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163

主题

尼泊尔

咫尺佛国

查看:19533 | 回复:123
发表于 2022-5-6 15:28 显示全部帖子
逛完王宫以后感觉有点累了。像尼泊尔当地人一样,在神庙的台阶上,找个向阳的地方,晒太阳,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发表于 2022-5-6 15:28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们坐的地方望下去,有位看上去有些年纪的妇人很抢眼,她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正在喂奶,不过身体用披肩遮住了,而她旁边围坐着四个小孩,拉伟说这些小孩全是那个妇人的孩子,我表示不敢相信,但是细一看,似乎是的,每隔小孩差不多相差一岁,那个妇人哺乳完了以后把小孩放在地上玩,然后跟身旁的大一点的女孩子聊天,那小男孩不一会就爬了两三米远,大女孩见状,马上把小男孩抗回来放在妇人的身边,我表示5个孩子的妈妈很让人吃惊,拉伟饶有兴趣地说:“还不止,前面那个卖鸽子食的女孩子,应该也是她的孩子。”我问他如何判断的,他说这个广场上原本是不允许贩卖鸽子食物的,那个妇人肯定是跟保安讲,自己的孩子太多,养不活,所以求他们法外开恩,允许自己在这里售卖鸽子食谋生。我放眼望去,整个广场上,真的只有这一个地方在卖鸽子食,不由得佩服地点点头。果然过了一会儿,那个大点的女孩子就跑到前面那个更大的卖鸽子食的女孩子跟前,跟她聊天。间隙有一个中国游客经过,是个穿着爽朗的男孩子,他走到女孩子跟前,蹲下来交谈了两句,然后拿起了一叠鸽子食,就那样半跪着喂鸽子,一盘食还没喂完,他就还给女孩子,付完钱以后就走了,我想着,他也许也看到了这个妇人的庞大家庭,想以一种不显山,不露水的方式,来表示自己的心意。


离开那座神庙以后拉伟告诉我我还有一个小时可以逛街,因为他有个客户在等他做PI, 四点钟他必须回到酒店。我气鼓鼓地走了几步,心不在焉地在旁边的街铺买了一双尖头的手工草鞋,然后就打车回去了。

拉伟在酒店忙完了工作以后,我们出门去泰米尔街区的一家陕西面馆吃了一份臊子面,老板是中国北方口音,但是他的妻子是尼泊尔人,儿子是中尼混血,传承了父亲的衣钵,做的一手好手工面,这家小店也是很多北方人来尼泊尔的集散地。

拉伟好像对这家面点不感兴趣,他说他想吃的东西在半个小时步程以外的街区,我们穿过一条很老的街区,类似于武汉的汉正街,广州的上下九那样子的地方,晚上的街道是真的很拥挤,街道两边林立着各色香料,传统沙丽的店铺,还有卖菜的集市,最终来到了他口中的那个神秘的地方:一条哟嘿的小道走进去,有个小院子,进去的右边和对面以及二层的所有的店铺都是裁缝店,唯独左边的一个店面是做小吃的,院子里停满了尼泊尔的各个品牌的豪华摩托车,小吃店挤满了人,拉伟说从他念初中开始,每天最大的心愿就是来这里吃一个油炸的土豆角包,几十年的老店,连名字都没有,他平时和朋友约那里,都是用的隔壁裁缝店的名字。拉伟一个劲怂恿我尝试,我看看满院子男女老少挤在这个狭小哟嘿的空间里排队,就只为这个刚一出炉不到三十秒就一扫而空的角包,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但是因为之前吃的太饱,那天最终没有尝试,一般吃完了角包他们会再要一份甜食,要么是糖做的丸子,看上去像我们中国的汤圆,要么就是油炸的糖圈(........)我是完全欣赏无能。


在这里吃饱了以后,我们出门往回走,在路边遇到几个男孩子,在路边卖衣服,我挑了一件橙色的上衣,胸口绣着简单地花纹,是我一直想买的款式,再往回走路过那条卖沙丽的街区时,我在一家店门口看见了另外一套浅橙色的礼服,分为上下两件,上面是一件比较贴身的无袖小衣,领口有一圈镂空的轻纱,上面镶着无数细小的金属材质打磨的无名花,精致却很低调,下面是一件中长的纱裙,里层是橙色的棉布,上面用金粉绘着漂亮的木芙蓉图案,外面是处理过的欧根纱,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华丽。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站在店门口用手细细抚摩,这时候店家过来招呼我们,他把那套衣服取下来,把上衣翻过来,这一面用同样的细小的金属打磨的无名花镶了一个大大的椭圆圈,底接衣服的下边,顶上又衔接了一个金属小花镶的大半圆做领口,我想着这才是穿在胸口的那一面,如获至宝,跟老板还好价格以后买单,老板一幅割肉的样子,慢慢给我包装起来,尼泊尔的衣服没有中国的市场上那样码数齐全,都是买好了以后拿到约定的裁缝铺那里去改尺寸,这套礼服还赠送了一块与上衣同样颜色的布料,可以在改尺寸的时候,用这块布料把两边的袖子补齐。

付完钱以后,礼服店的伙计带着我们我们绕过一条深深的巷子进了一家裁缝店,他叫老板,告知他来生意了,老板从工作间探出头来,同我们简单交流几句以后,表示自己手头还有一点活,让我们耐心等候。狭小的外厅里还有另外一家人,一个老奶奶加一个十二三岁左右的男孩,他们在与试衣间里面的人对话,片刻以后,一位面容清丽的中年妇人从试衣间走出来,大约是试刚改好的衣服,她上身穿着一件红底绣满绿色碎花的Kurta,长度大约到膝盖的样子,从髋部往下面开叉,下身穿着一条绿色的灯笼裤(surwal),妇人很清瘦,不似一般的中年尼泊尔妇女,她也几乎没怎么上妆,只是眉心着了一颗美人痣,这红和绿的死亡搭配,在她身上却异常好看,我朝她微微一笑,然后激动地把目光投向了拉伟,拉伟非常不屑地说:“切......阿姨穿的衣服。”我们对战了几个回合,那妇人可能感觉到了我们在谈论她,拉伟立马对着那一家人说到:“我朋友夸你的衣服好看,她也想买。”那个清瘦的中年妇人腼腆地笑了一下,然后用尼泊尔话跟我说谢谢。这时我看见裁缝店的一面墙上挂着一段阿拉伯语的古兰经,于是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地对拉伟说:“他们好像是穆斯林额...”,拉伟告诉我这并不奇怪,因为几乎整个尼泊尔的裁缝都是从印度或者巴基斯坦那边过来的穆斯林开的,我突然就乐了,像这样,在整个国家里,某项技术都掌握在一个民族的人里面的情况,还是很有趣的。

裁缝店的老板终于忙完了,他叫我进去试一下那套新的礼服,这样他心里有个大概的尺寸,我就进去把礼服穿在身上,提着裙子出来了,结果外面的人一看见我都笑的前俯后仰,拉伟尴尬地对我说,那面镶满金属小花的一面应该穿在背面,我一脸怀疑地看着他,然后去裁缝店的老板脸上找答案,他表示赞同地点点头,我只好进去把衣服换了过来,老板看完以后示意我可以了,我换回自己的衣服以后,他开始给我量尺寸,方式跟中国的有点不同,他会从肩膀走胸前拉一根线,到腰的地方,量这个长度,然后大臂和小臂的周长也分别量了,把每个数字都在本子上记得清清楚楚,吩咐第二天来拿衣服,我虽然有点怀疑他这个量法的科学性,但不好当场发问。

我们付了改衣服的钱,收好了条子,就离开了,按照惯例,拉伟每次去那家小吃店吃完了小吃以后都会去另外有一条街区的一个老字号酸奶店要一杯酸奶,离开裁缝店以后我们去了那家酸奶店,拉伟要了杯大的,我要了杯小的,很醇的口感,原汁原味的老酸奶,面上撒了些葡萄干和坚果,门口一样是挤满了人,一桶酸奶上来一会就卖光了,我想,这里应该承载了拉伟整个中学时代的回忆。

第二天在泰米尔街区周边买纪念品,基本是停不下来的那种。比较中意的是买到了一条橙色的发带和一条尼泊尔民族花纹印染的长裙,还有一条橙黄色的镂空钩花纯棉小披肩,下午拉伟约了他在加都的一些朋友去吃晚饭,五点左右的时候我们在酒店集合,然后同头天晚上一样,穿过加都那条热闹繁华的老街,先去裁缝店取我昨天买的那套礼服,这里的街区繁复冗长,我们问了几户人家才找到那家幽深的裁缝店,当场试了改完的衣服,非常合身,我们取完衣服以后还是去昨晚去过的小吃店吃了土豆角包,又去酸奶店各喝了一杯酸奶,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在酸奶店遇到了一对中年夫妻,男的要了一小杯酸奶(在尼泊尔的市价是3元)递给他的妻子,自己并没有再买,妻子满足地喝了两口以后又递给了丈夫,两个人就这样分享着喝完了一杯酸奶,我从来不曾觉得,生活的细小之处也可以如此甜蜜。

喝完酸奶以后我们开始找中餐厅,泰米尔的街区中餐厅很多,偏偏拉伟的一个朋友想吃螃蟹,对尼泊尔人来说,螃蟹从来不是一种食物,而是张牙舞爪的野生动物,一般也只在纪录片里能看到。我们找了好几条街区,最后终于找到一家大型的中华饭店,里面有螃蟹这一道菜。

酸辣土豆丝我是尝过的,还比较正宗,其他的荤菜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总体来说,尼泊尔的很多中餐厅的厨师都是中国厨师带出来的尼泊尔人,所以他们炒的中国菜,怎么说呢,就像我这个中国人做的尼泊尔咖喱鸡肉,只是看上去相似,味道却是千差万别,最后让我大跌眼镜的是螃蟹上来以后,满桌的尼泊尔人不知道怎么吃,只能我这个吃素的人来教他们如何把螃蟹肉剥出来(自己还不能吃......)。

晚饭以后加都的温度渐凉,拉伟和他们还想去酒吧坐坐,我告别他们,回酒店休息了,第二天拉伟告诉我,他们在尼泊尔碰见之前带队来尼泊尔徒步的老朋友,他们一行7,8个人,是2号出发的,结果在山中徒步了三四天以后遇到大雪,被困了两天,进不去,又退不出来,最后叫直升机接出来的,我不禁暗自庆幸我们的好运气,真的是刚刚结束徒步以后的第二天整个尼泊尔都开始下雨,山区开始下雪。

10号的飞机返回中国,上午拉伟外出更新他的签证,我揣着身上仅剩的1000元尼币,出门碰碰运气,其实还想买一尊土陶烧制的佛身,在这里逛了两天,都没看到非常原始的那种土陶,后来是在泰米尔街区快走到尽头的时候,在街角看到了一家店,店门口摆满了灰扑扑的土陶,旁边坐着一个长相清秀的尼泊尔小哥哥,我跟他打招呼,他会说简单地英文,我挑了一尊大约15厘米高的佛身土陶,另外加一面土陶板雕刻画(上面雕刻的是释迦摩尼出生的场景),我分别询问了价格,小哥哥说佛身是750尼币,土陶画是500尼币。我尴尬地向他表示自己只有1000尼币了,问他能不能一起给我,我思考了一下,转身请示旁边正在给另外几尊佛身上色的老板,得到允许以后转告我可以,我连忙向小哥哥表示感谢,他用棉布把佛身和土陶画表面的灰尘擦拭干净,小心地用报纸包好以后转交给我,自此,今天的返程应该是没有遗憾的。

用过午饭以后,拉伟忙完了,来酒店接我然后送我去机场,他在途中问我此行是否玩的满意,还有什么遗憾没有,我数着自己这十天里面去过的地方,感觉每一站都特别顺遂满足,偶然讲起加都的烧尸庙,拉伟说那是印度教很有名的寺庙,其实跟烧尸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因为尸体在河边都可以烧,去机场的路会途径著名的烧尸庙,因为众多的印度教信徒的供养和顶礼膜拜,烧尸庙的金顶在一片素净的土红色屋顶之中显得异常醒目,而他旁边的巴格马蒂河边,到现在还有很多印度教信徒死后,会在此举办烧尸仪式,尸体燃烧后留下的灰烬会被扫入巴格马蒂河中,随河水最终汇入恒河,身体发肤回归自然。



发表于 2022-5-6 17:27 显示全部帖子
好长的游记,楼主厉害
发表于 2022-5-6 21:01 显示全部帖子
echo 发表于 2022-5-6 15:21 在太阳出来之前还是可以看见远处的喜马拉雅山脉。

...


黎明的薄雾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