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7023

主题

西北

在每个银河坠入山谷的梦里——乌孙古道

查看:34547 | 回复:86
发表于 2020-7-6 11:53 显示全部帖子
我看见,夜空的帆
灿烂的波浪
泛起百花齐放的浩荡
我看见,大海的帆
穿云的船桨
触发从没见过的明亮
星辰大海
约定在诗歌的远方
乘风破浪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6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7-6 11:5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南方o 于 2020-7-6 11:53 编辑

约定
关于 乌孙古道 ,这是一个跨度三年,历时两年的约定,一个和自己的约定。2018年第一次听说 乌孙古道 这个名字时,瞬间被吸引。火星太远,去不了。 乌孙古道 在地球上,想去,那就乌孙走一遭…



敲键盘之前,一再犹豫,是否要斟字酌句,压抑自己,延续文笔流路线。在敲下键盘那一刻,我知道关于 乌孙古道 徒步,关于这个故事里的人和事我只想碎碎念的用自己的口水话记录。把这个故事的记忆完整的留在这里。

发表于 2020-7-6 11:5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南方o 于 2020-7-6 11:54 编辑

毛***说:道路是坎坷的

2019年, 乌孙古道 因为两位户外爱好者出现意外事故,导致徒步入口被封,无法正穿。不得已,只能选择了放弃。
2020年,因为疫情,港湾预定的机票在临出发前被航空公司取消,彩玲和小赖因 广东 户籍在到达 伊犁 ,刚下火车那一刻,就被强制遣返。刘老师在 太原 转机遇见百年难遇的沙尘暴,航班延误,好在天明之前赶到了 乌鲁木齐 。剩下的人在到达 伊犁 ,被大车拉去做完核酸检测后,得已顺利留下。原本的七个人,变成了四个人,突如其来的变化大家难免心里都有些许失落…

但毛***还说了,前途仍然是光明的。在琼库什台村,很偶然的情况下“捡”到了霂飞。我们的认识要从给她倒洗脸水说起…然后在一顿愉快的早饭中,顺利成章被我们四个人拉进了队伍。用我的话说,一个原本要去走喀拉峻小朋友路线的人,被拉来走了成年人玩水线路。我们心里互相窃喜……在后来的故事里,我们成就了彼此的快乐。


发表于 2020-7-6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大人物



从左至右:
尿精——我
山林之子——吾尔肯
老驴——瓜哥
荒野骑士——阿浩
屎精——霂飞
全能——刘老师
贤惠——晓琳

吾尔肯和阿浩是我们的向导兼职马帮,是他们给这次徒步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关于户外,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永远比徒步本身更有意义,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天南地北的人走在一起,彼此了解,彼此成就,互相欣赏,这大概就是徒步的魅力。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7-6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南方o 于 2020-7-6 11:55 编辑

Day1 去琼库什台摘星星


6月21日,瓜哥、刘老师、晓琳,我们四个到达 伊犁 ,顺利通过核酸检测后全部汇合。
满满一车装备和物资。
今天的目的地,琼库什台村。








在车上吃着小学生雪糕,表情异常诡异的刘老








在途径 特克斯 县城接上阿浩后,
我们的包车师傅马哥带我们去吃了正宗的大盘鸡。
进山之前最丰盛的一餐,晓琳和瓜哥战斗到了最后,
美其名曰:要补充体力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7-6 11:5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南方o 于 2020-7-6 11:55 编辑

阿浩一直以为我说的小白杏就是吊死干,
后来出山才知道小白杏只有 库车 和轮胎县才有,
路过 特克斯 ,阿浩买的吊死干异常的甜,很好吃。
大家赞不绝口…
我没有打错别字哟,它就是叫吊死干。







晚上23:00,还能见到落日的 新疆



在经过五个多小时的颠簸,凌晨一点多到达琼库什台。
冷风飕飕地吹,下车抬头那一刻,一不小心看到银河。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指引我靠近你

琼库什台一夜没有能摘下一颗星星,
但这夜所见之星被我承包,
6月21日这一晚属于我,也属于你,你们,属于我的小伙伴们。
晚安!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7-6 11:56 显示全部帖子
Day2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次远行
6月22日,进山。
琼库什台村—海拔2850米小木屋,徒步总长16公里。
一早醒来,被太阳包围,大大的晴天




大清早,晓琳把囊吃出了披萨的感觉,
异常美味。
晓琳,我从未叫过姐姐,
热爱户外的人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在我眼里她就是一个可爱独立的女生。




可爱的哈萨克族小男孩,不会汉语。
为了 成功 抱得小帅哥,
瓜哥用吊柿干引诱




被我各种抓拍,
一脸无奈的小朋友




刘老强行和小牛犊对视,
这种感觉怪怪的,
总觉得他在撩妹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7-6 11:57 显示全部帖子
也是在这个早晨,偶遇霂飞
给她倒洗脸水,成就的一段缘分。
乌孙小分队加上阿浩和吾尔肯,
七人小组正式成立。向 乌孙古道 挺进…




霂飞,
一个外表强壮有力的女汉子
一个有着有趣灵魂的软妹子



发表于 2020-7-6 11:57 显示全部帖子
今天的路线大家都是玩着走的,
天气好,风景好
有一种久违的春游即视感







给自己来个背影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7-6 11:58 显示全部帖子
路过牧民小木屋,
第一次喝马奶,酸酸的,味道一言难尽
阿浩和刘老连着喝了几碗,
我问刘老:马奶多少钱一碗?
刘老说免费的。
因为是吾尔肯和阿浩的老乡。
其实他们也不认识,只因说着同一民族的语言,
不会汉语的老乡还请我们大家吃了奶渣子.....
或许这才是人与人之间最本真的热情和温暖。





过了这座桥,下午18:30到达今天露营点,小木屋
大家开始搭帐篷,生火做饭





远远的我又看见阿浩和吾尔肯在帮这户牧民砍柴,
晚上太冷,他们两个也进了牧民木屋休息,烤火。
霂飞说:“这是吾尔肯家的亲戚,但是好奇怪,刚才牧民家开吃晚饭,阿浩邀请她一起吃,但是他们两个也不吃。”
晚上在帐棚外烤火,我问吾尔肯,吾尔肯说这是阿浩的亲戚。
再后来一个偶然的情况下问阿浩,
阿浩说不是我的亲戚。就是不认识的老乡......
哈哈,这个亲戚之谜得已解开。
也加深了我对哈萨克民族的认识。
坚守人性的美好,
最美的词,不过是有所期待。

2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