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8671

主题

西南

我的中转站---那一年的雪瓦卡到派镇

查看:41162 | 回复:119
发表于 2022-4-29 00:41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2021年5月看到派墨公路全线贯通的消息,没有感到震惊。派镇,多雄拉,汉密,背崩,看到新闻里这一个个熟悉的地名,我不由得心中一动。老虎嘴隧道的打通是派墨贯通的标志,它距离开工有7年。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离我们2013年10月徒步雅江峡谷,也是7年。那时,老吴就说,以后通了公路,再走,就没意思了。时光岂止如梭,如今,物不是,人已非。

派镇,是我那次徒步的终结点。翻过多雄拉,走到松林口,然后下到派镇,心情是轻松愉快的。但三天后,我在派镇车站趴在coco的肩头嚎啕大哭。当时,”这是一次失败“的想法,始终挥之不去。然而,随着岁月的流淌,那时的定论,仿佛是消融的坚冰,化成汩汩的流水,滋养着埋藏内心的种子,发芽,生长,成为新的开始。

转眼一年过去了,2022年快要5月了,我和汪鱼儿困在各自的城市,已许久不聚。我对她说,现在,你好好工作,我好好学习。学着不去盼望,而是安住我心。甚至,我开始回忆。翻看以往的相册,一张张当年手机拍下的模糊照片,一阵阵回忆不由自主地涌进了脑海。那时,我的世界里不但没有汪鱼儿,连一双适合走路的鞋子都没有。

对于曾经走过的那条线路,对周遭环境和方向并没有在意,而且随着时间流逝,印象的确淡了。但对那时的人和那时我,眼前场景展现,心中文字呼之欲出。于是,打开电脑,开始打字。

开这个贴,一来在过去的帖子里有伙伴们表示想看这一程的游记,另一方面,也是促进自己,把它写完。



IMG_017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4人点评 收起
  • 轮滑海哥 真好 独鱼者 看到三篇大作啦 幸福分享 快乐每一程! 2022-5-10 17:23
  • 孔垂智 楼主的走拉萨走中蒙都看了,逛论坛看到走拉萨浏览都过百万了,还想楼主怎么也不露面了,还有胡焕庸线安排了吗,期待大作。 2022-5-5 10:25
  • 不需要退路 强驴聚集,大事要发生 2022-4-29 08:28
  • 远去的烟云 要开新帖了?真好!这几年疫情,出不去登山,为了消磨时间,我也是把以前的活动,大多是一日出队的都发了一次。:) 2022-4-29 06:08
发表于 2022-4-29 06:08 显示全部帖子
独鱼者 发表于 2022-4-29 00:41

2021年5月看到派墨公路全线贯通的消息,没有感到震惊。派 ...


要开新帖了?真好!这几年疫情,出不去登山,为了消磨时间,我也是把以前的活动,大多是一日出队的都发了一次。:)
发表于 2022-4-29 08:28 显示全部帖子
独鱼者 发表于 2022-4-29 00:41

2021年5月看到派墨公路全线贯通的消息,没有感到震惊。派 ...


强驴聚集,大事要发生
发表于 2022-4-29 09:41 显示全部帖子
好久不见楼主,又要写帖子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4-30 00:59 显示全部帖子
zhb001 发表于 2022-4-29 09:41 好久不见楼主,又要写帖子了

是啊,家里蹲的日子,只能用手码字替代用脚走路:)
发表于 2022-4-30 03:1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独鱼者 于 2022-5-5 01:51 编辑

“你知道藏龙巴东瀑布吗”?老曹问。

“不知道” 。

“看见过这个瀑布的人,比中福利彩票的人还要少”,老曹说。

那是2013年的春天,老曹刚过了他四十岁的生日,我也才认识他几个月。印象里,他个子中等,样貌中等,寡言。要不是剃了个光头,可以说,丢在人堆里,你会看不见他。

但此刻,他的眼睛里有了光彩。那种光彩,就像舞台上的聚光灯,让淹没在人群里的老曹突然间头戴光环般地闪现出来,又像是手术室的无影灯,让血管,神经和动脉搏动的节律都清晰地显露无疑。

“那该有多神秘啊”!我感叹道。

“老吴大林他们今年要去”。老曹停顿了一下,然后语调仍旧平稳地说:“我也会去,这是我的梦想。”

“我也要去”,我脱口而出。

老曹撇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不知道去看藏龙巴东瀑布意味着什么。只是被老曹眼里的光震撼了。如果用老房子着火来形容中年男人陷入某种炙热的感情,那该是多么炙热的火焰啊!藏龙巴东,就是点燃他的火焰!

我上网查了下,只看见“巍为壮观。。。人际罕至”这些形容词,就知道那一定是一条难以征服的路途,难以到达的目的地。

对于任何一个有征服欲的人,无论男女,这就意味着:我想要得到,我必须要得到。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4-30 03:2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独鱼者 于 2022-4-30 03:25 编辑

回归理性,我知道老吴和大林是强驴中的强驴。他们一起走过狼塔CV连穿,老曹也徒步过库布奇沙漠。老曹说,还有个女的,叫coco,她自己走过两次墨脱。

我走过什么?

徽杭古道。

老曹始终没有说不带我,他是个不容易拒绝别人的人。他只是说,这次不是他带队,是老吴。我能不能去,要老吴决定。他们会在俱乐部见面商量这次的行程。这个见面会,我能去。

后来,coco对汪鱼儿说起第一次见到我的场景,是这么开始的:她呀,人没到,胸先到。

那个户外俱乐部在上海的市中心。我是下了班过去的,长卷发披在肩上,穿着浅蓝色紧身中袖上衣和黑色修身裤,脚踩一双8厘米高的高跟鞋,当当当地走进那间普通公寓房改成的办公室加俱乐部里。办公桌前的两个男人都低着头在电脑前工作,因此很容易就看见屋子里另外的三男一女。他们都是短袖上衣和速干长裤,精干的户外模样。个子瘦小皮肤黑黑的是老吴,个头高大皮肤白白的是大林。Coco是那个整齐刘海童花头微胖的女人,她对我微微一笑。这让我有了一丝“被接纳”的感觉。

整个见面会,他们讲什么,好像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甚至,他们都没有正眼看过我。什么时候集合,需要什么装备,之后大致走什么路线,对我而言都是陌生的。我时不时到后面厨房洗菜切菜,然后包了一大堆馄饨,煮好,再一碗一碗地端给他们。

老曹是在见面会快结束的时候,对老吴提起我也要去的事。老吴这才看了我一眼,有那么一点不置可否的眼神,嘴角轻轻往上一扬,似笑非笑着对老曹说:“看你吧,你要不要带。”

“我以前是麻醉科医生,我会心肺复苏,我可以跑马拉松,我体力很好,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我仿佛像个接受面试的应届毕业生,急于想证明自己但又很缺乏面试技巧。

“看老曹吧!“老吴丢下这句话,然后他们就消失在俱乐部的门口。


thumbnail_IMG_512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找到一张那个时期的模糊照片,差不多就这个样子。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4-30 10:20 显示全部帖子
认真拜读了走到拉萨和中蒙边境,再慢慢品读这篇游记,文章细腻,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发表于 2022-4-30 16:53 显示全部帖子
北京走到拉萨,中越边境走到中蒙边境,楼主真是强人。我12年波密走到墨脱,反走到派镇,走了8天。现在通车了,没有当时被世界遗忘的地方那种感觉了。期待楼主大作
发表于 2022-5-1 00:1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独鱼者 于 2022-5-1 00:13 编辑

三 准备

老曹始终没有说带上我还是不带我。既然这样,我就默认为:他默认了。

老吴留下了给大家的“家庭作业“,包括每天要负重登高(爬楼梯),负重徒步5公里以上,跑步3公里以及引体向上15个。

我对自己的体能很有信心。作为一个专业撸铁很多年,参加过女子形体比赛,轻轻松松完成半马的人来说,心肺功能和肌力肌耐力应该是过关的。但我的弱点也很明显,一,我的上肢力量较弱,因此攀爬就差,二,大腿后侧肌肉也相对弱,所以下坡较慢,三,也是最要命的,我恐高。大学时去泰山,走紧十八盘都是同学拉着吓哭的我以龟速上去第二天以更龟速下来的。这也是我下坡慢的另一个原因。但凡从高处往低处看,我都会腿脚打颤。

负重爬梯登高,走路和跑步,对我来讲,是常规活动。但要克服我的弱点,还得刻意地训练,于是我报了个攀岩训练班。从最开始最简单的都爬不上去,到一个月后能爬上略难的倒斜坡面,进步还是很明显的。尽管爬到最高往下看,我还是深吸一口气并且要努力控制发抖的四肢,但好歹没哭。



thumbnail_IMG_534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唯一没有进步的就是引体向上。以往我在形体训练时,一组引体向上是12个,做4组,陪练会托住我的双腿给与一定的支撑。即便如此,也是很累的。无支撑的引体向上,我一个也做不起来。有一次约了老曹去一个有单杠的公园,我惊喜的发现,他也只能做三四个。这让我有了些底气给老吴发了消息:其他都能完成,就是引体向上做不到。

我也做不到。老吴回复到。

另外一个重大的改变,就是我把自己那一头漂亮的长卷发剪了。也没什么心疼和可惜,一来,大学时期一直留着黑长直,毕业后,头发长长短短的发型改换过很多次,二来,我头发长得快,而且从小我妈就说,头发么,剪了还可以长的。她的这句话我很认同,但后面跟着的那句,我却十分厌恶。此处就不展开讲了。


thumbnail_IMG_534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