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984

主题

巴基斯坦

南亚 | K2徒步故事+攻略

查看:6764 | 回复:54
发表于 2021-5-27 13:55 显示全部帖子
                                                                                                    K2,乔戈里峰,攀登难度大大高于珠峰的世界第二高峰。
2015年K2的徒步故事,旧作。
============================
一、关于故事
每个故事,都是一个罗生门,对别人,对自己;对过去的自己,现在的自己,和未来的自己。
词穷,抄书。
“……不论有意或无意,现代的香料味素等调味品都是伪造过的。这当然并不是指今日的调味品是纯粹心理层面的而已,而是指即使说故事的人再诚实也无法提供真实的东西,因为真实的旅行故事已不可能了。为了使我们可以接受,记忆都得经过整理选择;这种过程在最诚实无欺的作者身上,在无意识的层面进行,把真实的经验用现成的套语、既有的成见加以取代。……
……我在抱怨永远只能看到过去的真相的一些影子时,我可能对目前正在成形的真实无感无觉,因为我还没与打到有可能看见目前的真相发展的地步。……
……经由意想不到的方式,时间把生命与我自己之间的距离拉长;在我能够回顾省思我以前的经历之前,必须先经过20年之久的遗忘期。以前我曾在世界各地到处追寻那些经验,可是当时并不了解其意义,也不能欣赏其精华本质。”
——列维-斯特劳斯《忧郁的热带》
?
二、兰花命
我觉得自己上辈子是樵夫,爱往山里跑。这几年,差不多每年一次高原。可是,有个朋友说:“你明明就是兰花的命,还老往高山跑……”温室里娇艳铺张得不像真花的兰花?可是,不也有“空谷幽兰”么,也在江浙和大理看到被兜售的山里挖出来的素朴的兰花们么?
8月8日,立秋,乌鲁木齐。豪情万丈,赶早班车去机场。结果踏空一级楼梯,左膝盖一圈淤青,右脚踝扭伤。


喀喇昆仑山脉——乌鲁木齐飞往伊斯兰堡左舷窗拍摄。第一张图正中,就是大名鼎鼎的K2,第三张图上方远远的偏左位置的最高峰也是K2:






抵达伊斯兰堡。晚上,队友们去1969大吃大喝,我在干净清静的国际医院当贵宾,被男护士用轮椅车推着,拍了4张X光片,确诊没有伤及骨头,配了点药。诊疗费不到200人民币,换来安心。


到达徒步集中地Skardu,在机场见到我队随行的巴军方负责人(官方名称为“联络官”),他负责保障我们全程的安全。第二天下午被拉去旅游局,当着副局长的面重新签字,申请徒步许可证——因为被并了一支10人的国际队进来,嗯,加上之前就被并进来的2名北美人,我荣升为21人联合队的名义队长。副局长笑容可亲,澄明牢不可破的巴中友谊之后,写下他所有的联系方式,赋予我任何时间拨打他电话的权利。为了打发等待向导办手续的时间,我取出一沓明信片,请他逐一指点巴基斯坦的壮美山川。然后,心虚地努力用正常姿势,走出他的办公室,免得被挽留在山脚下。



Skardu的两天里,大家看到了我小瘸,没看到我心底飘过的犹豫。后来,小瘸着上山,渐渐不瘸。联络官曾经问蒲子,为什么我这么坚定地要去徒步,并由此追问我的职业;国际友人夸我是英雄……如果当时我知道,这是一半以上在冰川行走的路线,是我走过的最虐的路线,我还会不会坚持上山?不知道,或者,大概还是会吧,否则怎么对得起1年多以来的健身锻炼,怎么给3年计划划上个句号,又怎么给伙伴们一个交代?


上了山,就不再有退路。蒲子的扶他林,搽了一路;怕怕的护踝,护了一路……好在囫囵个儿地回来了。然后,摸着每日准时肿起的脚踝,想:“从此以后,安生做那棵在山脚下扎根的兰花吧!”


(没拍到巴基斯坦的兰花,用大丽花充数)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周游.
  • zhb001
发表于 2021-5-27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Skardu

8日从乌鲁木齐飞往巴国首都伊斯兰堡,天气晴好。飞越喀喇昆仑山脉时,K2及周围高峰清晰可辨,然后是喜马拉雅最西端的8000米以上高峰南迦帕尔巴特。


9日从伊斯兰堡飞往Gilgit-Baltistan省的Skardu市,多云,望不见K2,但离南迦帕尔巴特近到几乎擦肩而过。世界排名第九高海拔8125米的南迦巴尔巴特,俗称杀人峰,由登山先生梅斯纳尔首登(伊斯兰堡飞往Skardu右舷窗):


Skardu坐落于狭窄的Indus河谷内,喷气式客机在巴掌大的河谷上方,贴着两侧山岩盘旋360度下降,安全着陆时,机舱内以掌声向机长致敬——这是我在领教俄航之前,第一次见降落时乘客鼓掌,感谢机长不杀之恩。而这一程360度贴着山岩的盘旋降落,也确实值得向机长致敬。这样的航程严重依赖天气和机长水平,所以航班经常取消。网上有种说法是伊斯兰堡到斯卡度根本没有航班,我们亲身验证了这说法是错误的。话说回来,航班虽有,能不能坐上,则全凭人品——可见我队是支优秀的队伍。


发表于 2021-5-27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Skardu市,20万人口,曾是Gilgit-Baltistan省府,也是最靠近我们徒步起点的城市。Gilgit-Baltistan省为巴国北部山区,巴国5座8000米以上高峰全部位于该省。在Skardu办理手续采买物资的两天里,我们还参观了K2纪念馆。纪念馆位于Indus河谷山腰上,意大利捐建,因为首登K2的是意大利军方探险队。除了纪念馆,我们在河谷草地上要了两壶茶,聊起天来。后来,被一场大雨赶进旁边的客栈,那里常有来喀喇昆仑一展身手的著名登山队和登山家盘亘。雨过天青,是兼具秀美和壮丽的雨后Indus河谷,还有那一道彩虹。

发表于 2021-5-27 13:57 显示全部帖子
吉普在路上

11日,出Skardu,沿着Shigar河谷,驶去徒步起点的Askole村。因为路烂,出动了酷酷的经典款丰田陆地巡洋舰,还没上路,在路上的感觉就已扑面而来。我们中国队9人,联同联络官Shaukat,在吉普边合影,阳光明媚。

左二是联络官Shaukat,空军中尉:


坐着吉普在山间穿行,对我从来都是快乐的事情。这次托小瘸的福,心安理得爬上副驾的座位,想拍就拍。出了Skardu市,一路的桥都是软木桥,钢绳吊起连片木板,每次只准一辆车缓慢通过,压得桥面轻轻颤动。


发表于 2021-5-27 13:57 显示全部帖子
Shigar河,时而轰鸣时而轻跃。路上的大石头和水潭还真不辜负这超帅的吉普,爬石头、涉水、砍树、滑坡、断桥……一路忙得不亦乐乎,满满的都是乐趣。


发表于 2021-5-27 13:57 显示全部帖子
遇到滑坡,需要下车快速步行通过,换乘另一侧的车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5-27 13:57 显示全部帖子
吉普在路上:


发表于 2021-5-27 13:58 显示全部帖子

                                                                                                   

徒步的前两天是峡谷行走,沙土、大石、砾石滩错杂。


第一天沿途有灌木,中午在河边灌木下吃路餐:Chapati + 果酱 + 黄油 + 方便面汤 +水果罐头,这几乎是午餐标配。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5-27 13:58 显示全部帖子
当日过河都有木桥。就是燥热,8月的南亚热是不必说,即便这里有两三千的海拔,烈日当头,依然燥得很。

我的脚感觉还好,尽量不用右脚支撑,走得很是小心,宁可慢。待见到巴国最简单的土路都能在10米距离内上上下下,心中很有“地无三尺平”之痛。有时下到河边走一段石滩,有时又要爬上山腰穿行于岩石中凿出的通道。


第二天下半段彻底荒凉起来,唯一的绿洲就是营地。


发表于 2021-5-27 13:58 显示全部帖子
近营地时,见到花期中的灌木,笑逐颜开地合影:


这日渡过几条小溪,没有桥,要在石头上蹦。而最后那一条,冰川融水在下午的阳光下暴涨,水流湍急,最高处没及大腿根。赤脚在冰川水中趟过,多数队友脚上划伤而不自知——冻得麻木了。我们队的女生多是被向导、协作、背夫等三、四人围住,手把手搀过去。国际队的两名中国女队友,是他们的向导背过去的,也险,鞋打湿了,还差点摔倒。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