会直接撞到身上任何冒着热气的开口里,包括鼻子,嘴巴和耳朵。



新建成的林芝米林机场
DSC_7918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米林县城所见到的雪山
DSC_7922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从米林县城经林芝机场去派乡转运站的路上
DSC_7923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接近派乡,接近南迦巴瓦
DSC_7924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傍晚的派乡转运站
DSC_7927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 本帖最后由 hichoslew 于 2008-5-9 21:58 编辑 ]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08-4-21 12:09 显示全部帖子
2007年4月1日 阳光 少云

派乡转运站 直白村 愚人节

早上心情不错,晨光,雪山,雅鲁藏布江,除了个头超级大,黑乎乎一团,围着脑袋瞎转的蚊子。午饭刚过,渝州饭店冲进来一个黑黝黝的藏族人,摸着凳子就坐下,全身看起来都比较脏,粗糙的手指一看就是经常在野外活动的。渝州饭店的王老板跟他说了半天话以后,我终于意识到,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西饶。我脑袋还是有些没转过弯来,不是要等我们的人到齐了才决定怎么请向导和背夫?怎么他自己就找上门来了?原来发自好心的王老板昨天就已经打电话给西饶,让他从尼丁村到转运站来谈生意。

简单来说,午饭过后我们等来了预计中最坏的情况,那就是探险队的队员只有我和花雕两人。事后想起来,那天正好是愚人节,有意思。细节不想再提,总之在联系队员这件事情上,我作为整个穿越计划的发起人和组织者,所信非人,弄得曲曲折折,要负上很大一部分责任。幸好,这种最坏的情况毕竟也在预计中。情况一旦确定,当机立断,我和花雕两人马上找西饶谈合作细节。十五分钟的谈判,deal,然后决定当天就进军直白村。

终于等到西饶叫来他家的拖拉机,150大洋把我们和物品全部送到直白村。花雕趁这工夫,临时又在转运站的小店里补充了20包榨菜, 4个肥肉罐头,尽管当时就知道这点量完全不够的,但是带多了也背不动,只能作为改善伙食点缀。那样的肥肉罐头换了平时,恐怕绝大部分的住在城市里的人都不大吃得下,不过再过几天,我就会非常高兴的去添吃剩的罐头。我们的物资和装备堆满了拖拉机后面1/3的面积,还是相当可观。

没有多久,西饶把我们拖进了他在尼丁村的家,就再从转运站到直白村的路边上。感觉西饶家里条件挺不错的,至少比我想象的好,可能是因为他来派乡转运站穿的衣服。后来从老砖的游记看到西饶盖房子曾经欠了2万的贷款,不知道那个时候是不是已经还完。西饶的儿子在家里,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他的这个二儿子桑金尼玛也会跟我们一起走,当然那时候也不知道名字。品尝热腾腾的酥油茶之余,我们见识了西饶的工具,也是我们在未来20多天里面最依赖的东西,一把门巴刀,一把藏刀,以及一把质量很好的冰镐,据说是尼泊尔人送给西饶的。

西饶邀请我们住他家里,在我们的坚持下还是送我们去直白村,因为我们想看南迦巴瓦。在离直白村还有5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木头搭建的观景台,前面已经停了好几辆打着中国国家地理摄影团旗号的丰田4500越野车。南迦巴瓦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难见到,这是我的第一反应,从到达派乡转运站以来似乎一直都能见到这座雪山,这些坐着4WD进来的,不是想拍就拍到了。没想到从第二天开始果然就是连着几天看不到南迦巴瓦。

过了观景台要下一个很长的坡,全是Z形的盘山路线,路过了咯嘎村和一个温泉。到了直白村却差点找不到住的地方,只有一个很当道的小房子打着招待所的招牌,有两间屋子,却没有人,另外一个看起来更像招待所的房子还没有完工。终于等到有人来招呼我们,先住下再说。这里完全看不到做生意的,跟派乡转运站形成鲜明对比。两间屋子其中一间其实是小店,平时没什么人都不开门。另外一间屋里有10来张床,只有我和花雕两人住,物资就凌乱的堆的到处都是。西饶竟然都已经准备好了一些糌粑也堆放在这里。



派乡转运站所在雅鲁藏布江边的晨光
DSC_7929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经幡与雪山
147661_120867950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派乡转运站街景
DSC_7940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南迦巴瓦与戈嘎村全景(RDP3反转)
FCS_0008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夕阳下的峡谷入口(RDP3反转)
FCS_0010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 本帖最后由 hichoslew 于 2008-5-9 22:04 编辑 ]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08-4-21 12:09 显示全部帖子
2007年4月2日 多云 小雨

直白村 愚人节还没结束

接下来这一天就在直白村溜达,西饶也没联系上,没人接电话,后来知道那个看似手机号码的实际上是一个固定电话号码,学到新知识了。

上午企图下到江边,却没到到路,只好往峡谷里面的方向散步。直白村面积很大,有的房子稀稀拉拉散开到很远。整整一天都没有见到南迦巴瓦的身影,虽然我们就在山脚下。

晚饭的时候才知道店老板的幽默。“我们住两个晚上,吃5顿饭,一共多少钱?”老板深思了一小会儿“给300行了”“之前说好住宿每人每晚20,两人两晚一共80,吃饭要220?”“……就给300吧”“吃饭220,每个人110,有5顿,每顿饭多少钱?”“……就300行了”“我们吃5顿的话,每顿怎么算?”“220嘛,一共300好了”继续几个回合以后,问“如果只吃4顿怎么算?明天不吃早饭了”“……还是300嘛”“今天晚上不住了,我们搭帐篷……”“反正300就行了……”再跟他讲下去已经失去任何意义。花雕转身就走,让我第二天去跟老板结账。这老板,后来据阿旺说,是他的老婆的老爹,直白村的退休村干部。这天晚上也是最后一次使用我带的头灯,第二天莫名其妙的发现失踪了。

之前店老板还给我们complain,说是十几天前有个北京的开面包车进来在他这里住,结果走的时候把一个柜子搬走了,很没道德。要是我也开车进来,说不定也要搬走一个,就想帮他扔河里而已。。。



直白村开满了漫山遍野的桃花
DSC_7971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雨后直白村一角(RDP3反转)
FCS_0014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雨后春露
DSC_7980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独树成林(RDP3反转)
FCS_0015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明天要走的路
DSC_8009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DSC_8015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 本帖最后由 hichoslew 于 2008-5-9 22:08 编辑 ]
4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08-4-21 12:10 显示全部帖子
2007年4月3日 第一天 小雨阵阵

直白 加拉 亢奋

早上9点不到,人终于一拨一拨的来了,西饶最后出现,问了一下,原来都是从各自的村子走路过来的。见过的有西饶,西饶的儿子桑金尼玛,前天刚到直白村时送糌粑来的柏玛。另外几个第一次见到,有咯嘎村的乔列,尼丁村的仁泽次仁,还有派乡转运站的阿旺久美。柏玛给我的第一感觉是有印度血统,后来阿旺却说柏玛有汉人血统。乔列第一印象就是忠厚老实型,面庞上的皱纹比西饶的更深,不怎么爱说话,很低调。仁泽次仁看起来是最年轻的,长得帅气。阿旺没什么特别的印象,不过最喜欢和我们说话,他在日喀则当兵呆了4年,跟汉人最熟。乔列牵来了一匹马,驮运的是我们8个人一个月所需的粮食的一半左右。

没有国家队可以享用纳税人金钱的特权,最实际的饮食就是跟着西饶他们吃糌粑喝清茶,只是最初没想到还要吃风干的生猪肉。考虑到我们才2个人而他们有6个,况且通常情况下我们肯定吃的没有他们多,所以西饶让我们跟着他们吃就行了,没有额外付钱。当然我们已经准备的一些粮食也自动变成公共物资,不能当主食,至少可以调节一下胃口。

花雕和阿旺聊了一会儿,悄悄告诉我一个惊人消息,他们全部是亲戚关系,我们心里都有些打鼓,特别是在经历了昨天晚上的黑店事件以后,我们身上毕竟带了n多现金。2对6?还是2家犬对6藏獒?藏族和汉族的思维方式确实不一样,以后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从早上8点到9点多的一个半钟头内,黑店老板继续发挥强项。在他那儿租马的价格从最初80大洋每匹上涨到200,还要加上马匹管理费用,够聪明,够灵活,够狠。如果不能找到马匹托运一个月所需的大量物资,那么从直白村到加拉村,西饶说要2天。多走一天,算工钱就多出一天,我们的支出不是更大?幸好没有多久,终于搞定了最低限度的2匹马。一匹是乔列带来的,一匹是西饶在直白村的一个朋友那里借的。西饶的这个朋友有点意思,那个人虽然感觉已经神志不大清醒,但看得出来本性善良,对我们这样第一次见面的外来人也很热情,那匹马只要50块钱。大峡谷入口这边距离已经商业化的城镇还比较远,藏族还没有习惯像汉人一样的经济观念,不是很愿意直接像做生意一样讨价还价,所以经常就扔一句“看着给吧”。看着给,像我和花雕这样大老远跑来的当然不熟悉行情也看不出来,只能让他们报一个数。对于黑店老板,估计这样的说法不过是个形式和习惯而已。后来在峡谷里问乔列那匹马给多少合适,他也说看着给吧。花雕给了100块钱,大家都很高兴。其实就算200块钱一匹马,跟这次探险的总支出相比,也只算毛皮,只不过那位退休村干部的生意经算得实在太好,不敢跟他打交道。

总的来说,整天行程都比较亢奋。这一天我和花雕两人的负重和后面每天一样,大约10公斤,因为有马匹,他们6人的负担要轻很多。从直白村到加拉村,据说有30多公里,后来我估算似乎只有20多公里。

一路上风景相当不错的,越靠近加拉村的路段越让我迷恋。从直白出发没有多久就可以正面看到雅鲁藏布将流入大峡谷以后的第一个拐弯,几乎有180度。前面一段主要是山壁上的羊肠小道,地面大多是大大小小的石头铺成的,这种地面穿徒步鞋相当适合。然后相当长一段都是比较平坦的地方,有树林,有草甸,有河滩。这第一天我和花雕俩的精力超级旺盛,路上经常绕来绕去走岔路,就是为了去拍点什么。从直白到加拉1/4-1/3的地方还有一户人家,可以在那里吃饭。前一半路程一直可以时不时看到江对岸的山上有经幡和居住的痕迹。行程大概到2/3地方的时候,有一山坳的风特别大,那里插满了经幡,还有一个水力推动的转经筒。在那之后就是在山壁上开凿的一条路,跟墨脱那边的老虎嘴很像。进老虎嘴之前的一段山坡在往下滚石子。到加拉村之前有一段比较长的爬坡,感觉有些累,很久没有练习。爬完坡之后经过的两片树林,都让我有盖个房子就在那里住下来的想法。这一整天,按照花雕的说法,就像在公园里散步。

终于看到了加拉村。早上还能稍微看到阳光的天气,越来越不给面子,到达加拉村的时候已经算是中雨。他们商量了半天才决定在柏玛的哥哥家里住下,真不知道为什么需要商量那么久。快到加拉村的时候,花雕给我说小腿还是有点累,我则感觉脚有点累,毕竟很久没这样走了,而且穿的是已经失去弹性马上就扔的一双袜子。没关系,很快会适应的,这是最轻松的一天。



直白村,出发前最后准备
DSC_8034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西饶说进峡谷的第一个大拐弯到了
DSC_8036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雅鲁藏布大峡谷第一湾(RDP3反转)
FCS_0018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直白到加拉,途经野猪林(RDP3反转)
FCS_0019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刚吃完午饭立刻欣赏到林芝地区典型风光(D70 RAW)
DSC_8046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第一天犹如公园散步
DSC_8049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天气时好时坏
DSC_8058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路见到三个以上这样的头骨
DSC_8063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经幡,雅江,人
DSC_8071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森林与雪山(D70 RAW + ADOBE color space)
DSC_8072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风口,念经的好地方
DSC_8075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魔幻森林,快到加拉村了
DSC_8083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 本帖最后由 hichoslew 于 2008-5-10 21:54 编辑 ]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08-4-21 12:11 显示全部帖子
2007年4月4日 第二天 天气不错

加拉村 无人区 感觉不错

今天算新阶段的开始,从今天起,最后一个有人烟的村庄就被抛在身后,从今天起,一切靠自己,一切靠向导和背夫兄弟了。前半天的路比较好走,大部分都是沿着江边的小路,高的地方离江边几十米,低的地方可以完全下到江边去,几乎就是昨天路况的延续。精神状态也非常好,一路走一路拍,还时不时绕道去江边,好像根本不需要休息一样。

快到中午的时候,第一次迷路,不过主要也怪自己玩得太开心,完全没有注意西饶他们怎么走的。这时候到达一个江中间有浅石滩的地方,岸上路也变成了乱石阵。看起来似乎很容易,哪个方向都能走,但是选择一条错误的路线会让后面企图更正的努力成几何级数增长。还好没有多久就找到痕迹,其实和大部队就相隔一个小土包,他们乘这功夫已经开火烧茶。哦,对,他们更喜欢叫烧茶喝,不说吃饭,因为吃的不是饭,糌粑也不需要过火。

烧茶的地方在一个小溪沟旁边,这也是休息扎营的必要条件,水。这个地方几乎在南迦巴瓦和加拉白垒顶峰连线的正中央,看这两位巨人相当过瘾,抬头就是一座,看累了换个方向又是另一座。没事的时候我问桑金,今晚住哪里,他抬手遥遥一指,就在前面山上有经幡的地方不远。好像确实不怎么远,可前面这山怎么感觉那么陡啊。未知深浅也不能先下结论,等下午走了再说。

借这顿茶的功夫,和向导背夫们拉近了距离。藏族人多多少少对汉族有一种隔阂感,特别是城里来的,毕竟思维观念相差太大,比如很多人觉得藏族人不爱干净就是起因之一。我和花雕都努力想消除这种隔阂,未来的20多天需要和他们朝夕相处,紧密合作,感情不好怎么行。更何况我们本来都有相当的野外经验,非常能接受不太干净的东西。总之就是,不管抓住谁的碗就喝,谁用脏手递给我什么吃的就塞嘴巴里,到后来竟然形成了依赖,OMG!有时候我偷懒不想洗饭盒,就根本不打开,什么都用他们的,反正这么多人这么多碗临时借我用用不会资源不够,哈哈,花雕就比我勤快多了。

藏族的习惯是吃完东西就要走路,说是这样才有力气。这点至今我都不能习惯,吃饱了之后,消化系统的内脏器官可都在工作呀,不要说走路影响肠胃蠕动,吃饱了我还想睡大觉呢。更要命的是,吃完了终于开始爬山了。

其实爬山的时间并不长,下午4点左右到达1号营地的时候还阳光明媚。从江边喝茶的地方到1号营地,一路上主要是竹木混合林,行走的路径也变得最多只有一人宽,一旦在某个地方落到队伍后面,想要超到前面去就要等机会。竹林里面很多新生的或者老死的竹子挡住去路,让我也有了个给大部队开路的机会。这时候仍然精力充沛的我俩还互相拜pose拍照。一路上偶尔看见动物粪便,最初一直以为是加拉村养的某种动物留下的,后来西饶说是野牛屎。这才知道在山上走,牛比马强,这个地方马已经来不了了。

树林渐行渐密,好久之后才有个机会从树木的缝隙中望出去看到拐弯北去的雅鲁藏布江,这时候高度已经明显提升了几百米。有几个地方开始显露整个穿越过程中最常见的地形之一,就是在陡峭的山壁上有一条单脚掌宽的路径痕迹,左边是往下的山坡,下去就回不来了,右边是山壁,伸出右手刚好可以碰到。这种地形虽然不难,至少徒步手杖已经成为累赘,往地上没地方撑,往右面山壁上撑又太长,只好收起来。幸好我那根Leki的Makalu Titanium是长杖里面最短的一根,有些地方勉勉强强可以撑在右面的山壁上。这种地形下,手套也已经开始有用武之地。因为路径太窄,肯定不能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住平衡,右手就需要在山壁上支撑一下。峡谷的前半段还好,山壁上的植物大部分可以摸,最多不过把手套连手搞得湿漉漉的而已,到了后面有的时候简直就不想去碰山壁上的东西,不是有刺的荆棘就是恐怖的火麻。常常走在这种地形上,天生恐高的人恐怕也会有些问题,当然这些地方往左看跟横切西兴拉的时候相比是差的太远啦。

1号营地是在总体趋势很陡峭的山坡上的一块小平地,难得。上方有块大岩石,岩石的左侧有个小山坡,下行20米就来到山溪旁。我和西饶最先到达,开始聊天。我给西饶看打印出来的地图,引起了他的回忆,02年的那次穿越,美国Outside杂志赞助的,他们搞到的藏语地图上标出来的地名甚至比西饶知道的还多。那一次西饶也是主要的两位向导之一,另外一个名字叫达娃。西饶反而对我的GPS接收器更感兴趣,似乎就是之前的探险队没有用过一样,奇怪。

这个时候大部队也差不多都到了,搭帐篷,生火烧茶不在话下。终于,我和花雕想起来还有草虱子这回事,立马从地上跳起来检查。很不幸,我身上找到14只之多,而花雕只有3只,于是98年雅漂队长杨勇的外号落到我身上,虱王。花雕憋着劲一定要给草虱子拍特写,还抓了几只放塑料袋里要带出峡谷,呵呵,有意思的队友。

晚上大家分成两组忙乎,一组忙斗地主,一组做正事儿。阿旺背的那个架子不舒服,于是乔列就地取材用竹子给他编一个背筐,桑金负责砍竹子,西饶把竹子劈成条状。一个多小时就完工,再拿在篝火上过一过,如此效率和生存技能让我和花雕感叹了半天。柏玛也终于换鞋了,第一天他竟然是穿皮鞋走的,无语。

在峡谷里第一晚住帐篷,睡得真好。



加拉村的早晨
DSC_8087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物资全部重新分配,准备进入无人区
DSC_8089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阳光透过雾气照在树林上
DSC_8090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是摆拍~LoL
147661_120870428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晨雾中的加拉白垒卫峰
DSC_8093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江边沙滩
DSC_8107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好走的路到尽头了(RDP3反转)
FCS_0022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壮观的加拉白垒(D70 RAW)
DSC_8117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爬升一段以后,前面的峡谷逐渐收拢
DSC_8127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山壁上的蕨类植物
DSC_8129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耍开山刀
DSC_8135_f.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 本帖最后由 hichoslew 于 2008-5-10 21:50 编辑 ]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08-4-21 12:1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hichoslew 于 2009-8-4 14:13 编辑

简单介绍一下6个向导和协作:

西饶(Sherab):
46岁,家住尼丁村(尼丁村位于从派乡转运站到直白村大约一半距离的地方)。总的来说不错,信奉佛教,稍微喜欢开点黄色玩笑,在位于派乡转运站后面山上的寺庙里作为志愿者工作。穿越无人区的前面绝大部分都是他最熟悉,从加拉村到白马狗熊的经幡大都是他带进去的,自己就作为向导或者协作完整穿越了无人区5次,05年的时候因为意外事故往返加拉村和白马狗熊7次,基本上可以说他是穿越无人区向导的第一人选。现在年龄大了,没有以前那么愿意走。小儿子桑金尼玛和他一起住尼丁村,大儿子搬到林芝八一镇去了。

桑金尼玛(发音sa 'ji Nima):
简称桑金,21岁,住尼丁村。西饶的小儿子,除了经验不如西饶以外,是非常好的人选,也信奉佛教,人很老实,对人不错,吃苦耐劳。花雕后来走墨脱,从6个人中就选了桑金尼玛。完整穿越无人区2次,05年因意外事故往返加拉村和白马狗熊6次。

乔列(发音cho 'lay):
42岁,家住戈嘎村(戈嘎村位于南迦巴瓦观景台到直白村的半途中),有一匹马,是西饶的好朋友,也是西饶以外5个人中唯一不是亲戚的。信奉佛教,算比较老实的,经验丰富他第二。93年的时候作为协作参加南迦巴瓦登山队,一共完整穿越无人区3次,和西饶成为6个人中下去过瀑布的2人之一。

阿旺久美(Ngawang Jigme):
简称阿旺,31岁,西饶的侄儿,桑金的堂兄,家住派乡转运站。在日喀则当过4年兵,和汉族接触最多,在6个人里面最见多识广,喜欢开玩笑,有时候喜欢玩点小聪明,但是关键时候不乱来,对人还不错,比较负责任,6个人里面算他照顾我们最多。完整穿越过无人区2次,他其实是6个人中最不行的,不过也比城里人好的多。他和老婆一起在派乡转运站开了一家叫“大众藏餐”的餐馆,位于转运站最上面一条街的街口。自己有一辆摩托车,经常接游客去南迦巴瓦观景台或者直白村。

仁泽次仁(Rinzen Tsering):
简称次仁,23岁,住尼丁村,西饶侄儿,桑金堂兄。应该是6个人中体力最好的,个人能力强,经常在前面开路搭路,但是其他方面一般,稍微没有那么愿意主动帮助人,需要西饶命令。完整穿越过3次无人区。家里有一辆东风大货车。

柏玛(Pema):
32岁,和老婆一起住八一镇,不过以前家在直白村。这次过程中发现最不老实的一个,企图贪污花雕的45块钱的手表,其实家里挺有钱,他老婆5块钱的巧克力蛋卷冰激凌随便吃。也是个人能力比较强,通常都是他和仁泽次仁走最前面,横切西兴拉的时候就是他领头,探瀑布的时候也是3个主要探路人之一。无人区完整穿越过2次。

附加广告一则:
派乡转运站渝州饭店的王平忠老板,四川人,个人觉得他比较老实本分,相对比较出名的兄弟饭店的人来说。我在那里一前一后住了2个晚上,存放了20多天的东西,还吃了好几顿其实只需给不到100块钱。在出峡谷的前两天,王老板还主动给我的家里联系,让他们不要担心,这让我非常感动,最后一顿饭我付钱做了好几个菜请老板两口子吃。似乎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对墨脱和大峡谷比较熟悉行情的人多住他这里,兄弟饭店更容易吸引那些慕名而来的旅游者。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黑马啊
发表于 2008-4-21 12:47 显示全部帖子
好文,狂顶起来!!!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