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1918

主题

广西

骑车旅行日记(1996年,连载)

查看:2764 | 回复:46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骑车旅行记(15)

美丽的阳朔

1996年2月15日         270加油站——阳朔县城                晴

早晨起来,本想在旁边饭店老俩口那儿做早饭吃。可不巧我们起得太晚(9点),老俩口已经出门了,只好作罢。
空着肚子骑了一会儿,路边出现一个卖粉的小摊。我们停下来,一人要了两碗“粉”。(一碗三两,一块五。)
    所谓“粉”,就是先把大米磨成面,再用这种面做成的“面条”。有细圆型的,有宽条型的,长长的,很白,类似北方的面条,但不筋道。这些“粉”都是事先做熟的,卖的时候只需简单地在开水锅里滚一下,捞出来加上佐料汤、辣椒、肉末、碎菜即可。在南方,“粉”是小饭店最普通的食品,这一点也类似北方的面条。
两碗“粉”下肚,浑身热乎乎的。我掏出6元钱递给小老板结账,没想到他说:“没那么多。你们没要肉末,算一块钱一碗。一共四块。”我和丽丽挺惊呀,这还是头一次遇见如此讲价的老板。

11点进入阳朔县境。阳朔县是桂林地区有名的风景区,号称全国旅游第一县。果然风景不凡。过去那些只有在电视和画册里才能看到的桂林山水,现在都一 一展现在我们面前。
一座座独立的、浑圆的石灰岩山峰,像一枚枚国际象棋子,被人们成群成片地摆放在这片平原上。山体为青灰色,一层层、一块块的,像是由巨型的大灰砖砌成。一道道“砖”岩缝中长满了红红黄黄的灌木和杂草。近处的山清清楚楚,远处的山总好像有一层雾罩着,看上去朦朦胧胧。
丽丽很兴奋,不停地说:你看这个山像不像头猪,那座山像不像只兔子?最后又总结说:“这儿的山峰一个个像画片似的贴在那儿。远处的不像真山,像是农村皮影戏里剪出来的影子。”
“怎么样,这么好的风光,是谁带你来的?”我逗她。
“是我的车子——”丽丽拉长了声儿。
“嗯——?”我装作很不满的样子。
“——旁边的——”丽丽依旧拉长声音。
“什么?”我赶紧问。
“——师父,带我来的。”丽丽结束了拉长音,赶紧喘气。
“这还差不多。”我做出满意的样子。
“师父”是旅途中丽丽对我的称呼。
“师父,你说这山都圆乎乎的朝上,该怎么描写呀?”丽丽又发愁了。她非常喜欢描写景物。
“自己想!你就说它‘圆乎乎的朝上’就行。”我说。
丽丽白了我一眼,不吱声了。过了一会儿又自言自语:”这要有个广角镜头多好呀。”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近旁的山,说:“我如果在这儿住上半年,再有一套登山装备,非爬上去不可。这山不高,费不了多少体力。——不过,这山上的石头是石灰岩,软,不像花岗岩那么结实,攀岩可能不行。”
“干嘛非要攀上去呀?”
“从山顶上往下看,那又是一番美!”
“——你看,那儿有个情人峰。”丽丽忽然指着说。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两座细长的山峰,紧紧贴在一起,好像两个情人正在拥抱。

下午2点,到达距阳朔县城不远的高田镇。
正逢上高田镇赶圩(赶集)。这是春节前最后一个圩日,街上挤得水泄不通。我和丽丽只好下车往前慢慢挪。两旁小摊上,各种水果、点心、服装、杂货、鞭炮、肉、木炭……还有吃饭的、理发的,路中间又挤上几辆中巴和小三轮车,瞧那个乱吧……
好不容易出了高田镇,觉得饿了。我又故伎重演,到路边一个小卖部和一个50多岁的老板商量借他的灶做顿饭吃。他问了一下情况,爽快地答应了,并给了我们一把青菜。
这回是用蜂窝煤炉子,火不太旺。焖米饭正好,炒菜可费老劲了,最后好歹总算把菜熬熟了。
结账时,老板连菜带煤火钱,总共要了一块。我们觉得他不错,又买了他一袋洗衣粉。临别时,他一个劲儿向我们介绍阳朔县的观光景点。

下午5点到阳朔县城,我和丽丽决定不走了,在这儿住几天。一来我们需要洗澡洗衣服,好好休息。二来快过年了,如果继续旅行,路上一切全关门,什么也买不到,吃饭都成问题。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阳朔是个美丽的地方,我们想好好看一看。
跑了好几家国营招待所,都太贵。最后我们决定试试私人旅店。
第一家私人旅店,还没等我开口问价,丽丽一拉我衣服,转身就走。
“你没有看见门厅里,那一男一女没个正经样儿。”
她说的对,我也隐约看见一个女的坐在一个男的腿上。
又转一会儿,在一个大菜市场边上,看见了一个“市场小旅店”(一楼饭店,二楼旅店)。老板及老板娘看上去挺朴实,价格也不贵,两人一晚上共12元(我和丽丽没有结婚证,不能住一块儿。只好丽丽住单间,我和另一个旅客一起住一个双人间),还能洗热水澡,看电视,并且可以借一楼饭店的蜂窝煤炉子做饭吃。
我们把东西安顿好,马上拉着手出去逛夜市。
街上外国人真多!到处都是黄头发、蓝眼睛、大背包。有小伙子,也有老太太;有情侣,有一家子,也有单身一人。有的坐在写满洋文的咖啡馆里悠闲地看街景,有的在摆满中国土特产的小店里跟会说几句英语的老板侃价,有的三五成群骑着租来的自行车从乡村看风景回来……大街上所有的店铺,无论是大的银行、商店、邮局,照相馆,还是小的饭店、水果摊、电话亭、自行车出租处,都写着中英两种文字。最热闹的、外国人也最多的,要属靠漓江边的那条“中国古街”(我起的名字)。街面不宽,青石板铺路,两边古式青砖房,老板都穿着古式服装。字画店、印章店、古董店、蜡染服装店、民族工艺品店一个接一个。装饰成欧美风格的咖啡屋、卡拉OK酒吧点缀其间。不知是因为要过年还是其它什么原因,每个店铺门前都摆着一张小方桌,上面放着一个精制的方玻璃罩,里面点着一根或几根蜡烛。配着录音机里播放的英文歌曲,你顺着烛光点点的古街望去,还真有一派“中西结合”的节日气氛呢。
丽丽自然忘不了阳朔的特色小吃。我们先在一处吃了碗姜糖水煮汤圆,又在另一处吃了卤豆腐串,最后又吃了某某、某某,肚子胀起来,实在吃不下了,于是心满意足地回旅店休息。
“明天去漓江边洗衣服。再不洗就洗不出来了。”丽丽边慢慢地爬着旅店的楼梯,边说。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奎木狼123 发表于 2020-3-24 23:10 楼主把胶片底扫传上来呀。充满时代印记的照片太难得了。 ...

时间太久了,照片都散失了。十分抱歉!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戎小捷 发表于 2020-3-26 02:57 时间太久了,照片都散失了。十分抱歉!

可惜了。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那些年的那些事把上世纪50·60一代人思绪带回到过去,感谢分享到的精彩和珍贵!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骑车旅行记(16)

底层一瞥

1996年2月16日                 阳 朔                       阴雨

昨晚一直没睡好。同屋的那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喝醉了,一睡下,马上就打起呼噜。呼噜越打越大,吵得我没法睡。
睁着大眼看着黑暗的天花板,我又策划将来的旅行和经费等筹集办法。想了半天,困了,可是老头儿呼噜太响,又睡不着。无奈,我只好起来,去摇摇他的床,然后又开门、关门。木板门吱吱扭扭声音很大,这一招挺灵,老头儿翻翻身,呼噜声没了。可我一躺下,老头的呼噜又起,真没办法。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老头仰着头睡时,呼噜声最大,侧着睡时最小。于是我使劲把他摇醒,对他说:“你打呼噜声音太大,我睡不着。你侧着睡吧,这样呼噜会小一点。”
老头怔了半天,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开始侧着睡,呼噜果然小多了。

很早就醒了。因为房外就是菜市场,今天又是春节前最后一次集,一大早就人声鼎沸。起来简单洗完脸就招呼丽丽下楼,用老板的蜂窝煤炉子做饭。饭店吃饭的人多,老板娘也忙,我夹在中间做饭很别扭,结果米饭做夹生了,没吃舒服。
吃饭时丽丽示意我,旁边坐着的那几个男女关系不正常。我观察了一下,还真是,几个女的都偎着一个男的,手指都不断抚弄男的手背。男的是五十多岁的半老头,镶金牙戴金戒指。
我忽然发现其中一个女的(30岁左右)很面熟。想起来昨晚我躺下后,那个同屋的老头在楼下喝酒还没回来,这时进来了一个女的。打开我的房灯,看看我说:“你在这儿睡呀。”我以为她是旅店服务员,就礼貌地点了点头。
她忽然走到我床边,把我脚下的被子掀起来一角,向里看了看。
我不解其意,没吱声,只觉得这个服务员太随便了。
谁知她临出屋时,又返身回来掀了一下我的被子。这次我半个身子都露出来了。我很讨厌这个举动,但心想她也许在找什么东西,就仍没吭声。她就走了。
现在,她正偎在那个老头身边,手抚弄着老头,眼睛却时时往我和丽丽这边瞟。
吃完早饭,依然和丽丽去逛街,同时把旅途上拍完的胶卷拿去冲印。阳朔是旅游区,照相馆极多,装潢都很豪华。但几乎每个照相馆都人满为患,我和丽丽只好多走几步,找到一个偏僻些的小照相馆。
这个照相馆里也有不少外国游客。可惜两个女服务员都不太懂英语,倒要靠“老外们”讲简单的汉语来进行交流。其中两个外国小伙取完照片后,又用英语邀请女服务员晚上去舞厅跳舞。女服务员们没反应,他们只好耸耸肩走了。
我们告诉女服务员人家是请她们晚上跳舞去。
“是吗?你们怎么不早说?”她们一脸懊悔的样子。
中午我们回旅店取脏衣服,准备去江边洗。一上二楼,就看见过道里一个中年妇女和两个青年农民在角落里嘀嘀咕咕。看见我们上来,他们的神色有点不自然。
取了衣服下楼到餐厅借水桶、脸盆,发现不断有男男女女空着手进来,也不吃饭,只管上二楼。
大门口,几个赶集的农民正挂着不正常的笑脸和旅店老板说着什么。老板用本地话小声回答。我们只听懂一句,意思似乎是现在“客满”,叫他们先去转,一会儿再过来。
在江边洗衣服时,丽丽告诉我,昨晚睡觉时,隔壁不断有男女小声说话,不像正常夫妻,也不像情人,可能是妓女。
原以为妓女只在大宾馆有,供大款们消遣。现在才醒悟,农民也需要“消遣“。在最下等的小旅店也有妓女,只不过没那么年轻漂亮罢了。不论贵贱,穿着华丽还是寒酸,人们的欲望都是一样的。我倒没觉得这些普通农民和这些妓女之间有什么丑陋的地方。
美丽的还是漓江。江面不宽,水又清又急。虽然现在是旱季水浅,熟练的船工依然能开着小游艇或逆流而上,或顺江而下。江边洗衣服的妇女很多,不断和游艇上的老外们互相挥手应答着。不知从哪驶出一只捕鱼小竹筏,筏头站了一排捕鱼的鸬兹鸟  (鱼鹰),惹得老外们纷纷取出相机“咔喳”、“咔嚓”……
洗完衣服回旅店,路上又碰见几对外国男子和中国姑娘在散步。那些姑娘都很大方,能说英语。大概是导游吧。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前天 04:31 显示全部帖子
骑车旅行记(17)

市场小旅社

1996年2月17日                   阳 朔                        阴雨

    今天一直下雨,哪也去不了,正好借机观察一下旅店。
我们住的小旅店叫“市场小旅社”,因为它面对菜市场而得名。
小旅店分为三层。第一层为小饭店,经营“粉”、米饭小炒及住宿旅客的来料加工。第二层为旅店,有五间屋子。均为木板隔开的小间:一个夫妻间(10元),两个单人间(7元),两个双人间(每床5元)。第三层是店主人自家住房。
客户里的设备很简单,一张木板床,一个木制小桌子。床上铺一张席子,放一个军绿色褥子和一条棉被。被面是紫红和小白点相间,很暗,和褥子的颜色一样,都很耐脏。
旅店一楼有一个小厕所,就藏在楼梯下面,很狭窄。它还兼做洗澡间:拎一大桶热水进去,锁上门,你就可以洗澡了。
丽丽不敢洗澡,说:“就那一个桶,男男女女,不知有多少人用过。”
一楼的小餐厅只能排三张小方桌。遇上赶集人多时,就只能端着饭碗站在大门口吃了。大门口旁支了个棚子,摆上炉子,当厨房。晚上饭店关门时,老板搬出那台小黑白电视,餐厅又成了住宿旅客的放映室。
楼梯拐角口,有一个自来水龙头和一个洗菜池。每天,饭店里那个唯一的女服务员就在这里弯着腰洗碗洗菜。
服务员20岁,个子不高,长的也不漂亮,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孩。不受说话,只管干活。尽管老板娘常喝斥她,也从不争辩一句。不过今天她似乎很高兴,过来过去总哼着歌。因为明天是大年三十,她要放假回家过年了。
老板40多岁,中等个,当过兵。自称不吸烟,不喝酒,不赌不嫖。看了我们去年在内蒙的旅行照片后,他说他也爱骑车旅行。对此丽丽一点不信,我半信半疑。后来他又说他要是有钱,一定资助我们,这我倒是一点不信。真想资助我们,为什么不免掉我们的住宿费?
老板的兄弟姐妹,均在桂林市工作。“只有我没本事,待在这里。”老板说。他有一男一女。男孩还小,就在本地读小学。女孩在玉林市一个财经中专读书。“我女儿考了第一名,直接上的。……现在供个学生可真不容易,第一学期光学费就交了6千,把我几年的积蓄都搭进去了……现在的社会呀,没办法,把我的女儿都教坏了。比吃的比穿的,就是不比学习。”
丽丽不爱听他这些话。没人的时候对我说:“自己不会教育孩子,什么都埋怨社会。他女儿要学习好才怪呢。”
今天中午老板女儿从玉林回来了。中等个,稍胖,脸擦得白白的,打扮得花枝招展。什么活也不干,一回来就坐在餐厅的椅子上看小说,嘴里哼着流行歌,还不时训服务员几句。她有时也好奇地看我们几眼,但更多的时候是跟她父母高声讲话,似乎在争执什么,我也听不懂。
老板娘的个子比老板高出好多,瘦瘦的,一条长长的辫子,很精干。她很爱对我们的做饭方式评头论足:“你们这样炒大白菜呀,啧啧,我看着就吃不下去。”丽丽很讨厌她唠叨。
来这个小店吃饭的几乎全是菜市场上买菜、卖菜的农民。多是吃粉儿,1.3元一小碗,1.5元一大碗。也有个别吃小炒的。小饭店还为菜市场上的农民代存一些东西。
小饭店及旅店的所有权不属老板(是他父母的),但由他经营。生意不是很红火,但也不冷清。白天吃饭的不少,尤其是赶集的时候。晚上12点前,又总有一伙人在一楼餐厅里打麻将。
夜里,老板娘上店门前,女服务员上楼挨门问一下旅客是否全回来了。最后把灯一关(房间里灯的开关全在过道里),大家睡觉。
第二天天还没全亮,菜市场上已有许多人来了,你会在这嘈杂声中醒来(不是惊醒)。一楼传来老板一家捅炉子生火准备做饭的声音,新的一天就开始了……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15 小时前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